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

2014年9月23日,著名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被中共以“分裂国家罪”被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全部财产。对此重判我们首先表示强烈的抗议和严厉地谴责。伊力哈木只是一介书生,不仅跟“暴恐分子”不沾边,而且与分裂国家也不相干;他只是凭着知识分子的良知发表了一些对中国政府新疆政策的建议和意见,只是凭着对自己民族的热爱创办了一个反映新疆维吾尔人声音和问题的网站,他遭如此的重判,让世人震惊和不解。当局以对待暴恐分子的手法重判伊力哈木,而且在他被关押时被戴脚镣,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我认为中共重判伊力哈木,主要有四个原因:

一、这是中国当局落实习近平对新疆工作重大战略部署的一部分。

众所周知,2009年七五事件后,伊力哈木被软禁近2个月,但很快释放,也没有被刑事处理。但是,自习近平上台后,对新疆政策更加地强硬,不仅对维族激进派,而且对温和派也出手很重。2013年12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新疆会议,习近平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对新疆工作作出重大战略部署。2014年1月,新疆书记张春贤多次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的重要讲话,落实习近平对新疆工作重大战略部署方案。1月15日下午,伊力哈木就被警察从北京家中抓捕。至于什么是习近平对新疆工作重大战略部署,外界不得而知。但是从习近平上台后对香港、对西藏、对基督教、对异议人士等的政策就可看出,这一所谓战略部署无非是对新疆维族镇压的强化、极左化、文革化。如同在香港不顾民意强行推出“普选方案”,对官办教会也强拆十字架,对体制内异议人士如铁流也实施抓捕等等,都说明这种极左化的政策也在新疆开始实施。软禁的要抓捕、不判的要判、轻判的要重判,伊力哈木教授正是这一轮中央新疆新战略部署的受害者。

二、这是新疆当局自2013年10月天安门撞车事件后在新疆乃至全国展开的严打的一部分。

2009年七五事件后,中共当局在新疆展开多次严打暴恐分子运动,严打是中共超越法治、践踏法律的镇压措施,每次严打很多不是暴恐分子的维族人也深受牵连。自2014年5月23日以来,新疆政法系统展开对暴恐分子的严打运动,据新闻新疆警方已”抓获暴恐团伙犯罪嫌疑人380余人”,”打掉暴力恐怖团伙32个”。伊力哈木被起诉、审判正好在严打期间,故而受严打牵连,遭受重判。尽管有欧美等国家的强烈抗议,但伊力哈木在2014年9月17至18日被审判,不到一周,就宣判,而且是无期徒刑,可谓从重从快。

三、这是摧毁维族精英的计划的一部分。

伊力哈木是党培养的学者,精通汉语,已经在国际学术界、人权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已经成为维族的精英和领袖式人物。中共当局要摧毁维族的民族性,就要打压维族的领袖和象征性人物,商界、学术界、艺术界等新疆人爱戴的领袖人物,中共当局都要摧毁。就像以前的热比娅,在新疆是个著名的商人,最后也被镇压下去。摧毁维族精英跟摧毁维族的打扮、装束等民族特征,摧毁斋戒、礼拜等信仰特征一样,都是要逐渐消弭维族的个性、使其汉化和党化。如同中共宗教当局提出基督教中国化主题一样,当局也一直致力于伊斯兰教中国化,使伊斯兰教丧失其特征,同时也在推动维吾尔族的汉化政策。这些消除维族民族和宗教特色的政策,也成为消除维族领袖性、象征性人物、重判伊力哈木的理由。

四、这是中共担心维族社会高层与底层民众相结合的打击措施。

对知识分子精英的重判体现了中共最担心下层百姓与上层精英的结合。在统治者眼里,暴恐分子和民间的力量是碎片化的、也没有理论旗帜,所以实际上形不成大的气候,但是一旦社会底层反对力量与上层精英结合起来,就会导致巨大的运动、形成强大的势力。所以中共最担心的是知识精英与社会底层反对派的相结合。正如晚清时期,清政府镇压人民的高手曾国藩,就特别留意秀才、知识分子与天平天国等反政府力量的结合,对那些参与叛乱的知识分子,曾国藩一向是施以酷刑、严加重判。曾国藩在他的书中认为:“治乱世、用重典”,尤其要对参与反对政府的知识分子毫不手软、残暴处死。

最后,我们对中共当局重判伊力哈木表示强烈的谴责,强烈要求国际社会给予中共当局警示和批评。重判伊力哈木的这一野蛮行径,无疑堵塞了维族民众与新疆当局和平沟通的桥梁,也堵塞了维族和汉族进行沟通的桥梁,更堵塞了和平解决新疆民族冲突的道路和可能性,中共当局在新疆只能引起更大的不满和更激烈的反抗。希望中共当局能悬崖勒马,以国际社会的遵循的普世法则来尊重新疆维族的人权和自由。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