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24)

原创 2017-10-16 老虎庙 知无知

《红灯·绿灯·女孩子的心思》

她开车时总要给我讲些小故事。
因为北京的道路状况实在很糟,开车基本上算是有闲阶级,打工的是不去坐它的,因为没有时间去耗。
遇了红绿灯的时候,她问我:“你们男人眼里的漂亮女人是什么标准?”
我纠正她:“应该说老男人眼里的漂亮女人。”我特意强调“老”字,因为我知道我和有些人是不一样的。“我想清纯的,仿佛柳叶儿;美艳的仿佛牡丹;张扬的兼具美丽的仿佛鸡冠花;而性情收敛的美丽女人就如是塘荷的花苞了……”
“太抽象!你们这些男人眼里就只有美色。”她说,“除了外表的美丽,其它的不重要吗?”
她告诉我是想说一个不美丽的女孩儿的故事。
她首先是不美的那种,你不要抱有兴趣……
她在技工学校的时候就和一个男同学确定了恋爱关系,这样的关系一直保持到他们毕业。后来女孩子去了一家宾馆做了一名保洁员。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人很难解释,不是因为她有脸蛋的资本,我说过她不漂亮,也不是因为她有什么背景,这个我很清楚,我们是发小。是因为她有一手好文笔吧。这个倒有些可能,但也有些牵强……不过明确的是她和宾馆经理的往来似乎多了一些。与那些漂亮的公关部小姐们相比,她似乎在经理那里更获宠。后来经理把仅有一名去香港宾馆实习的任务交给了她。这件事情就在宾馆上下引起巨多议论。
再说那个男孩子吧,他毕业后就失了业。虽然他做了很多的努力,也挣了不算少的钱,这些钱也多数花给了女孩子,毕竟她还是个保洁员,每月充其量也就800元薪水。但男孩子却始终没有正式的工作,这就难免给人不安定的感觉。
女孩子三个月后从香港学习回到北京,身份立刻转变,被提拔为宾馆公关部经理。那时候女孩子对男孩子说:“你现在还会和我结婚吗?这个我已经想了好久。”
男孩子说:“我现在不会和你结婚了。”
女孩子很诧异,在此先他是从来没有表示过这样的残酷。她想他的生活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追问他为什么,她虽也隐隐担心他是否另有新爱,却不愿去认证自己的猜想。男孩子并没有直接回答她。只问“为什么是现在结婚呢?”
女孩子说:“我挣了一笔钱,这是个机会。我们可以结婚后合作起来去挣更多的钱来改善我们的生活。”
男孩子说:“我是个爷们儿……”
“什么意思?”
“爷们的眼底怎么可以揉得进沙子……”
女孩子听了这话不禁愤怒了,“你说清楚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明摆的,你有什么资本可以获得经理的青睐,获得去香港学习的机会。宾馆里的漂亮女孩儿多了去了,你怎么就可以独占这个名额?”

她讲完这段后,我们的车去过红绿灯。
“这样的事情有许多种结果。你可以猜猜,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儿,咱们在车堵的时候,就猜这个打发时光吧。”
“说几种可能?”我问。
“嗯,说几种可能!”她狡猾地瞥我一眼,“这是测试你们男人心思的最好手段。”

