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24日

曼德拉的去世,如果留给我们的,仅仅是对这位伟大的政治人物的缅怀而已,那就未免太令人惋惜了。因为曼德拉的一生,与几十年来南非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发展密不可分,而南非这一段结束种族隔离,开启转型正义和民主化的历程,对全世界发展中国家都具有对比和借鑑的价值,对中国尤其如此。

对比南非,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点,就是两个国家都曾经经历过在高压的威权统治下经济的腾飞阶段。从1948年开始,南非进入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到60年代中期到达顶峰,被全世界视为经济奇蹟。这主要是由于种族隔离制度下的黑人,为南非的制造业提供了廉价的劳动力,这种低人权优势产生的高利润吸引了大量外资纷纷涌入,拉动了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写下来亮丽的经济发展成绩。

当时的西方世界,普遍期待在南非,随着经济的发展,也会出现相应的政治进步,给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带来希望的曙光。事实上,经济发展也确实导致南非社会开始活跃,中产阶级开始出现批判种族隔离制度的声音。但是国际社会看走眼的地方在于,社会是社会,国家是国家,社会的活跃并不必然代表国家愿意做出正面的回应。事实上,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南非的白人政权反倒更加强化了种族隔离制度和各种镇压政策。南非的总兵力在60年代初只有7万多人,到了80年代初增加到40多万人。1984年的军费开支比1960年代增长了80倍。

与此同时,民间的反抗力量不但没有能够得到更大的活动空间,反而被全面镇压。20世纪70年代,非国大领导人已经被囚禁在罗本岛十几年,早已无法与国内的革命运动互通信息,影响力越来越小。这个时期,几乎所有的其他黑人政治组织都被关进了监狱,此后数十年,民间的政治反对运动陷入沈寂,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都看不到变革的希望。

然而,变革还是发生了。种族隔离制度和镇压性的国家机器带来的极高成本,最终对南非的经济成果产生了不堪承受的重负,南非经济开始衰落。衰落的过程一启动,就是社会动荡的开始,新一轮的反抗导致了革命的迫在眉睫。在这样的压力下,1990年2月11日,曼德拉走出监狱,南非的民主进程政治启动。

这,就是南非模式的大致历程。对中国过去几十年政治社会和经济发展有所了解的人,应当都不难发现,经济衰退之前南非走过的道路,与中国是如此的类似。如果经济高速发展,国家管控能力强化,民间反抗沈寂,就说明民主化没有希望的话,就无法解释南非走过的道路了。这一点,是那些对中国民主前景悲观的人应当深思的。

当然,南非模式也不是只有正面经验,而没有教训的。在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消除,在政治上带来了国家的进步,但是同时,也失去了原有的低人权-低劳动成本的产业优势,这使得南非在与亚洲新兴国家的出口竞争中转入相对劣势,这是政治民主化带来的代价.中国未来一旦出现民主化的契机,会不会也面临这样的代价?要如何避免这样的代价冲击到人民对民主的信心?这些都是可以从南非模式中吸取经验教训的地方。

文章来源:苹果即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