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20日

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从公众的视线中消失有一阵子了。最近,前香港地区人大代表吴康民公佈了一封温家宝的来信。这封信不长,所以我先全文照登,然后再说说为什么,我觉得他的这封信既矫情又不矫情。

康民先生:

在香港文汇报上,看到先生一篇短文《温总赠书》,甚感亲切。先生《论时政》一书,延东副总理早已转我。其中,谈到我的几篇文章,先生不仅在目录中画了红线,而且在文内亦红线标明重点.先生如此细心,很让我感动。在此,一并致谢.

我任职届满,离开工作岗位已经九个多月了。这段时间,我在家中过着一个退休老人的生活:锻炼、读书、习作、会友。我仍十分关心国内外大事。我希望国家不仅有强大的经济、科技、文化实力,而且有高度的文明和高尚的道德。我希望社会要团结、友爱、包容,唯其如此,才能凝聚人心,才有力量。

康民先生:我奉献国家数十年,努力工作,丝毫不敢懈怠。我热爱祖国和人民,追求社会公平正义,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一切献给民族振兴的伟大事业.我追求完美,是做人的完美,人格的完美,为实现自己信念而奋斗的完美。我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做一件以权谋私的事情,因为没有任何利益能够动摇我的信念。现在退下来了,我要走好人生最后一段旅程,赤条条来到世上,乾乾净净离开人间.

康民先生:我经常在香港报刊看到您的文章,透过那些肺腑之言,我深深感到您对国家和香港命运的关心,对社会和人民的责任感。您的文章,给人们以深刻的启迪,也留下鲜明的时代印记。我时常想念先生,愿先生健康长寿。新年将至,祝您及您的全家新年好,新春快乐。

温家宝

二○一三年十二月廿七日

说温家宝这封信矫情,是因为:

第一,这怎么可能是温家宝给吴康民的私信呢?吴康民纵然有天大的担子,也不可能把一封私信公开发表出来。显然,这是徵得温家宝的同意才发表的。而且,更合理的推测应当是,这根本就是温家宝有话想对外说,才写的信。有话你就公开说嘛,还非要用私信的形式,搞得好像自己不说,是别人说出来的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这不是矫情,什么是矫情呢?

第二,温家宝过去被批评是影帝,就是因为他的发言听起来冠冕堂皇,义正辞严,但是听者总是有点想笑───好啦反正我就是。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习惯用很宏大,很庄严,很气壮山河的词彙,听起来不像是要说明一个道理,倒像是要排列组合一些格言名句。这封信中他还是老样子(证明不是伪造),什么“我追求完美,是为追求自己信念的完美”啊,什么“您的文章留下鲜明的时代印记”啊之类的。一个简单的事,非要用那么拔高的词语来表达,这不是矫情,什么是矫情?

但是,本文的重点不是分析他的表演艺术,而是在于提醒大家注意这封信的并不矫情的一面,反映温家宝内心的一面,以及背后反映出的中共内部权力运作的蛛丝马迹.

如前所述,这份所谓写给吴康民的“私”信,其实是一封公开信,是写给外界看的,也是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写给自己的政治对手看的。如果温家宝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这段时间,我在家中过着一个退休老人的生活:锻炼、读书、习作、会友”,他就没有必要公开发表这份信了。他的这个动作,应该是迫不得已的动作,是不能不为的动作,因此也并不矫情。这封信至少告诉我们两件事:

第一,温家宝确实受到此前外界对他的家族贪腐报道的事件很大沖击。外界已经有传言说中共已经对他立案审查,这虽然未经证实,但是他在这个时刻,发表这封核心意思就是“我绝没有做以权谋私的事情”的公开信,反倒证明他急于洗刷自己的清白。他为什么这么急呢?如果他的安危没有问题,他不是应当老神在在的吗?

他信中那一句“我要走好人生最后一段旅程,赤条条来到世上,乾乾净净离开人间”,应当是信中最不矫情的一句话。不是处于危急境遇的人,很难想像会讲出这么情绪性的话来。到底温家宝现在遇到什么处境了?这才是值得观察的地方。

第二,作为中共卸任总理和政治局常委,温家宝应当有充分的党内渠道可以维护自己的清白。他更应当知道,这封信带给外界的政治信息,等于泄露了党内的政治动态.但是,他却无视党内成规,公开借助外力表达他的想法,这表明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已经到了不可能风平浪静的程度了,过去的成规已经无法约束或者满足不同意见者的政治需要了。这一点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习近平统治的稳定,更值得外界观察。

中共统治表面上看总是稳如泰山,其实那是因为黑箱作业的关系,内部如何,我们无法看到。但是我们知道的是,一个庞大的专制体制,一定是从内部的斗争和分裂开始结束自己的生命的。这就是我们不能不重视温家宝这封信的原因。

文章来源:苹果即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