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博们的前世今生之一

姚小远

姚小远。(图片来源:姚小远的BLOG)

本台上个月中旬报道: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14日发表本年度网络自由报告。在全球65个接受评估的国家当中,中国连续第二年排名倒数第一,被视为网络自由度最差的国家。

《纽约时报》在去年的一篇评论这一排名的文章中写道:

“自2013年起,中国官方经常动用另一项刑事指控——”寻衅滋事“,来监禁各种在网上发表言论的人,艺术家、作家和自由派律师,不一而足。最为人知晓的是去年被带走的维权律师浦志强一案…他被检方指控煽动民族仇恨及寻衅滋事,面临最高八年的刑期…检方根据的是浦志强发表的28条微博帖子…”寻衅滋事“指控是在官方开展的大规模”反谣运动“里不断用到的一种严厉手段。反谣的目的是压制某些特定的网络言论。”

事实上,近两年来,诸如浦志强,向南夫,伊力哈木·土赫提,张海涛,薛蛮子,铁流,高瑜等等等等,通通都是所谓在境外网站,甚至国内博客发表文章被捕获罪,最重的甚至被判处骇人听闻匪夷所思无期重刑的网上言论受害者。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依然昭雪无门,身陷囹圄,刑期遥遥,问天无语!

在如此恶劣的公民言说困境中,《不同的声音》展开系列访谈【名博们的前世今生】。率先进入我们第一集的是:名博姚小远。

网络名博姚小远,三年前新浪博客【三日排名】第十二位,紧随于中国人民大学名嘴张鸣博士,2012年“影响中国百名博客”,2013年“凤凰网十大财经科技博主”刘植荣教授,著名人权律师陈光武之后,领先于第十五名的“美国驻华大使馆”。

姚小远,网上无简历,《不同的声音》搜索后得出其早期生活经历年表:1986年,23岁,宝鸡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在陕西第十二棉纺织厂子弟中学做了三年老师。1989年介入六四天安门学潮,为此流亡,并被单位以旷工除名。流亡4个月17天后,在齐齐哈尔杜尔伯特被捕。1990年9月30日,在陕西宝鸡被释放。

以上是姚小远遭遇互联网之前的早期生活简历。

触网至今,特别是近年来强刺激叱咤江湖,重口味月旦朝政,却生不逢时,其精神产品绝大多数被封杀,其最新挥洒力作,《比南京大屠杀更大的国耻!》《最黑的还不是聂树斌案!》《宪法日,说说宪法那些事儿!》《即使法院判了,我仍然不认为邱少云是英雄!》等从标题上就让人捏一把冷汗的超敏感度文章,散见于他一揽子博客群,诸如【姚小远老爷“】(和讯)【姚小远的江湖】(微信)【姚言】(音频)【二爷姚小远】(新浪)【上海姚小远】(凤凰网),基本遭删除待遇,仅幸存于和讯网,凤凰网这些具大外宣色彩的多多少少外资背景的党姓”边缘媒体“。

受制于黑暗时代,姚小远于2016年10月27日在他的博客群里同步推出《我将开始自我束缚与自我阉割》。文章内容如下:

活着还是不活,这是哈姆雷特的问题。作为一个写作者,这个年代最大的问题是,自我束缚还是不自我束缚?自我阉割还是不自我阉割?

从开始写作的时候起,我就知道,这国的写作是一件需要戴着镣铐跳舞的事业,即使这样,说不定哪一天,还会真的被戴上镣铐。当然,以在这国生存多年的经验,这个事业即使艰难,并非做不下去。

我开始网络写作的时间在2004年前后,那时候,资本和政权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或者说,那是一个草根可以野蛮生长的年代,那不是一个最好的年代,跟今天比,那也绝对不是一个最坏的年代。

政权和资本大举进犯网络是从微博时代开始的,凭借其敏感与嗜血的本性,资本需要互联网创造的影响力获得利润,政权则需要让网络臣服并且屈从于其意识形态,这国网络开始呈现出一种悖论现实:一方面很热闹,这种热闹可以归结为喧闹、娱乐和八卦;一方面又很肃杀,这种肃杀则越来越表现出对于思想和言论的零容忍;一方面,尺度越来越大,底线和底裤都已经没有;一方面,即使戴着镣铐跳舞,都已经成为不可能,必须要被束缚和自我阉割,才能浮出水面。

这就是今天这个貌似自由的自媒体时代中国写作者面临的残酷现实——要么你根本发不出声音,要么你发出的声音必须要被束缚与自我阉割!

