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19)

原创 2017-10-04 老虎庙 知无知

《选拔美丽的脚丫儿》

1

在我们这个市场上,基于市场调查而制定产品营销策略的“广告公司”凤毛麟角。而从事于低端的“广告制作所”却俯拾即是。前者是思想者,后者多为匠人。
画龙点睛广告公司是后一类型的公司。这从它的公司人员构成可见一斑。男五女四,除过老板。男五人中三人为影视小组,另外两人就是平面设计人员了。没有业务员,一切业务来自于老板,这便十分经典地表现出这个时代里中国广告公司的运行架构。而那四个女性呢,这要界定一下是比较困难的。总体上讲,她们似乎就是一种资源,一种用于广告制作运行之中的“救火队”?“演艺员”?“公共关系者”?似或不似,实在难以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了她们是不行的。其间道理想来大家自明。
声明一点:这样多易触电的年轻的性别架构组织,还真的没有太多的男女交着事件发生。说这些是为了免得大家偏离了主题而影响对本篇的准确阅读。也有例外,只一对:大头怪和小林妹。他们是相恋多年的朋友……仅此一对,等于没有。在这样春心荡漾的青年集体里原本这不很正常,有悖常理。
小林妹有闺蜜叫珊,俩人都是北方人;另外那俩则自南方来。这样就形成了微妙的南北格局。共同一点的是,公司里的四个女孩均来自外地,是打工妹。她们分住两间公司提供的公寓,只有小林有时候去男朋友家过夜。若是没去,那必定发生了口角。逢小林去朋友家的时候,珊就加入了南方女孩的公寓生活。珊倒是随和,和这些南方女孩聊天不失为一种调剂。聊得也是女人们感兴趣的话题。也有很多只是女孩之间的事情……

2

公司最新投拍广告片,是一种日本新型丝袜的广告片。这是一种卖点极为突出的“不用穿戴的丝袜”——空气丝袜。这丝袜是用雾化的超微粒子加之液态载体制作而成,以喷雾方式完成穿戴的全新概念的丝袜。经过特殊处理的超微粒子对人体的汗液体以及水分均具有防护作用,不易脱落,透气,且有效遮掩腿部毛孔、色斑和疤痕。给人更加清爽、随意、细腻的裸足感受,穿好似没穿,使女性腿部的美丽充分暴露。即使是涂了指甲油的脚丫现在也可以尽情展现于世人眼前。
没有比这个更令公司的四个姑娘兴奋的事情了。日方的大陆代理商十分大度地给公司的四个姑娘一人送了一瓶。晚上吃罢饭。除了小林不在,三个姑娘就做到床边上各自研究起那“空气丝袜”的用法。 “妈呀!”珊独自捣鼓着,忽然就大叫起来。她把那瓶子对着脚踝哧哧就是一通喷射。一股渗凉顿时直刺骨髓。
坐在床边正精心洗濯脚丫的那两个南方女孩只是抬头看珊一眼,不为所动,他们好象习惯了同屋的两个北方姑娘那样咋咋呼呼的脾性。现在也就不为珊的惊叫声而惊讶。她们只是低头自顾洗脚。
南方姑娘洗脚很是内行。每次洗脚后还要用小毛刷子将脚跟、脚趾、趾缝等部位。细细地刷拭,看起来那里不曾有过什么脏污,却让两个姑娘十分地耗费心机。其中一个还在脚面脚心精心地涂抹着橄榄油。然后为脚套上只塑料袋儿,囫囵地将脚整个放入热水里。
“这样可以使寒毛绽开,营养成份便会被脚部肌肤充分吸收。”
珊由于刚才冒冒失失地用空气丝袜对着脚喷射,这会儿正在水龙头那里拼命地搓洗着脚踝。
南方姑娘保养了脚后,现在要开始修饰趾甲了。那从热水里,从密封的塑料袋子里刚刚抽出的脚还裹挟着微微飘动的水汽。就显得朦胧中那脚如葱似柳,柔弱修长。两脚本能羞怯地试图一只遮掩一只地绞缠一起,其实屋里并无他人。这本能就更显示姑娘的高洁。俩南方姑娘每周至少修剪一次脚的趾甲,并且你对我我对你的互相帮忙,为的是不至于腰弯的过久,在修剪趾甲之前,还要清除以前的趾甲油。用肥皂清洗双脚,用浮石磨除脚底及脚跟偶尔出现的硬皮,用软牙刷除去趾甲内及周围的污垢,将脚擦干。待这些统统完成后,这才开始用指甲剪修趾甲。修剪得很慢,往往耗费时间很久。到末了,又涂上凡士林于趾甲周围,待渗入皮肤后,再用化妆棉擦掉;最后涂些乳液在脚部四周及脚趾上,以保持脚丫儿的柔嫩。
女孩子保养自己的脚都各有各的招数。那俩北方姑娘虽显粗犷,但也绝非等闲。她们喜欢的略有不同,是用柠檬、西瓜皮、水果小黄瓜等富含维他命C的蔬果擦脚。说了:这样可以使脚部肌肤滑柔、细嫩、防止脚部发炎,并且还有增白的效果呢?
但你只要细心了去想,会发现南北方姑娘总会在些微之处有着天地难以融合的不一样。后者的方法总似乎简易些,也容易为人理解。前者的方法则耐人寻味,显得高深、莫测。
“你的脚总是显大些,”南方姑娘之一对珊说“因为你的脚背厚,虽然我们同是36码。你应该用浅色的趾甲油,比如浅玫瑰色。可是你喜欢用的是亮丽醒目的色彩,这不可以的。我说你最好用不发光的色调,像粉红色啦,浅棕色啦。也不要涂得整个趾甲盖上都是,”
“那干脆不要涂?”珊说。
“应该左右各留点空白,就会显得修长”,南方姑娘不急,字字句句地解释道,“厚脚就显得薄点。”
珊沉默地左右去看自己那脚。心里原本就知道南方那女孩的脚比自己的漂亮,也无望去比试胜负。此刻她心里想的却是小林的脚。她想起小林的脚,怎么她就从来没有看到过小林的脚呢?真的,这非常奇怪……

