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大会的会场上推进来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老人。她就是前中国国家体委(体育总局)运动医学专家(国家队医师)薛荫娴女士。老人家已经行年七九,可是除了腿脚略有不便以外,耳聪目明,普通话略带一点淮阴口音。

她的演讲给大会带来了一个引起震撼的消息,中国体育界长期使用兴奋剂的丑闻从内部高层被无情揭破。薛荫娴老人介绍说,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中国就偷偷摸摸使用兴奋剂,让各级运动员服药或者注射兴奋剂,以提高竞赛成绩。更为惊人的是,这类犯规不是运动员的个别私人行为,而是从上到下的组织行为。主要的组织和倡导者就是前著名乒乓球运动员,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训练局负责人)李富荣。此人表面上总是假装提倡反兴奋剂,现在完全暴露了真实的面目,原来他就是体育界服用兴奋剂最热心的倡导者和鼓吹者,也是兴奋剂生意链上的一环。为了阻止薛荫娴一家揭露体育界的兴奋剂丑闻,体育总局不仅长期施行政治迫害,造成他们家儿子的失业,还上门殴打薛荫娴的夫婿,刚刚做过心脏支架的老先生不幸倒地,不久竟然不治身亡。薛荫娴和儿子媳妇再不逃离这个恐怖的国家,已经没有生路。现在他们来到了德国,申请政治庇护。

老人家的报告震慑了整个会场,许多听众频频发问。因为体育是大家共同关心的热心之事;体育界丑闻也是所有中国人的耻辱。

会后我又登门拜访了薛荫娴老人家。送上我的散文集《莱茵河畔的沉思》和长篇小说《贞洁的眼神》。我翻开散文集给她看一篇文章,那是一篇关于东德体育丑闻的报道翻译。在两德统一以前,东德曾是社会主义国家中体育成绩最为耀眼的国家。也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东德的体育运动员逐渐服用兴奋剂,违法违规。情况几乎跟薛荫娴老人所揭发的完全一样,都是从上到下,有组织、有“纪律”地劝导(欺骗)运动员服用。有一个体育俱乐部的领导就是东德秘密警察的领导人密尔克。开始使用兴奋剂时,成绩不错,但是不久以后,许多女运动员发生了性体征变异,出现男性喉结和胡须,以及其他男性生理征候。柏林墙崩溃以后,许多前东德运动员不得不改名、换性。海德堡大学生物药品专家、反兴奋剂专家法兰克先生向联邦法院提出了指控,控告当时的体育教练和随队医师,给运动员滥用药物。德国的科学家和运动员受害者这样处理是非常合情合理合法的。中国国内反兴奋剂,揭露丑闻,最终也应该把丑闻公布到法庭层面,对那些知法犯法的高官、知情涉案的教练和医师绳之以法。

薛荫娴女士为自己能够来到民主自由的联邦德国感到欣慰。我们也预祝她和家人都能早日获得德国的居留许可。我们将一起为民主中国和法制宪政携手努力。

2017.10.27

薛荫娴

薛荫娴

薛荫娴和杨伟东

薛荫娴和杨伟东

廖天琪薛荫娴杨伟东

廖天琪薛荫娴杨伟东

王维洛王策彭小明

王维洛王策彭小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