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致屠夫吴淦

Share on Google+

他从不举道德的大旗
他低,几乎低到了尘埃里

我见他时
他肥头大耳,腿粗腰圆
那时候他大名鼎鼎
他说他超级低俗
他说他只是个杀猪的

如今
他是廋了
廋得仿佛脱去了肉体

他从未高举道德
他本有千万个妥协的理由
而如今,他却就站在那里

2017年12月28日 于长沙

阅读次数:7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