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着,盼望着,新年的脚步近了。该死的都已经死了,不该死的,也都快了。

即将过去的这一年,听到了太多惊心动魄的爆料,知道太多让人笑掉大牙的伪类。一口黑锅,竟然具有如此神奇的照妖功能,把个神州搅和得五彩缤纷,四脚朝天。

古老的长城,魔法般自我修复,以红军不怕远征难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精神,把古老中华再一次紧紧地保护起来,抵御普世价值的疯狂进攻和持续浸染。可以自豪滴说:我们做到了!让长恨歌见鬼去吧。

那些曾经仰望星空的人,此时此刻,有谁没有在山呼海啸的口号声中颤抖过?那么,让这种久违的感觉,像寒冬腊月里残存一息的芳华,尽情地绽放一回吧。

历史,乡愁,情怀,这些所谓的大词,如果以为它们非常美好,那么,现在都已经沦落为危险的怨诉。我写过一句诗:作为一个诗人,他一生的使命,就是等待另外一个诗人。同样,作为一个中国人,他一生虚度光阴,就是等待另外一场化了妆的灾难。

谁能把我们从这种诅咒中解救出来?所有的答案,都被各色人等,被以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甚至无任何理由,果断地删除了。有,就是没有。能够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侥幸存在的,就合法地变成低端的,随时被清理干净。2017年,是人类社会学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中国对于现存人口的划分国家标准,终于以科学发展观的眼光,进行了新的突破。

李承鹏先生在一本书《全世界人民都知道》里说过,小小的常识,其实就是尊严。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写的这部著作,成了禁书。

不要把灵魂看得那么神圣,除非它绝望到没有任何出口。不要对未来太过于乐观,除非真的没有未来。“无数个禁令存放在废话堆里,像骨灰般令人生畏”。这是我在诗集《无声的预言》里对于未来的预言。我还想表达的是一种强烈的个人焦虑:“魔鬼的耐心在一丝一缕的白光中,到达了极点”。谁也抵挡不住,那杀向虚空的一道寒光。

年轻的时候,曾经向往在南方周末那样的报纸上发表文章。但是,看过最近几年南方周末发表的新年献词,发现,那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工作,真好比是戴着脚镣跳舞。恐怕只有外星人,会隔着遥远的星空,同我们共饮一杯无?

2017年12月30日 呼笑山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