我想了许久,一一对她说出——
我说的第一个结果:
女孩子果然不久和那位经理喜结连理,证实了男孩子的猜想。至于她对男孩子所问“你现在还会和我结婚吗?这个我已经想了好久。”其真实的目的也只是试探试探男孩子的意思而已。即使男孩子真的说了愿意结婚,她也不会答应,因为她已经心在他人。
我说的第二个结果:
其实我知道,第一个结果是想当然的结果,真实的原因一定还有其它。比如女孩子虽是委身于经理,却心在男孩儿,而之所以她与经理结婚,也只是一时赌气,而之后又十分后悔,因为她忽然发觉她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而与经理的感情不能达到真正和谐。另外,如果你说的这个经理年龄偏大的话,这个结果就更有可能。
我说的第三个结果:
看不出你对上面说的结果有肯定的意思啊!那么我想——就说第三个可能吧。女孩子私守终身,不恋不嫁,仿佛贞女……可是这样……也不至于吧,难道她有一个古董一样的爸爸,教育出了这样的……我说这个可能连我自己也难以信服……
我说的第四个结果:
当然,也会有一种可能:女孩子早有心思于经理,是那种这年头流行的小女人心思。呵呵,这个你知道些吧……经理本无心思于女孩儿,因为你不是说过,这是个不漂亮的女孩儿嘛!而经理就是那种一般的男人,不会有超常的精神境界,可以视花瓣如草芥,不寻花柳却专找埋汰……不过这个可能吗?连我自己个儿都不信。可是……我说这个也不道德,怎么人与人间就不可以在长期的工作中建立深厚的感情呢?否则那么多的丑女不是都没有活头了吗?可是也不啊,天下似乎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呢……不行了,我这说的哪是哪呀?乱了逻辑,这个不算是一种结果。我再想想……
后来我又说第五个结果:
女孩子和经理沆瀣一气,经理通过已经提拔为公关部经理的女孩子私转公款,挪入私囊……女孩子因此得益于其间提红……哎呀,这个有点意思了不是?否则女孩子说是“挣了一笔钱。”那钱又从何来?去香港一趟培训,难道还有巨资提供于私人花消?我看这个结果是越说越像了。丑?那算什么!丑的恰恰便于掩人耳目。不过,我是说错了么……

我见她的脸色骤然变化,阴沉了许多。我就没有再说下去……
车子又被挡在红绿灯的下面,我看了看,是在四道口。我们则是由西向东……
“我已经说了这么多的假想,该你说真的了。”我道。
她缄默了,半晌,似乎想着怎么开一个头去说,她减低了热风的进量,“冷静冷静,你听我说啊……”
她却没有马上去说。
我们眼前的黄灯忽然熄灭,绿灯亦没有亮起,是坏了么?左侧和右侧并排的车辆司机相互扫视对望,面面相觑。
“你看,比如说吧,我们现在在十字路口是吧,至少有三条路可以通往动物园。但是……”她一边松开手闸,一边快速地提出问题:“我们该走哪条道才是最佳捷径呢?而且现在好象那个灯是出了点毛病,这可又是个意外呀……”
我知道,就眼前的情况看,距我们车子最近的路口恰又是往后走路口最多的,距离我们车子稍远的路口又似乎要绕得更远,但是明摆着的是应该先直行,中途左拐,记得那里有一条新开路,知道的人还不多,但是修路时设的路障好象还没有拆除,我尚无把握……
我就不敢冒然指挥了,“看你的吧,怎么走都不会怪你。”
“你说什么呀?我是给你的命题,你倒好,甩回给了我!”她有些嗔怪的意思。

她继续嘟囔着,车子却是在路口掉了个头向来时的方向返程开去……
“你说的是——大概有五个结果吧,叫我说嘛,也对,也不对,为什么呢?因为生活并没有固定的模式……下面的你去自己琢磨吧,想想我要对你说什么?”
我们每天还是照例开车到城市的四方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照旧会遇到无数次红绿灯的阻隔,每每那时,她就会给我讲一些琐碎的生活故事,这其间使我多的知道了些女性世界的奥秘。那也并非全是脂粉的香气,多的却是人与人之间心的揣测,情的对决。只是那天她所说的宾馆女孩子的故事的谜底却始终没有对我揭穿。
圣诞节的那天,我和她去了趟邮局,她去寄手里的一摞圣诞卡。其中一张似乎独特:全黑的纸卡,卡上有一只黄铜色的小铃铛,衬着黑底和几片新绿的叶子,那黄铜色恍若有光,灿烂,十分耀眼。黑卡的中心部分有一行银色小字——天国有太阳、烛光,有我们为你的热情!奇怪的是,那贺卡并没有书写收信地址。
“忘写了?”我问。
“没有地址就是地址……”她回我。
“那会被打回来的。”我说。
“可是我也没写返回的地址,他往哪退?”
我的确注意到了那黑卡的正反就只是那铃,那叶儿,和那银色的字,其它尽无。
“这就是她的结果……她不忍宾馆经理的淫邪,从楼上跳下,下肢瘫痪,半年后服毒自杀……”
“唔……她……是无路可走……”
车子在路口折返而行,每遇那时,我很容易想起她给我讲过的那个女孩子的故事。而每每途经一只十字路口,我都感到那些个红绿灯的愈发复杂和带给我们人类的繁多焦躁。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