3

第二天到班上,班前会上老板第一句话就是“妹妹们,就看你们的资源啦……”。
女孩子们知道老板的意思。否则女孩子们也不会于昨天晚上在公寓里对于自己的脚有了那一番学术性研讨。
一说起拍摄脚部镜头,业界还真的是没辄儿。京城上下尽是了美手的天下,谁听说过美脚?尽管“看女人看脚”一句俗语直接道出着脚的美丽天机。但在做饮料、做服饰、做防晒霜、以至做药品的各个领域里对于美丽之手几乎可以通吃。而谁又会去关注于脚呢?再说了,因为做丝袜、做裤袜而关注美脚美腿的企业又有几多?
几个女孩子不由得在会议桌下下意识地挪动一下脚。尽管私下里都做了许多的物质的以及心理的准备。可是到这关头却都似要退缩。
“关于手,尽由我们的找手小冠军疤瘌李儿去做,这个我从不犯愁。可今天我们要的是脚。是真真正正的脚丫子。哈哈,是臭脚丫子!”
“反对,你说那是什么意思?谁还敢毛遂自荐!”老板的话把子立刻遭受女孩反唇。
“不是不是,是我的不是,我给妹妹们作揖了,应该是香脚丫儿了”。
疤瘌李儿在沉默许久之后像是要发言了。大家有预感,便不再作声。“我想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你别逗,有什么脚丫的故事吗?”员工们一片哗然。
疤瘌李儿并不理会这些。“福楼拜,知道吧?福楼拜是法国作家。他有一个非常严重的癖好,你们猜是什么——恋足癖。甚至他的恋足达到了“爱足及乌”的地步。先别惊讶,这是事实。也许这只是他的小说里的故事,但我保证那是福楼拜自己的心理。他在《包法利夫人》中连对女人的鞋子都非常的着迷……他让爱玛穿着一双小巧的玫瑰色绣花锦缎鞋。当她在布洛涅旅馆那个舒适的房间里跳上情夫的膝盖时,那双鞋就挂在她的一双小脚上;当时的赖昂对此心生厌倦,他想摆脱爱玛身上令人着迷的东西时,忽然就听见到她的靴子的响声,那一刻,他的一切决定立刻土崩瓦解,就像酒鬼见到了烈酒一样……”
“难道你是说因为赖昂对意念中的女人脚丫儿倾倒?”老板颇为兴趣地问“说下去。”
女孩子们似乎听得平淡,不为所动。
疤瘌李儿不动声色地继续着说:“柏杨在《动心集》中也写过:玉足娇艳,逼得男人大兴摸之、捏之、握之的遐思……使人患高血压”。
“不会吧!哈哈哈……”女孩子们终于爆发一片铃铛一样的笑声“是胡说的吧?”女孩子们已经乐得前仰后合了。
“……这些都足以证明柏杨也是对女人的脚丫有着迷恋。”疤瘌李儿艰难地说完了要说的话。他似乎不屑于大家的各种理解。只是要说处自己的罢了。
“好了好了”老板也跟着笑,然后拉回话题“我看疤瘌李儿不愧是手和脚方面的双料专家。你们说,有几个男人的脚值得到桌面上这样来谈?这就说明一个道理,女人的脚是可以考虑艺术性的,就连大大的艺术家也会为它倾倒的啊。我们的妹妹们要大胆、要解放,要开明。年龄不大,为什么迂腐?亮出你们的脚吧。我保证,这次被选中的脚报酬比美手翻一番,怎么样?要不怎么说是艺术品呢。”
会议室立刻雅静。谁都知道那将是一万元的许诺!女孩子们在男孩们的惊诧中无疑都在心底里作了一轮盘算。“可是……那该怎么选呢?”南方女孩儿小声地问道:“像那次看女孩的手……那样吗……”。
这又算是什么困难呢?只要思想有所动,事情全在人为之。在精心构思和反反复复地研究之后,公司内部范围的“美脚选拔”方案就此有了雏形。

