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已死?香港玩完?香港大势已去?我在书架上拿出这本书,从头再读了一遍。

《Tales of Nationalism:Catalonia,1939-1979》一书,记录了加泰人在佛朗哥统治下的故事。作者Hank Johnston走访了82名佛朗哥治下的加泰抗争者,透过深入记录他们的抗争经历,重现了加泰人不屈不挠的传奇故事。

1939年,佛朗哥政权统一西班牙,废除加泰隆尼亚自治政府,对加泰人进行双重压迫──一是专制威权,拘禁杀害加泰领袖,在加泰实行军法统治;二是集权同化,禁止使用加泰语、销毁加泰语书籍、取缔加泰旗帜歌曲舞蹈。

在一个没有选举没有自由、并且时刻被同化清洗的社会,加泰人如何抗争、可以在那里抗争?答案是:民间社会,民间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因为佛朗哥政权再强大,虽能牢牢掌握各级政权机关,却不可能完全控制整个民间社会。于是加泰人就把力量寄存在民间社会,组织“童军运动”让青年学习加泰文化、成立文化组织“òmnium Cultural”提倡加泰文学创作、组织“新歌运动”创作加泰语流行曲、利用天主教会布道宣扬加泰文化等等。1960年代,佛朗哥统治日渐松弛,各种民间组织更趋活跃;1971年,数百名不同党派和专业界的加泰领袖更团结起来,成立地下政治组织“Assembly of Catalonia”。结果佛朗哥虽控制了政权,加泰人却掌握了社会,而社会更逐步包围了政权。当佛朗哥在1975年逝世、西班牙开始民主化之时,熬过了30多年双重压迫而不死、并且变得更强大的加泰本土运动,终于在1977年的加泰民族日全面动员起来──一百万加泰人上街,高呼“自由、特赦、自治”(Freedom,amnesty,statute of autonomy),成功迫使民主西班牙政府,答应重建加泰自治。

当天佛朗哥废除加泰自治,加泰已死了吗?当天佛朗哥实行军法统治,加泰玩完了吗?当天佛朗哥禁绝加泰语言文化,加泰大势已去了吗?今天香港人情况再困难,也困难不过佛朗哥治下的加泰人。加泰人能熬过了30多年压迫而不死,香港人今天就要认输了吗?一个政治共同体只有在完全丧失争取自主的主体意识后,才会真正死亡、玩完、大势已去;但若然能够熬过压迫而不死,这个政治共同体必将变得更加强大。

主体意识在,香港就不会死。未来如何,就看香港人。

(作者为《香港革新论》主编)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Monday,December 18,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