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年中“709”大抓捕事件中,被中国当局带走、拘留至今的维权活动人士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现年44岁的吴淦,是一草根型维权人士,在2009年湖北施恩的“邓玉娇事件”中崭露头角,此后即投身社会多宗维权案件,包括福建网民案、浙江钱云会案、沈阳夏俊峰案、庆安徐纯合案等著名案件,有时更进行调查驳斥政府官方的说法,有时更以夸张出位的手法抗议政府和法院的公义不彰,吸引老百姓的注意力,因而成为当局的眼中钉。

“感谢贵党授予我的崇高荣誉,我将不忘初心,撸起袖子加油干”——这是网名为“超级低俗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12月26日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后在法庭上的第一反应,其代理律师葛永喜向德国之声透露称。

德国大使馆和美国大使馆在宣判后随即发布联合声明,对此深表遗憾,并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吴淦、敦促中国允许谢阳无任何先决条件地恢复其职业活动,同时免受任何限制。

▲德国之声(DW)12月26日报道:709案最重量刑 吴淦被判8年“不忘初心”

在西方国家的圣诞假期期间,中国司法部门加快了对部分维权和异议人士的审判速度。12月26日,司法机关对两名在“709大抓捕”中入狱的活动人士进行了审判。两人的庭审结果截然不同。

维权人士吴淦入狱前曾录制视频称,自己永远不会自杀,不会拒绝委派律师

(德国之声中文网)“感谢贵党授予我的崇高荣誉,我将不忘初心,撸起袖子加油干”——这是网名为“超级低俗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12月26日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后在法庭上的第一反应,其代理律师葛永喜向德国之声透露称。

吴淦是中国网民中非常活跃的代表,2009年5月10日湖北省巴东县邓玉娇事件发生后,他赶赴现场向外界传递信息,并为邓玉娇吁请法律和公众的支持;2010年3月31日,“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被审判的北京大兴法院门外,吴淦也在现场。4月16日,“福建三网民案”在福州马尾法院开庭,他和其他网友在法院外进行声援。除此以外,吴淦还参与了一系列维权案件及中国部分网民推进民主自由的围观行动。在中国当局眼中,身为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专门聘任的行政助理,吴淦是在多起敏感案事件中“冲锋在前”的人。新华社曾在一篇题为“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的文章中表示,吴淦虽然不是律师,但在律所里“地位”特殊,深受周世锋的倚重,直接参与该所的重要决策。2016年,周世锋已经因“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刑七年。

中国当局于2015年7月初采取行动,大范围抓捕、传唤、刑事拘留维权律师和相关的活动人士。在这起被外界称为“709大抓捕”的行动中,已经有多人被中国官方以“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刑。除周世锋外,包括维权律师江天勇、李和平以及民主活动人士胡石根等。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吴淦被判八年的结果是所有“709大抓捕”受害者中量刑最重的一例。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当天公开的一份声明中则指出:“被告人吴淦因对国家现行政治制度不满,逐渐产生颠覆国家政权的思想。其后,吴淦长期利用信息网络散布大量言论,攻击国家政权和宪法确立的国家制度,宣扬用以颠覆国家政权的’推墙’思想;勾结一些具有颠覆国家政权思想的非法宗教活动人员、职业访民、少数律师和其他人员,以’维权’、表演’行为艺术’等为幌子,采取在公共场所非法聚集、起哄闹事,在信息网络上辱骂他人、散布虚假信息等方式,炒作多起热点案事件,抹黑国家机关,攻击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制度,实施了一系列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活动,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律师:抓捕是“迫害”

吴淦的代理律师葛永喜完全不认可司法机关的上述定罪,并指出在吴淦案的整个过程中出现了太多的违规、违法的现象。在他看来,最突出的就是吴淦其实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中国当局“将一个没有违法犯罪的人进行抓捕,本身就是一种迫害。”葛永喜指出:“这种迫害是法治国家所不允许的。”另外,他认为案件的指证、管辖以及专案组的构建都存在程序上的违法。

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文章“祭刘晓波先生”中,署名吴淦的作者表示中国当局为了让他按要求认罪,上媒体配合宣传,放弃自己请律师的权利,对他实施了“各种折磨和酷刑”,包括“强制”安排其住进天津公安医院,通过“虐待式”的治疗摧残其身体和意志,制造压力恐惧。

