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蔡英文不要重用许信良

Share on Google+

十月十七日《联合报》刊出对许信良的专访,标题是“许信良:中国大陆领导世界,台湾可以帮大忙”,十月十八日的ETNEWS有更露骨的标题:“美国不行了——许信良:中国将领导世界,台湾可帮大忙”。

许信良的这些言论让岛内和国际舆论为之困惑。如果他是一介平民,自然可以随意发表个人政见,无论是亲中还是亲美,无论是支持民主还是崇拜专制,都是法律保护的言论自由。然而,许信良虽然不是政府阁员,却担任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董事长——这个机构的前身是欧亚基金会,它是台湾的国安会研究台湾与中国关系的重要智囊机构。许信良的职务是蔡英文政府授予的,其释放的观点从某种程度上会被解读为民进党政府下一步的新思维、新动向。一名担任如此要职的官员,居然向中共独裁政权一边倒,公然唱衰美国,破坏台湾与美国之间的亲善关系,让台湾社会及友邦人士不禁深感忧虑。

关于许信良其人,数十年来从来不改其大中华、大一统情结,并迷恋威权体制和政治强人。虽然当年许信良也曾勇敢地反对过国民党,并出任民进党主席,但是,反对专制的人并不一定必然地热爱自由,某些反对专制的人只是企图建立自己的专制而已。早在二十五年之前,我还在北大念书时,在北大图书馆台港文献中心收藏的一本杂志上读到一篇许信良的访谈,其中有一张在其书房或办公室拍摄的照片,后面的墙上挂着毛泽东手书的诗词《沁园春·雪》的复制品。在这张龙飞凤舞、飞沙走石的书法下面,许信良俨然就是一个小毛泽东。当时我就作出判断,此人并非民主斗士,而是独裁信徒。如今,许信良的这番言论,再次证实了我在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前所作出的推断。许信良看中国,只看到权贵资本主义的轰轰烈烈,而看不到刘晓波等民主人权人士被淩虐至死的悲惨命运。

关于中国的前途,许信良比习近平还要乐观。习近平从新华社的“内部参考”等渠道掌握了足够的资讯,他自己也知道,如今的中国可谓内忧外患、矛盾重重,对内维稳的开支超过军费就是一个民心尽失的标志。就在许信良“热情围观”中共十九大之际,英国《泰晤士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如果习近平真想成为一名强势领导人,就必须让中国保持开放,以及接受建设性的批评,进行政治改革,这样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习近平必须要有勇气解决其国人的担忧,以及找到良好的治国之道,只有这样,才能承担起在国际上的责任。然而,今天的中国从本质上讲,仍然延续着列宁式政党的统治,一切都是靠管控和打压自由来维持统治。如此,习近平的“中国梦”将会变成一场噩梦。换言之,中国的发展模式并不是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未来几年中国将遇到相当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如果台湾跟中国紧紧捆绑在一起,当中国像泰坦尼克号那样沉没之时,台湾也会不由自主地成为殉葬品。

至于美国和西方是否真像许信良所预测的那样已经“不行了”?恰恰相反,川普上台之后,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外交上也一改奥巴马时代的绥靖政策。而欧洲多国家经过民主选举诞生了朝气蓬勃的年轻一代领导人,他们即将带领欧盟走出困局。尽管埃及、土耳其、俄罗斯等国的民主出现倒退甚至逆转,但以法治原则、个人自由和代议制政府这三大要素构成的西方文明,仍然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和进步之路。当年,在纳粹德国崛起的阴影之下,英国政治家丘吉尔坚信,建立在民权观念之上的社会才是文明社会,“在这样的社会,暴力、武备、军阀统治、骚乱与独裁,让位于制定法律的议会,以及可以长久维持法律的公正的独立法庭。……当文明统治国家,芸芸众生才得享安定幸福的生活。”台湾今天来之不易的民主自由,也是接受了近代西方普世文明的遗产,在民主化三十年之际,只能深化民主和进一步实现转型争议,而不可轻言放弃,重新回到威权时代。

那么,在独裁中国与自由西方之间,台湾如何选边站呢?是不是中共政权看上去腰包鼓鼓,甚至不遗余力地“输出专制”,台湾就应当靠在这个似乎显得更大一些的“西瓜”一边,对中国卑躬屈膝、百依百顺呢——即便中国用将近两千枚导弹对准台湾,即便“一国两制”的骗局已经让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窒息而死?以许信良之流的“准中国人”的观点,一定要搭上中国的“顺风车”,一定要粘上中国的“发展之光”,台湾才有未来和希望。然而,我的看法与之截然相反,台湾必须跟西方民主世界站在一起,在东亚与美国、日本和韩国建立更紧密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盟,这才是台湾当下最好的选择。难道台湾要像当年依附于纳粹德国的罗马尼亚、匈牙利、南斯拉夫等欧洲国家那样,因甘当希特勒的走狗,而在战后沦为任人宰割的战败国吗?

对台湾的国家安全和民主制度最大的威胁,不是像白狼及统一促进党那样台面上的共产党傀儡,而是许信良这样有过光荣历史、更加隐蔽、更具迷惑性的“第五纵队”。蔡英文政府不可引狼入室,台湾民众更要擦亮眼睛。

《纵览中国》October 27,2017

阅读次数:2,0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