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李苏滨律师

原创 2017-12-16 张凯律师 张凯律师

听到李苏滨律师去世的消息我惊讶的愣了半分钟,不敢相信是真的。赶紧打过去电话,电话那边是忙音……。

半年前,我们通话,他和我开玩笑,说“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暂时的苦难都是上帝对我的锻炼,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他没有提他身体不好的事,只是用他一贯的幽默鼓励和安慰我。

律师界是个江湖,各有各的兵器和武功。李苏滨律师是刻着深厚时代烙印却又超越时代的人。他在司法战场上厮杀多年,有着过人的老练和智慧,让我佩服不已。

2010年,我们到贵州的大山里,为几百个水库移民的百姓维权,国家为这些移民拨了很多钱,但是层层盘剥,到了农民手里就所剩无几,有的连重新安家都不够。那是一个连汽车交通都很难抵达的大山,在那里,我真正见识到贫穷的面貌。一个老奶奶,和一头猪住在一起,这头猪是她全部家当,害怕丢失,所以在不到十平米屋子里养着,她的床头就是猪圈。

而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我也见识到了,地方官员是何等的飞扬跋扈。

我曾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县城打过官司,一战成名,都传说京城有个厉害的律师。水库移民的村民,带着土鸡蛋,找到了我北京的律师事务所。

我邀请了李苏滨、李春富律师。

虽然我们认识多年,但这是我第一次见识了他的智慧和勇气。

刚到第一天,就被一群小后生尾随。几天的跟踪却被我策反了一个,他道出了其中原委。有人派他们跟踪我们,一天200块钱,随时等待命令,他杀过人,做过十几年牢。

是谁派的,你一定懂的。

中国的维权律师,如同在刀尖上舞蹈。黑道、白道,需要都懂。

我们继续和那些移民接触,告诉他们应该有的权利,帮他们起草发文书。

李苏滨提议对地方官员提出罢免议案,这是一个狠招,也是少有人相信的“权利”。

人大代表有权对政府官员提出罢免案,而人民代表与人民与的关系是:“有它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为它服务。”,那么人民当然有权利建议人大对政府官员提出罢免。

李苏滨,相信宪法说的都是真的,我也相信。

于是我们就干了。

带来的后果是:第二天一早,当地领导班子就在我们宾馆门口等着。县长、公安局局长、宣传部长……。

一进门,客气的不得了,寒暄的说是听说张律师来了,一定要请客吃饭。我的水平没李苏滨高,但名气确实比他大。他们不知道,我实际早就吓坏了,要不是旁边两位律师帮忙撑着,这案子我是不会接的。

多年前接手了同样是在深山老林的案子,差点被活埋。

这是鸿门宴。

去还是不去?

当然要去。李苏滨和我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要把中央的精神给地方带到。”这是李苏滨独特的幽默方式,总是整的自己好像是中央派来的一样。

贵州的酒真心不错,席间,李苏滨也真的带来了“中央精神”。李苏滨从“三个代表”开讲。居然,给地方官员上了一堂党课。我几次差点笑场,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一套套理论。地方官员摸不清头脑,还表忠心说:积极和党中央靠拢。

事后,我说:老李,今天很牛逼,姜还是老的辣。

他依然一本正经的说:是我党厉害。

之后,我们和当地政府又有几次交锋,水库移民的赔偿比过去多了几倍。按照约定,我们可以拿到几百万律师费。正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关键时候,当事人把我们甩了,拿着赔偿得到的钱,再也不联系律师,此案如此终结。

我也从李苏滨律师那里学习到机智、勇气、老练。从此,我们有了忘年之交。

他说我年轻气盛,我说他老奸巨猾。我们实在是忘年的损友。

半年前,我和他通话,我和他唠叨着我遇到的麻烦和困境,他继续倚老卖老,继续用老干部的语气幽默着,继续拿他当年的战绩夸口。

对他,我是真心服气。

他当过兵,坐过牢,起诉过司法局。哪一项都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他一人成军,更像一个孤胆英雄,因为他接的案子多数人不敢接。

当年起诉河南司法局收取律师年检费违法,律师连旁听都不敢。之后果然遭到报复,律师证缓注。之后起诉河南省司法厅,居然胜诉了,还得到了国家赔偿。

他虽然熟练掌握一套官方语言,但他实际是个基督徒。常常会冷不丁冒出一句圣经的话。

我更相信,他的机智和勇气,来自超越这个世界的信仰。一个人完成了上帝给他在这个世界的托付,他就要离开,这永生的盼望,让我不用太难过,让我相信:我们还会相聚。

那当跑的路,他已经跑过。他见证了这十几年,中国的维权运动的风风雨雨。他更是一个推动和亲历者。人的一生确实短暂,或许我们一生受委屈、被陷害、遭非议。但正如保罗说的:谁能让我们的爱与基督的爱隔绝呢。

我相信:会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

老李,一路走好

张凯律师于2017年12月16日记录。

张凯-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张凯-打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