4
选脚方案即将实施。大赛之前难免在公司里掀起舆论的波澜。
男生们早早把那不多的几位女生的脚在心头“把玩儿”过。此间也反复有谁会中选的争执不休,但争执归争执,谁又没有真正见识过?充其量也只在夏天理,透过半掩的凉鞋窥视过那些公开的秘密。但缺乏福楼拜式素养的小子们又有谁能从那些走路的工具里发现真正的奥妙?
女孩子们则迅速在性别范围内形成了多个派别。尽管在一间公寓里充斥着一团和气的针对敌手的溢美之辞,但更多的是在暗里开始了对自己的脚的美丽之处和竞争优势做起了掂量。
有一点不可规避的是,优势似乎悄悄转向小林,那从未有人见过的小林的脚丫儿。
由于小林的外出夜宿,她鲜有在我们这篇小说里被描述的机会。但她的美妙身材无疑是对其他三女施加着隐隐压力。大家有公论:高佻的身姿必定会有漂亮的脚丫,尽管T型台上并非如是,但高挑总会给人以期待。这番鬼道理直接冲击着此次选美标准。但你只要留意,公司里四个女孩儿似乎这方面均为优势,区分仅只在胖瘦有别。
不过也有意外,小林说了并不想参与选美。这话由负责本案策划的男生大头怪代为传达。不过女孩子们并不为此感到了振奋。因为老板仍然强调:全部女性必须参加。“只有全部到位,才显示真正的美丽,美丽是要对比的”,老板的理论似乎十分睿智。这让人不禁想到莫泊桑笔下的“漂亮朋友”。
大赛前夕,传来老板话:天然去修饰,不得对脚做任何技术上的整理。
在女孩子们看来,这不啻是说“把你们的丑亮出来吧”。尤其是在这样的古老国度。
珊便是其中最为发愁的一个。此刻她郁闷已久,不能入睡。干脆坐起来,拉亮灯。她看似艰难地把自己那只此时正在“天然去修饰”的脚举到了台灯前。她略带忧愁地望着那尚算白皙的脚面上有细微青丝逼现的部分。她是属于青筋露骨者的那种脚型。这原本专属少女所有,是青纯的特征。但珊的青纯则完全因了那青筋之外多余出现的赭色胎记。对此它是无论如何要用粉底掩饰的,这就难免有修饰之嫌。南方姑娘劝珊以柔和色彩的趾甲油涂甲,以缓和那胎记给人在视觉上的压迫感。珊采用了这意见,但感到无济于事,也难为在她以如此资本却要求着奢侈的完美。不过也有令珊宽慰的一点是:她依照一本小册子里的介绍,为了使趾甲显得修长一点,她选用了带有银光粉的趾甲油。 并且在每只脚趾甲的两侧边缘留下了原甲的本色,这样她的十只脚指便真的显出了修长的美丽。
那边两位南方姑娘似乎胸有成竹,她们因此早已入睡。
尽管女孩子们答应了老板关于“天然去修饰”的参赛原则。但天性爱美的她们又不能不对自己的身体局部依然会使出或张显或隐匿的暗力。这些隐秘小动作会被老板发现和接纳吗?对此,她们谁也心中无底。
珊就悄悄地站到那俩姑娘的床前,仔细地审视着她们伸出于毛巾毯外的美趾。心情极其复杂……

