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进39”发稿之后的8月21日,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向我发出第十三份“延长审限通知书”:

李南央:

本院受理的原告李南央诉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机场海关一案,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

特此通知。

五十六个字,跟第一份“延审通知”一字不差,只有落款日期不同。2015年7月31日我曾给北京市高法院长慕平先生和市高院批准延长审限有关部门写了一封公开信(即“跟进14”),提出请求:

1.请出示三中院四次向贵院提出“延长审限申请”的证据,即:四次提交申请的时间和提交人的职务、姓名。

2.请出示三中院四次向贵院提出“延长审限申请”的理由,即:每次提请贵院批准延期的“特殊情况”的说明行文。

3.请出示贵院四次批准三中院“延长审限申请”的日期和“批准书”的签署人。

若三中院确实四次向贵院递交了“延长审限申请”,那么请高院书面答复:

1.如果三中院四次“申请”均没有出具任何理由,或者所出具理由明显不充分,贵院因何做出本案情况“特殊”的判断?

2.如果三中院四次“申请”出具的理由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贵院因何不问责三中院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对本案不进展,不作为的失职行为?

3.如果三中院四次“申请”的理由各不相同,那么贵院次次承认其理由“特殊”,照批不误的法理依据何来?

无论是慕平先生还是市高法批准延长审限的部门,对我的请求不理不睬,三个月照准“延审”一次,像一部数控机床。直到拿到第十三份“延审通知”的今天,我这个原告对三中院申请延审的理由,高院批准其申请的依据,从任何一院没有得到哪怕一次的通报。这让我不能不以为:三中院十三次“延审申请”跟发给我的“延审通知”一样,用的都是早就存入电脑的同一文本,每次不过改改日期罢了;同样,高院的“批准书”也是个可以永远使用下去的样本文件。严肃的上报和审慎的批准程序,在北京三中院和高院之间变成了文牍游戏,玩得乐此不疲,法官、法院的尊严在它们那里降到“0”还不算到底,继续从数轴的“原点”向左侧一路无止境地滑落下去,已经厚颜到不知何为无耻。有一点我是一定要指出的:被中、高二院的“批准”文件罩着的三位合议庭成员:贾志刚、董巍、陈金涛是触发这个文牍游戏的第一“点击手”,他们的个人责任是推卸不掉的。也许选择留在这个“游戏”中给他们带来了利己的实惠,但是“玩儿法律”在有了“行政诉讼法”的中国的今天,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迟早而已!

不止于此,我案合议庭还有一点也甚为可笑。2015年3月9日我曾收到三中院的“变更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原合议庭成员之一的胡晓明审判员由陈金涛代理审判员取代(据书记员张怡告知的原因是:胡晓明离职);此外,这份“变更告知书”还将合议庭另一位成员董巍的职称从审判员降为代理审判员。我即在2015年4月发出并寄给贾志刚庭长的“跟进10”中指出:“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或者由审判员、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并未指明可参照《人民法院组织法》相关条款,由助理审判员代行审判员职务。故董巍和陈金涛二位不具备作为行政案件合议庭成员的资质。两年半来,三中院从未对董巍和陈金涛的代理审判员的称谓作出过更正,也就是说,我案合议庭三名成员中只有一位——合议庭长贾志刚具有合法资质,而另外两位成员的指定都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八条行政案件合议庭组成人员的规定。法规在三中院到底算个什么?我真是无语!

刚刚过去的八月的美国也非常地不消停,除了德州的洪水灾害,还让我重温了五十年前中国文革“红八月”“破四旧”的疯狂。随着夏洛茨维尔市因拆除李将军塑像引发的暴力冲突,美国掀起了一股以“反对白人至上”为名的狂拆历史人物雕像的浪潮。一位住在新泽西州的朋友任教的大学——Stockton University,居然由校长决定,将立在校园内的,以其为校名的Richard Stockton先生的胸像搬走了,理由是他曾经蓄奴。而这位先生可是当年代表新泽西州在《独立宣言》上签字的人物。这位朋友说:“现在从校长到教师正在e-mail上认真讨论校名的问题。明言支持改名的人显然比明言不支持的人多。(也难怪,当年把‘协和医院’改成‘反帝医院’时有几个人敢说不支持?)原来以为‘红卫兵’和‘破四旧’是中国特有的,看来错了。更甚之,这里的‘红卫兵’还不只是‘小将’,连资深媒体、教授、议员,离红卫兵都只有一步之遥了。”这种毫无理性的,几天之内便席卷美国的拆、拆、拆……让我们这些踏上美利坚大地之初,看到内战败将李将军的雕像屹立在自己所居城市的广场,对美国不以成败论英雄的宽广胸襟感佩无以的异国人,瞠目结舌。我周围跟我同龄的来自大陆的朋友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这些美国人现在干的事儿,我们早在五十年前就见过,不新鲜。他们不过重复着我们当年因对历史的无知而显现的荒唐和愚蠢。这真是让我深深地体会到,所谓的“文化大文革”,其实不单单只会在共产中国发生。人性之恶、人性之陋一旦群体性地爆发,在哪里都会引出毁灭性的灾难。无论哪个民族在历史上犯的错误,出现的罪恶,都应该是世界性的财富,用文字记录下来,其教益往往超越国界。中国的古训极具哲理: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样说开去,我这场“状告海关”官司的意义不可谓不大了。《李锐口述往事》是李锐对自己一生的回顾,也是自己在中国共产党内经历的回顾,争这本书的传播自由,即是守护着李锐曾经经历的百年中国事儿不被后人遗忘,不再重复前人曾经的悲剧。

《李锐口述往事》“臧否人物”章中“毛泽东”一节有如下一段:

“外国人说毛有人格魅力,他把斯诺俘虏了,还有基辛格也是。把毛完全脸谱化,说他从一开始就是怎么样坏的人,也不公平。他没有那么多的优点,也就不可能表现出那么多的缺点。可以这么讲,搞出了那么大的乱子,他有本钱,没有那个本钱,能出得了那么大的乱子吗?那么多人跟着他闹?老中青三代人都跟着他闹啊!毛是变化的,这个变化他自己负主要责任,别人也要负责,包括刘少奇、周恩来,还有我们这批人,还有后来的红卫兵,都有责任。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呼吁要搞清楚三个问题:第一、人类社会的历史进步依靠什么?第二、理论和主义是什么?第三、共产党是什么?”

这话值得深思。李锐认为毛泽东有本钱,所以老中青三代人跟着他一起闹,闹出了大乱子。可是今天北朝鲜的金正恩,除了“根正苗红”而外,并无其他本钱,却也搅出惊天动地的“大乱子”。他用高射炮把开会打盹、跟自己顶嘴的武装部长玄永哲轰了;用高射机枪扫了自己的姑父,然后用火焰喷射器焚尸;他上台五年,导弹飞越日本,如今已可打到美国本土,连氢弹都成功了。而南韩、日本、中国、美国……似乎全世界都拿他没办法,在他的核武讹诈下,美国总统川普似乎已经开始考虑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向他“买和平”了。所以李锐在“口述”中呼吁的要搞清楚的三个问题,实在不单是中国学者需要研究的问题,也是西方学者解开集权国家何以无以复加地作恶,却可屹立不倒之谜的一把钥匙。

争鸣2017.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