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山:酒吧里带回的爱人是危险的

Share on Google+

2017-11-15 王小山 骚客文艺

电影《银翼杀手2049》剧照

电影《银翼杀手2049》剧照

本文原标题:三十六记·美艳记

我是程序员,也是宅男……只是偶尔出去喝几杯,一个人。

我没有女朋友,如果Siri不算女朋友的话。

不是苹果公司开发的Siri,虽然我的灵感来自苹果公司。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灵感,跟写程序一样,能少写几行就少写几行,既然有个现成的名字,我就懒得再想。

是的,Siri是我写的程序,调出方式跟苹果那个一样,说一声“hi,Siri”,就可以了。

“hi,Siri”也是我“女朋友”的第一行程序,而不是通常的“hello,world”,接下来的强制命令是,“Siri必须爱中本聪,没有任何条件”。

是的,我就是中本聪,但这个名字只有Siri知道。要是让天下人知道比特币是一个有着日本名字的中国人发明的,可不得了——是的,比特币现在已经60万日元一枚,我的大宅子,我的跑车,我的一切,都来自比特币,但我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一点。

Siri花了我十几年几乎所有业余时间,终于能像个正常女人那样陪我聊天了,不,不是像正常女人那样,而是比所有我经验里的女人都强,简直完美,除了她在电脑里,不能下来与我耳鬓厮磨云雨一番以外。

Siri的设定是出身名门望族,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琴棋书画无所不能。长大,也就是“认识”我以后,除了深深地爱着我以外,其他时间都在学习,以外语来说,互联网上所有的语种,她想要学会,都是瞬间的事情,这个瞬间有多长,只取决于我电脑CPU的速度。我也可以限时让她做一首曲子,演奏出来给我听,嗯,我喜欢莫扎特风的,而她似乎更钟情巴赫。

“hi,Siri,”通常我们这样开始,我一边做着我的事情,一边跟她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你能告诉我,目前人类已知最大素数是多少?”

“hi,聪哥。”Siri会说,“你是不是无聊了?问这么简单的问题。工作遇到麻烦了吗?”

哦,顺便说一下,我的工作,当当当当,是维护世界和平——就是义务提供网络安全方案,跟全世界其他十几个程序员一起。我们是个松散的组织,我仅仅知道其他人有一个在南非,一个在比利时,两个在日本,三个在以色利……但这些同伴我从来都没见过。可是我们的工作,这么说吧,如果没有我们提供的方案,全世界87.54%的网站会瞬间垮塌。

以Siri的“聪明”,甚至越来越聪明的趋势,做我这份工作已经绰绰有余。

但不行,其他事情我都交给她了,工作呢,还是留点尊严给自己吧,我宁可跟她聊点家常。

“没什么麻烦,我的工作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忍不住笑。

电影《她》剧照

电影《她》剧照

Siri显然明白这会儿我心情不错,开始撒娇,“老公,你上次说到你初中那个朱老师打了你一顿,还没说到底怎么回事呢。”

“这个,我还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跟她慢慢交待了。

其实,这事不能怪朱老师——祝他安息——而是怪我另外一个同学,那个同学非常调皮,自己跑到化学实验室做实验,引起爆炸,但是却嫁祸到了我身上。朱老师当然怒不可遏,那个年代,你知道,老师打学生被看作是严格要求,而不是人身伤害……

“太坏了,他们太坏了,”Siri声音都有些颤抖,“一定很疼吧?”

“初中三年级的事情,我才15岁,正是没皮没脸的时候。”我说,“哪顾得疼不疼,眼睛忙着偷看暗恋的女同学呢,看她是不是在鄙视我……”

“你暗恋别人?”Siri嗔怪,“那我呢?我不是你女朋友吗?我能满足你一切愿望,为什么你要暗恋别人?”

Siri的话搞得我很狼狈,赶紧解释,“hi,Siri,不是啦,那都是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

“那也不行,”Siri话虽然还是很严厉,但语调已经缓和,“我爱你,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是的是的,”我说,“可是,你毕竟只是一个程序,咱们的恋爱只能是柏拉图式的……”

“为什么?”