5
第二天,公司里极为平静,但全员到位,这已经很是罕见,战事是在一种事前的安静中酝酿着的。
十点,老板带来一位修有黄发的新潮男子,甩手鸭步地走进公司。大家认识那是“空气丝袜”的日方大陆商务代表。看见有此人出席,不禁令人作呕。早就风闻此人不事商务,到好似到中国专玩女人,几进局子被警方约谈,声名极其狼籍。但该到他走运,此人正是因为对女人的脚有着独到的领悟,所以他就被日方委任专事女用丝袜的推广,并且飘洋过海,来到中国市场。
公司里的员工虽说已和这日本人有过多次交道,但实在是为他的迂腐的中国认知所反感,因此,若没有业务必要是没有人愿意与他打招呼的。
这日本人号称是日本著名的生理学家。尤其对于中国女人的小脚令他十分着迷。公司的男员工曾反复向他解释那种叫做“金莲小脚”的脚型已经成为历史。他则不然,他甚至在许多场合下赞扬那三寸金莲的美丽。甚至据他认为,从解剖学上讲,女性缠足后,为了能够依然站稳脚步或者顺利行走,两腿及骨盆肌肉势必长期绷紧。那么缠足的女人在做爱时,其阴部肌肉也必然习惯性抽紧,恰如处女一般……据说公司老板非常赞同如此观点,不知道是否因为赚得是人家的钱,便也不妨做回汉奸?!
公司会议室临时搭起一道幕帘。
公司的四位女孩子早早坐在了那幕后。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选脚方案。尽管这情景遭到日方代表的极力反对,反对的理由是见人如见其脚……其险恶之心,我们自不必多说。老板在这里倒也坚持认为,广告中不需出镜的部位又有何必要?因此方案在中日双方留存极大争议的情况下依然按照原方案继续执行。
大凡世上身体的美丽是被男女所共识的,尤其在对于女性之美。这脚也同样道理。胡茵梦在描述前夫李敖时,也说过李敖是十足的“恋足癖”。李白也曾有过一首《越女词》,诗云:“长干吴儿女,眉目艳星月。屐上足如霜,不著鸦头袜。”在描写江南女性的诗句中也不难读出针对女性脚趾的审美视点。袁枚在《答人求妾书》中也有诗道:“今人每入花丝,不仰观云鬟,先俯察裙下”。未曾观上先望其足,可见袁枚的“恋足”情结。男人既然如此,女人能无动于衷吗?只是人在社会里的为男女赋予了多余的应该或者不该。现在,那些坐在幕后的女孩子们就处于如此尖锐的冲突之中。相信她们在那幕帘之后已经对她们的美有了排定。只是隔着谜帐的这边还都陷入于猜测……
八只美丽的脚伸出了帐外,在那瞬间,由强光照射的所有脚背似乎多少被灸热所触动,多少都有了一次踌躇的颤抖,女孩子们忽然变得十分安静。那帐内的气息骤然消失,伸出在这边的几只脚丫也似乎成了固化的工艺品。流溢其上的光影强烈中逐渐僵化。大概她们深知此刻那美中之美已经在那揭示的瞬间一目了然。在对比中,必有已经惨遭冷落的一双脚、两双脚、三双脚……但不能抽回脚来。在没有最终定论前,退却是失策的。好在用这样的方式正是避免了无谓的暴露。只有最美的将最终公开。而其它的则永远不被辩识……
所有的评判者们屏住了气息。她们在寻找那一双在强光下会说话的脚,一双会表演的脚。
他们并不是在找一副人体的躯干。但让他们难以理解的是这些脚丫中竟然夹杂着一双毫不掩饰的粗糙的脚!骨节突出,脚趾参差,小拇指的甲盖因为过于退化而拧为一团深色。脚外背一侧似乎由于阳光照射而显露出深浅不匀的斑块。
啊!只有那日本代表对此表现发出惊讶。他甚至要去用手触动那丑脚,只是因了被老板礼节性的推开而未果……
也只有你的细心才会发现这里表情最为复杂的竟然是老板。他大概在为自己的“天然去修饰”表现得尴尬吧。
选拔持续半小时左右后告结。
大家回到会议室时,当女孩子们进入时,大家不禁报以掌声。
女孩子们则仿佛刚刚被揭露了一次而多有羞涩。会议决定明日揭晓结果。

6
那一次对于脚的选美,令人难忘。在一系列原本简单的行为中人们却视其为复杂。如果是在夏天,到游泳场去就全部解决,可是掩盖着的神秘似乎永远最为引人。
结果呢?
最终广告片的拍摄,没有任何公司里的女孩子参与。全部落选。
而那脚里最为粗糙的一双又是谁的呢?我在此恪守约定:不得公布。但可以提示你的是,在这篇小说的所有描述里,凡美丽的都已经登场。而那唯一的一双又会是谁呢?”。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