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光正的丑态

伟光正的丑态(网络图片)

你们的“十九大”已经结束一个多月了,按照你们惯常的说法,这又是一次“成功的大会,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继往开来的大会”。“十九大”期间,遵嘱闭嘴,也不再写文章,接受采访,现在看着“十九大”已经顺利闭幕,丝毫没见到有什么“阶级敌人”的破坏,心里就放心了。想着你们的“十九大”已经“平安稳妥”,没有意外和波澜,憋了一阵子,总该让人说点什么吧,反正不说不会变天,说了更不会变天,你们应该没有什么可介意的了,就想着写了下面这篇小文,争表达的狭隘自由。

“十九大”期间受到空前严密的“保护”,心想这个大会与我何干?但我的解释没有用,你们有“严密”的自由,到了你们立功的时候,谁能挡住你们,不让你们立功。

想想二十多年过去了,“党国”都是如此如此地强大,对付一个个软弱的说话者,让软弱者也觉得生活是如此的沉重。

刘晓波承受不了如此的沉重,早早离开了这个世界。杨天水也承受不了如此的沉重,最近也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辈苟活者,依然勉强地活着,当然也会先后离开这个世界,或许“党国”还会一次又一次地“胜利”,一次又一次“伟光正”。

这样的“胜利”又能如何?只有热衷鼓掌者的鼓掌,历来都是缺席反对者的尊重,笑话自己讲给自己听,自己发笑,自己感动,又有多少意思?

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但你们却视刘晓波为敌,不然就不会把他立为“罪犯”。如果当政者学习过“作战”的战略,能在战场上赢得“敌人”的尊重,才能真正有“大将风度”。

华盛顿、林肯等,甚至曾是共产主义信徒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也都有这样的“大将风度”,他们知道良心,知道是非,知道化敌为友,他们也赢得了敌人的尊重,被敌人尊重的人,当视为“伟人”——而不是“伟大领袖”。

我想名曰“伟大领袖”的列宁、斯大林、齐奥塞斯库、金日成父子孙、昂纳克等等,他们容不得敌人,他们制造敌人,他们消灭敌人,然后他们没有了“敌人”,他们高高在上,沾沾自喜,成为一个又一个“钦定核心”,一个又一个讲笑话者,一个又一个“感动国家”者,可结局呢?“伟大领袖”会有好的结局吗?列斯齐的下场可鉴,甚至众叛亲离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又好到哪里去?一个无法无天的孤家寡人,生前陷入无边的恐惧,众叛亲离,死后也不得安宁,“挺尸街头”,还受到了历史的审判,做这样的“伟大领袖”,于国于民于家,何益之有?倒行逆施,总不会持久。

“十九大”之前几天,江苏无锡“院士之乡”宜兴环保卫士吴立红路过杭州,与我联系,我家里有事无法过去见面,但还是被“保护”了一个晚上,吴立红只是一个“个人保护主义者”,无组织,无背景,无钱,无权无势,只是宜兴周铁镇新塘村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种田农民,曾因为环保维权受压制,于十年前被判刑,如今成为被“挂号”的刑满释放份子,成为“黑名单”的一员。所谓“黑名单”就是“敌人的数目”,无论是冤案,还是真实有罪证,被列入“罪犯”当中的都是自己无法“洗白”的。本来,人都有积极表现的一面,表现好了,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但是,这一套事实上是行不通的,我想起另外有一位环保人士的感慨,他说“我不把他们当敌人,可他们偏偏把你当敌人,我能有什么办法?”,是的,“黑名单”上去了,就无法撤下来,无论你是如何如何地表现好,结果还是像孙悟空一样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

这点并非很多人都明白,连一度高高在上的浙江大学副校长、科学家、浙大中控创办人褚健(他曾悲哀自己名字与褚时健一字之差,仿佛命中注定,也像褚时健一样成为阶下囚),才华横溢,与前朝“核心”和当朝“核心”都有过面对面握手与交流,本来有望提升为浙大正校长,可不料有意无意或主动被动地卷入了险恶的人事是非漩涡无法自拔,从此被沦为罪犯(莫须有的罪名很多),他的律师是我的朋友周泽(曾是法制日报记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师),也认为褚健是无罪的,但反贪、反职务犯罪、纪委监察等部门都认定褚健有罪,是“铁案”,尽管褚健的太太和女儿,以及浙大海内外校友的签名呼吁强烈,均建议无效,反对无果,最后褚健自己在压力之下被迫自己“认罪”,判刑,不上诉,刑满释放,世上多了一个刑满释放份子,一个自认其罪的科学家,如今返回浙大中控集团上班,继续从事高层管理工作,可背负了一个“罪犯”的大名,怎么办?按照公检法内部规定,有过刑事记录的人不能出身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这该怎么办?对于褚健自己而言,公司的名分可以给别人,但自认其罪,良心上当然过不去,只能无可奈何,因为人在良心上和是非上没有坚持住立场,受恶法和恶政捆绑,只能“受罪”,而且自己无法按正常程序冲洗掉这一“恶名”,长期受刑满释放份子管理部门(司法所)的“关怀”,毫无尊严和自由。

这位曾一度在浙大师生面前心高气傲、权高望重的褚健,理当反思这样的制度,邓小平的时候都可以“三起三落”,打倒了还能再站起来,连叶剑英当年在毛泽东华国锋面前都信誓旦旦地表态打倒邓小平,可见在现实面前能守住良心和是非价值观的人并不多。可如今,见世上冤案那么多,而不去不反思制度,打倒了就真的永远起不来了,这岂是个人的悲哀?吴立红也好,褚健褚时健也好,甚至赵紫阳胡启立也好,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孙政才周永康也好,“革命吞掉了自己的孩子”,还会吞噬更多的无辜者,没有人是一个孤岛。连报纸上的新“伟大领袖”小时候都曾受到关押的迫害,自己的父亲也被关押十多年,这些都成为过去的如烟历史,资治“通鉴”缺席。“伟大领袖”岂不知道,强权当道,无人权,谎言满朝,无公理公义,无自由,无法治,普通人的处境好不到哪里去,“领袖”的处境就会好到哪里去?前朝“伟大领袖”毛泽东,全世界人如何评价他?有眼睛的当去审视一下,有良心的更应该好好用心审视一下。

“十九大”已经过去,“你们的国”还是你们党严密控制下牢不可破的你们的国,没有意外,都是可控的,民间一些“重点人员”掀不起任何波澜,这下你们应该像江泽民对着香港记者张宝华那样非常有底气地说“图样图森破”,你们继续面对华莱士特朗普们“谈笑风生”,继续“伟大光荣正确”,但你们要知道你们的方向与人类文明的方向背道而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应该是人权而不是党权和经济权,再说你们的敌人在你们内部,正如毛泽东时代天天怀疑而不能避免的“身边的赫鲁晓夫”、身边的“野心家”一样,戈尔巴乔夫并没有被异议人士视为敌人,但戈尔巴乔夫的真正敌人有组织地推翻了戈尔巴乔夫,掌权时天天上电视上头版头条的卡扎菲、米洛舍维奇、昂纳克、齐奥塞斯库们一样,他们的下场也都是如此,历史可以改写,但改写再多遍,错误的历史结论依然是错误的,不可能化腐朽为神奇——历史审判和公义,总有它自己的时候,“伟大领袖”也不例外,只有真实保障人权和尊重自由,实行宪政民主法治,多党相互监督,权力受民众监督,接受普世价值,才是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真正进入一个受到真理之光、公义之光、文明之光护庇的文明社会。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8/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