妻子抄给我一个叫做玛莎的犹太小女孩的诗《节省》,原来就在这本《一个犹太人在今天》中,诗中简单的句子和简单的感受,却是那么铭心刻骨,大概已融入我和妻子的生命甚至血液之中,一首诗的节奏在生命中鸣响,临终前的小女孩还能如此乐观地面对苦难,坚忍地为了明天的到来而节省,从肉体到灵魂,从泪水到精神之火,把流逝的时间一点点、小心地积聚起来,使生命为这种节省而延续。(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