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追问——写给江天勇

Share on Google+

2017.11.21

他在长沙
坐在冰冷的地铺上
——我曾经以为,再也不会去
回忆那些
被铁链铁门和铁锁演奏的
黑暗交响曲。
江天勇在艰难地用他的牙齿
独奏:老鼠之歌、狐狸之歌、
狮子之歌,以及久违的星辰之歌。
他的手指摩擦着墙壁,也许
恰巧能看到我的名字。
他的眼睛,久久地凝视
阴暗走廊深处折射过来的
一团亮光
那里什么都没有,如同这个国家
对公平正义的承诺。那处空白
只有合法的死亡与被禁锢的声音。
没有人在乎他此刻对食物的
贪婪,对干净、完美的肉体的渴望
就连深夜里一片沉重的呼吸声
也仿佛来自祭坛的男低音吟唱。
我们都曾经读过加缪,幻想着
成为那个荒谬的西西弗斯
但,那种虚幻的快乐
并不能代替此刻真实的痛苦
就好像,我的沉默
永远无法代替他对着高墙的
诅咒
以及追问!

2017-11-21 银川

阅读次数:3,4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