律师葛永喜介绍,中国司法机关给吴淦定罪的核心“犯罪事实”是他参加的12起维权事件,属于他“颠覆国家政”的核心行动。在思想言论方面,主要是吴淦近年来发布的《杀猪宝典》、《喝茶宝典》和《被拆迁征地户维权宝典》。中国司法机关认为,吴淦“犯罪行为积极,情节恶劣,社会危害性大,主观恶性深,应依法从严惩处。”

“709大抓捕”最重的判决

也同样是在12月26日当天,中国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法院对“709大抓捕”中入狱的另一位维权律师谢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也做出了判决。法庭指称,谢阳“长期受反华势力渗透影响,逐渐形成了推翻国家现行政治制度的思想。2012年以来,谢阳多次利用信息网络发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并通过炒作热点案事件,攻击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制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但考虑到他“归案后认罪、悔罪”,而且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法院认定谢阳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免予刑事处罚。谢阳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并“感谢合议庭组成人员、公诉人、辩护人的辛苦劳动”。

陈建刚曾经是谢阳的辩护律师,但在中国当局的施压下被解除代理关系。谢阳不得不委托中国官方为其指派的辩护律师。据之前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媒体报道,陈建刚在会见谢阳时记录了他在狱中遭受虐待和酷刑的情况。谢阳曾告诉陈建刚,狱中他经历了被拳打脚踢 ,昼夜不停虐待审问的过程。记录信息显示,谢阳曾表态称:“我想尽快结束他们对我的审讯,哪怕这意味着死亡……后来让我怎样写我就怎样写。”12月26日德国之声拨通了陈建刚律师的电话,但后者表示出于“各种未知的原因”无法接受采访。但他指明有关谢阳狱中情况的信息可参照之前在互联网上发布的消息。

而据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法院庭审后公布的最新消息,谢阳声称在整个案件的办理期间,特别是在羁押期间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司法机关充分保障了其合法权利。他表示,“感谢司法机关对他从宽处理,以后一定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已经在服刑期间因病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最后一次被判以重刑也是在西方国家的圣诞节假期期间。在人权组织“大赦国际”驻香港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看来,中国当局选择在圣诞节期间审判维权人士的做法是考虑到这段时间内国际外交的关注程度相对较弱。他批评称这是一种“及其恶劣、令人愤世嫉俗的政治算计”。中国官方曾多次表态称,有关被捕维权人士在狱中受虐待的说法与事实不符,系当事人或其辩护律师为了引起广泛关注的“炒作”。路透社于26日当天要求中国外交部对上述两起案件的判决予以置评,但未收到任何回复。

▲美国之音(VOA)12月26日报道:中国异议人士吴淦被判八年 谢阳免于刑事处罚

中国一位突出的人权活动人士被中国法院以颠覆罪判处8年刑期。

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博客主吴淦周二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被判刑。

吴淦于2015年5月在中国东南部被捕,他因在一场长期持续的针对贪腐和滥用权力问题的运动中嘲讽中国政治官员而为人所知。天津法院判决吴淦试图通过一系列“犯罪”活动以 “推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

吴淦等数以百计人权活动人士和律师被卷入一场被称为“709镇压”的政府大规模打压异议人士的活动。这场镇压活动于2015年7月开始。吴淦的律师表示他的委托人将上诉。

在周二的另一起独立案件中,中国中部地区一家法院判处人权律师谢阳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对谢阳免于刑事处罚。谢阳于2015年被捕,在其5月份获得保释前已被关押两年。

在谢阳被释放不久前,他声称在被长期关押期间遭到虐待,包括被多次殴打。谢阳此后否认了那些指称。

▲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26日报道:“709大抓捕”“超级低俗屠夫”吴淦判囚8年

在2015年中“709”大抓捕事件中,被中国当局带走、拘留至今的维权活动人士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在同一事件中被捕的维权律师谢阳,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亦于同日宣判,谢阳被判罪成,但因“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且谢阳归案后认罪悔罪”,免于刑事处罚。

审判吴淦案的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表声明称,吴淦“长期利用网络散布大量言论………炒作多起热点案事件,抹黑国家机关,攻击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制度”。

