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包要我为他的文集写序,真的诚惶诚恐。无论从治学资历的角度讲,还是从对中国的思想启蒙的贡献的角度讲,我都应该尊他为先生。学生为先生作序,实在是一种狂妄或僭越。(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