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一张旧名帖,斯人多已隔

Share on Google+

2017-11-21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一张旧名帖,斯人多已隔

四季也
莫要洗刷我这古旧河山。
自有笛声催落星河
更有千般岁月
在你注目之下沉入长江。
先前鞑靼铁蹄翻卷着尘埃
几番生死之后,谁人还愿拨弄离愁?
余下夜雨
在我莲塘的废墟之上。
早已不见了
牛背上载满了
暮暮朝朝。

汉语的现代诗,是20世纪初从对西方诗歌的翻译中发展而来,与中国传统诗歌的联系非常脆弱,与古代白话文写作的也基本谈不上传承关系。而西方的现代诗则完全不同,它与西方的文学传统紧密相扣,步步传承、拓展,才有后来的巨大成就。诗的创作是所有文学体裁中与语言内在节奏结合程度最高的一种,因此无论诗本身的自由度有多高,如果偏离语言的本身的内在节奏规律,则很难成为一首好诗。在新文化运动中,曾经有一些作家或者诗人,试图将白话文的诗歌与民歌结合起来,或者用一些古典规范,比如“一唱三叹”或者“起承转合”,来创作白话文诗歌,但他们并不是很成功。

白话文诗歌的发展已经有约100年的历史,但成就并不令人满意。因为至今为止,人们仍然未能找到白话文诗歌与汉语写作传统之间的联系纽带,在这条纽带没有将二者连结起来之前,套用西式创作理念,无论有多么前卫,总会烙上“翻译体”的痕迹。

不仅诗歌如此,在今天,所有的文学创作,首要目标是找到与汉语写作传统之间的传承和连结关系,在此基础上,才谈得上用现代美学来引领它。至少,应该追求与二十世纪上半叶的白话文运动之间的传承关系,在今天,连这都快要断绝了。

是记之。

欧阳小戎-打赏-大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欧阳小戎-公众号-大

阅读次数:1,1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