依我的性格,即使做流氓,我都会做有气节的流氓,气节是我在这个扯淡世界保存自己或者保持尊严的最后方式,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丢掉它。于是,我所面临的两难判断是:要么放弃自己,背叛自己,同流合污或者做一条驯顺的走狗;要么从此悄无声息,做一个潜水的或者打酱油的。

我的问题是,还有一个未竟的事业需要我去完成,这个年代还需要我这样的声音去反对和抵抗,在此之前,我不能放弃或者投降。也就是说,我不能去潜水或者打酱油。同流合污或者做一条驯顺的狗,我更不会去做。接下来的两难选择是:又不能不出声,又不能被封杀,这可是比戴着镣铐跳舞更严峻而且残酷的问题。

于是,我所能够选择的只能是,要么不出声,要么在出声之前就要完成对自己的自我束缚和自我阉割。

再于是,我好像只能接受对自己的自我束缚和自我阉割。

那么,好吧,不能不接受的现实,我可以接受。但是,终其一生,我都会反抗这种压迫,并且在能够还击的时候,打败它!

MIDWAY:2016年9月26日,姚小远在他的一篇发表后被绝大多数网站迅速删除的文章《对于姚小远来说,一个时代过去了!》。文章这样写道:

2010年之前,那时候党和资本都还没有去网络抢吃的和抢劫,我是几乎所有大门户网站的名ID,很多热点话题都是一马当先,先知先觉,一篇文章不到三天点击60多万,留言6000多条——大都是义正辞严骂我汉奸的。

2010年开始,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网站封杀了姚小远。新浪是一箭穿心,网易和搜狐有反复,网易最后要求我删除过去文章,我没干,也就停止于某年某月某日了…当一个个网站完成自我阉割之后,我还有什么在乎的,我已经实在无所畏惧。起身,我不怕跟一个国家战斗,并且向死而生!

河山终将老去,江山谁都不能占有一百年,不管你是什么颜色的江山,都要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

姚小远作为互联网非典型名博,近年来被一些人称之为姚小远现象。更有顶级名牌大学教授进行着《姚小远博客研究》的[备课笔记].以下是十年前的2006年署名人大程教授的“姚学”论文摘要:

姚小远应是一个网络的散居者(cyber diaspora)…我就假定他是一个很网络化的人物,于是,选择他作为研究样本就很具有代表性。他在博客中表现为什么样子呢?就是:直率、真实、无所顾忌,说想说的话,不忌讳任何事情。

……

他的博客的可贵之处在于言之有物,每个短文都有他鲜明的观点,这些观点构成了他对中国文化、中国社会的看法。

……

虽然我们总体上认为姚小远在博客中的自我是比较真实的,但我们也能发现其自我监控(self-censorship)的痕迹…这些痕迹被处理得恰到好处,如果不是他的朋友或者他的粉丝,偶尔的访客很难发现他的这种自我监控…例如,在《从官逼民反到民逼官好是中国的希望所在》一文中,姚小远采用了正面命题方式,这种一反常态的写作手法,表明他试图帮助读者纠偏他通常给人们的言辞过于偏激的印象。姚小远文人的写作技能帮助他能够部分实现自我监控,许多极端的观点,被他以谩骂、性或者调侃的方式表现出来了,这种坏男人的粗俗表达帮助了他的自我监控…从留言和评论上看,姚小远博客引发的评论并不很多,但一旦有评论就是来自认真的读者,他们可能具有很好的教育背景,对他的博客内容有相同的感悟;可能有相同的经历,姚小远的故事引起了他们的共鸣;他们可能是姚小远的女性读者,热衷于对他私人领域的跟踪。这种状况说明,姚小远博客的受众是稳定的和长期的。

姚小远博客只是当今中国网络文化中的一个案例,但它折射出太多的问题,我们总结姚小远博客是为了把视角放大。

我们选择姚小远做为研究案例,而没有选择余秋雨,为什么?…我们认为姚小远似乎是个有争议的边缘人物,他没有余秋雨那样堂堂然,但也不是颓废、反动,他代表平民,更有些狂人特征。姚小远就是那个心惊肉跳的点,研究起来更有意思。

我们希望博客给中国文化讨论所带来的空前繁荣,更希望这种繁荣具有主流意识。

在博客中去伪存真是不容易的,我们还是回到姚小远博客上,这是一个令我们心惊肉跳的样本,但回味无穷。

姚小远日前最新的一篇短博客,在删除之前被读者及时下载转贴:

今天我给自己一个定义:孤军或残军。这么多年来,我受到的打压,足以让几乎所有人放弃。欣慰的是,我,没有。

RFA
2016-12-2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