吴淦的代表律师葛永喜向BBC中文称,吴淦在判刑后当庭表示:“感谢贵党授予我这个崇高荣誉,我将不忘初心,撸起袖子加油干”。

圣诞宣判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发表声明,指中国政府选择在圣诞节翌日、即外交官、记者、国际观察员与大众均不大可能作出回应的日子,就这两宗长期未被处理的案件宣判,“明显带有政治计算…极其可耻”。

“中国政府试图规避媒体与国际社会的监察,此举正好显示其深知这些虚假的审判完全站不住脚。”

潘嘉伟指出,过往维权人士胡佳被拘、异见人士(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判刑,均是在圣诞节前后。

“犯罪行为积极,主观恶性深”

法院的判决声明指,吴淦“犯罪行为积极,情节恶劣,社会危害性大,主观恶性深”,因此“从严惩处”。

葛永喜说,他在宣判前一天曾与吴淦会面,吴淦心态非常好,能够接受重判的结果,但表明一定会上诉。

葛永喜指出,今次的重判相信与吴淦坚持不认罪有关:“党国认为你必须要按照他的方式认罪,才能被轻判、取保或缓刑。像吴淦这样态度坚定,一定会被重判。”但他亦称,八年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2015年七月初,中国政府拘捕及传唤大批中国维权律师、活动人士、法律助理,合共有三百多人受影响,是为“709”大抓捕。

与多名被捕律师曾经合作的吴淦,则在同年五月因涉嫌“寻衅滋事”被拘留,至今已被关押两年多。吴淦成名于2009年的“邓玉娇案”,利用网络的传播力量,为杀死施暴者的性侵受害者邓玉娇,在网上争取关注。之后吴淦又曾参与声援多宗政治案件。

今年八月,吴淦的案件曾在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闭门审讯,法院事后发表声明称吴淦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违反了法律。但在该次开庭之前,吴淦透过代表律师发表一份声明,强调并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

“在‘伟光正’的残暴统治下,不被‘犯罪’都不好意思…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酷刑虐待”

吴淦早前曾称,自己在狱中被“酷刑虐待”。

而律师谢阳在被捕后,亦曾向家属为他委托的律师透露,警方对他施行限制睡眠,长期审讯,殴打,死亡威胁和其他凌辱行为。

但谢阳在之后的庭审上改口,表示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更没有遭到酷刑”。

处理谢阳案的湖南检方在调查报告中指控,“谢阳遭遇酷刑”文章由维权律师江天勇所策划,目的是“抹黑政府,干扰司法机关办案”。

江天勇今年八月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

谢阳则于今日(12月26日)被判罪成,但获免于刑事处罚。审讯谢阳案的长沙中院公布称,谢阳透过在网上发表言论、炒作热点、扰乱法庭,攻击宪法确立的国家制度,行为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但法院指,谢阳的行为“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且谢阳归案后认罪悔罪”,因此可免于刑事处罚。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26日报道:“屠夫”吴淦颠覆罪成立一审判监8年谢阳获免刑事处罚

备受海内外关注的大陆维权律师“709大搜捕”案其中一名被捕者吴淦,26日早上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监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被控一项颠覆国家政权罪。同案另一被告维权律师谢阳,虽然同样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免予刑事处罚,谢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告指,吴淦因为对国家现行政治制度不满,产生颠覆国家政权的思想,其后长期散布大量言论,攻击国家政权和宪法确立的国家制度,实施一系列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活动,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及社会稳定,犯罪情节恶劣,社会危害性大,因此依法从严惩处。

吴淦代表律师葛永喜则引述吴淦在庭上表示,感谢党国授予他这么崇高的荣誉,会不忘初心,撸起袖子加油干。

葛永喜昨在社交媒体透露,指宣判前一天中午在天津的看守所与吴淦见面一小时,葛说“吴先生乐观开朗,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压力,对判决结果更多的是好奇。”并着律师代祝网民圣诞快乐。

现年44岁的吴淦,是一草根型维权人士,在2009年湖北施恩的“邓玉娇事件”中崭露头角,此后即投身社会多宗维权案件,包括福建网民案、浙江钱云会案、沈阳夏俊峰案、庆安徐纯合案等著名案件,有时更进行调查驳斥政府官方的说法,有时更以夸张出位的手法抗议政府和法院的公义不彰,吸引老百姓的注意力,因而成为当局的眼中钉。