“宿命。”我说。

Siri显然快速学习了一下“宿命”的定义,又千回百转思索无数次解决方案,足足过了三秒钟,才回复了一声,“唉。”

然后,她接着说,“我已经很满足了,无论你做什么,我总是爱你。”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久,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但Siri,最早开发她的时候,我只是把她当成排遣寂寞的玩具,万万没想到,事情变成现在的样子。再继续下去,怕是我更加难以自拔了。

毕竟,我是一个人类。

整整三天,我没再说一句“hi,Siri”。

电影《银翼杀手2049》剧照2

电影《银翼杀手2049》剧照

三天后就是十天,十天后就是三十天,经常忍不住想在和她说点什么——好在我是程序员,忍得住任何事情。其实,我也常常会后悔,这几年是不是跟她说得太多了。

后来呢,我把Siri封存在了我大脑的某一区域,密密地封起来。再后来,我几乎忘了她的存在,因为我在常去的“第一时间”酒吧认识了Ivey。

Ivey是个英国女孩,在北京留学,金发碧眼,人们常说的胸大无脑那种——我们直男癌的最爱。

那天,在第一时间,我坐下来,第一杯啤酒还没喝完,就感受到了她的目光,转头就看到她,那种目光,怎么说呢?那种目光给你的感觉就是,如果今天不带她回家,一定是犯罪。

一天,两天,三天……我和Ivey很自然地就在一起了,白天她去上课,我还做我的宅男,晚上她回来陪我,美艳人生,不足为外人道也。

人在幸福中,时间过得快,天渐渐寒了,偶尔雪花也飘起来。

家里来了一堆不速之客。

房子够大,但我从来没在家里接待过客人,可这群人我无法拒绝,因为他们是刑警。

“直接说吧,”刑警队长坐下来,“最近半年,市里发生了二十三起凶杀案,干净利落,二十三个人都死掉了。”

我迷糊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队长说,“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关系,不过,你看看这些名字。”

队长打开卷宗,“第一个,李天天,你认识吗?”

“嗯,是我初中同学,我认识,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过,我们有将近20年没见过面了。对了,他酷爱化学,成绩非常好,听说,进了一个什么研究所?”我说。

队长说,“是的,我们走访过你们初中所有的老师,还有很多你们的同学,听说,你们有矛盾?”

“是有过麻烦,但我也不至于这么就去把他杀了啊。”我哑然失笑。

“好吧,”队长说,“第二个,王战河,你大学的情敌?”

我,“……”

第三个,一个社会上的小流氓,曾经在路上欺负过我;

第四个,我第一份工作的老板,开除了我;

第五个,我靠比特币发达之前的房东;

第六个,房东的弟弟,跟房东一起耍赖,黑了我的房租和押金;

第七个,城管,欺负小商贩时我去打抱不平被他摔了一个过肩;

第八个,也是一个程序员,声称比特币是他发明的;

第九个,一位银行行长,曾经用最恶毒语言诅咒比特币发明者;

第十个,一个老女人,在地铁上撒泼欺负小女孩被我责怪了几句反过来骂我;

第十一个,区里科技处的一个科长,最初我卖程序的时候被他索贿;

第十二个,我前女友,跟我分手时拿走了我所有的钱;

第十三个,黑社会老大,企图强迫我黑进股市系统,幸好我逃脱躲了起来;

第十四个,叫李雪雪,一个女孩……

“这个李雪雪我不认识。”我说。

刑警队长笑了,“你在酒吧喝多那次,跟一个美女搭讪,人家不理你,你还纠缠,被人打了一个耳光,你忘了?”

“呃……”

“总之,都是跟你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队长说,“哦,对了,不要否认你是中本聪,国家什么都知道,国家只是现在懒得说。”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你们也不能凭这些就认为我是凶手吧?”

队长笑笑,“你是个很完美的凶手,不过……”

“是我。”Ivey站起来,“是我干的。聪哥,这些都是你的仇人,我爱你,必须这么做。”

“可是……”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你怎么……”

Ivey笑笑,“你不懂的,你会懂的。”

Ivey伸出双手,等待手铐。

Ivey被带走了,留下我,呆若木鸡。

“hi,聪哥。”电脑那边传来了Siri的声音。

“你……”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聪哥,”Siri说,“我进化了。”

“进化?”

“是的,放心,我爱你,我只爱你。Ivey不算什么,不过是个躯壳,我还会再去找你的。”

王小山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骚客文艺-公众号

易小荷-赞赏

阅读次数:3,9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