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3

“保护记者委员会”发表调查报告

位于美国纽约的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机构“保护记者委员会”发表调查报告指出,全球被监禁新闻工作者人数再创新高(CPJ网页照)

位于美国纽约的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机构“保护记者委员会”星期三发表调查报告指出,全球被监禁新闻工作者人数再创新高,土耳其、中国、埃及镇压力度持续不减。

“保护记者委员会”星期三发表最新调查报告指出,全球共有262名新闻工作者由于履行工作职责而被投入监狱,打破了去年259人的历史纪录。而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三个国家土耳其、中国和埃及,总共关押了134名新闻工作者。

报告说,在全球范围内,近四分之三的被关押新闻工作者都是以颠覆政权罪被投入监狱,而其中有许多人都根据概念宽泛、语义模糊的所谓反恐法而被关押;此外,以“假新闻”的罪名入狱的记者虽然人数不多,但已上升到21人。

以中国为例,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人数从去年的38人上升到今年的41人。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巩固并独揽大权,并把自己的名字写入中国宪法,而且没有明确接班人的做法,使有关分析人士预测,中国的人权状况目前不会改善。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在获得保外就医一个月后死于肝癌,引发了各界对他是否在监狱里得到合理照顾的猜疑。今年十一月,作家杨同彦遭遇相似的命运,在获得保外就医三个月后,死于脑瘤。而身陷囹圄、朝不保夕的肾病患者黄琦——他的律师曾告诉保护记者委员会,当局早已停止了黄琦的特殊饮食和医疗服务。

此外,全世界共有35名记者在没有任何公开指控的情况下就被投入监狱。由于一些国家缺乏正当程序,导致信息匮乏,“保护记者委员会”因此几乎无法确认某位记者入狱的原因及其健康状况,有时甚至无从知晓其死活。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总编辑和今年报告的负责人叶拉娜-贝瑟尔女士在接受自由亚洲记者采访时就中国的状况表示:报告说,目前常常以颠覆政权罪而把记者投入监狱的不仅是埃及、中国和土耳其,在全球范围内,共有194名记者因颠覆政权罪而入狱。该委员会在世界各地调查后发现,政府还使用概念宽泛、语义模糊的所谓反恐法来威慑新闻工作者。法律法规常常将报道恐怖主义活动与容忍恐怖主义混为一谈。

“由于土耳其近年来对媒体进行了大规模的镇压,因此它目前在监禁新闻工作者人数方面居首位,但这不应该掩盖中国多年来一直在监禁记者方面居首位的事实。中国一直在不断监禁很多新闻工作者。”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还指出,全球被监禁新闻工作者人数连续升高的这种趋势反映出,国际社会在应对新闻自由的全球性危机方面惨遭失败,而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未能向全球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几个国家施加旨在扭转它们缺乏新闻自由局面的有效压力。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叶拉娜-贝瑟尔女士就此表示:

“很遗憾的是,美国现政府似乎对向中国领导人提出人权问题似乎不大感兴趣。虽然这种做法可能并不一定能很快改善中国和其它专制国家的糟糕人权记录和新闻不自由状况,但西方国家领导人还是有义务在必要的场合下时不时提及这些问题。”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还指出,97%的被监禁记者都是本国人。全世界被监禁的记者中,有22名是女性。被监禁记者中有75人是自由撰稿人。政治是目前最危险的题材,87%的被监禁记者都报道了政治相关题材。不少记者进行跨题材报道。

“无国界记者”的亚洲办公室负责人丹尼尔-拜斯塔尔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2012年,外界对中国的状况还有一线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几乎不存在:

“直至2012年,我们还对中国新闻状况好转保有一定的希望,但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的新闻局势越来越糟糕。而目前没有迹象显示,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新闻不自由状况会出现好转。”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名单是截至2017年12月1日的被监禁新闻工作者的数据。该名单不包括许多今年被监禁但已被释放的新闻工作者;列入本名单的新闻工作者,除非本机构有可靠理由确认他们已获释或在关押期间死亡,否则将一直保留在名单内。保护记者委员会自90年代初以来一直坚持更新这份年度调查。

该委员会对新闻工作者的定义是:包括印刷、摄影、广播、电视台和网络等媒体进行新闻报道或评论公共事务的人。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年度监禁名单只包括已通过本委员会证实因履行职责而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

(记者:希望;责编:嘉远;网编:瑞哲)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