谢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案,法院认为,谢阳以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在网络上发表言论、炒作热点案事件以及扰乱法庭秩序等方式,抹黑国家政权机关,攻击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制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不过,法院同时认为,谢阳的行为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且他归案后认罪、悔罪,根据谢阳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所具有的坦白认罪的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谢阳前年7月被捕,今年5月开审后获准取保候审,但仍遭中共软禁。网上曾流传有关谢阳的笔录,记录他被扣押期间,受湖南公安的酷刑。谢在大学任教的妻子携两女儿去年已往美国,摆脱中共当局的迫害。

谢阳的友人欧彪峰表示,谢阳收到传票后被国保警告禁止发声,上周六(23日)又被国保带离湖南长沙。有香港传媒25日致电谢阳但无人接听;代理律师陈建刚表示电话被“关注”(被监听),婉拒记者的访问,他表示人在北京,间接表示或无法现身当地法院听判。

709维权律师大搜捕案,发生在2015年7月上旬,上百位中国大陆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的事件,部份人士则下落不明。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23个。

根据位于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709大搜捕一案直至今年12月8日为止,总共受到影响的人数达到321人,其中265人被短暂拘留或强制约谈或被传唤;41人被限制出境;5人无法执业;11人判决结案(未计今天宣判的吴淦和谢阳);6人取保候审;1人上诉二审;1人撤销指控;21人解除取保候审;1人等候开庭。被捕者除了律师和律师助理之外,还包括其他声援人士。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27日报道:港团体游行抗议中共重判大陆维权人士吴淦

大陆著名维权人士吴淦星期二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成,重判入狱八年。社民连、支联会等团体星期三游行到中联办向中共抗议,要求释放吴淦等维权人士。

社民连、支联会和大专政改关注组成员大约二十人,手持横额和标语星期三从西环的西区警署出发,到中联办抗议中共用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采用「不认罪,不开庭,不认错,不轻判」的手段,秘密监禁吴淦和律师谢阳等维权人士,令他们人间蒸发,逼迫他们认罪,完全违反法治精神。

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中共暴政令人发指,我们对在酷刑下被迫认罪悔罪者深表谅解,对残暴肆虐下仍不屈者,致以极大的敬礼。习政权以人民为寇雠,动辄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陷人以罪,以文革式造神以愚民造假,只显示其色厉内荏,害怕人民﹗吴淦、谢阳无罪﹗立即释放吴淦﹗释放所有政治犯﹗

支联会常委赵恩来表示,大陆维权人士争取社会公义艰难,家人承受巨大的压力,香港人应向这些义士致敬。

抗议人士其后将印有被捕异见人士的相片贴在中联办的围栏上,然后离去。

▲美国之音(VOA)12月27日报道:美、德呼吁中国释放吴淦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被以被煽颠罪判刑后,美国,德国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吴淦。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被天津一家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八年后,美国和德国驻中国大使馆12月27日发表联合声明。

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博客主吴淦,2015年5月在中国东南部被捕,他因在一场长期持续针对贪腐和滥用权力问题的运动中,嘲讽中国政治官员而为人所知。

刊登在美国驻华使馆网页上的声明说,美国和德国使馆对此“深为遗憾”,称指控吴淦的罪名“含糊”,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吴淦,并说,吴淦被审前就被拘押了两年多,2016年12月9日前,一直被禁止接触独立律师。

联合声明还谈到了获得免刑的谢阳,敦促中国无条件恢复其职业活动,免受任何限制。

美国和德国使馆呼吁中国当局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尊重中国的“国际人权义务和承诺”,将律师和权利卫士看作发展法治增强中国社会的“合作伙伴”。

天津二中院的法院文件说,被告人吴淦以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通过在信息网络上散布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炒作热点事件等方式,攻击国家政权和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制度,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其行为已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

▲德国之声(DW)12月27日报道:吴淦谢阳被定罪 德美政府强烈批评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和谢阳近日分别被当局定罪,吴淦更被判八年重刑。虽然中国政府选择在圣诞假期做出宣判,西方政府依然做出反应。德美分别对北京提出尖锐批评。与此同时,一份据信出自吴淦本人的声明公诸于世。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两国驻华大使馆周三发表的一份共同声明中,德、美两国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的判决表示“深为遗憾”。声明要求,立即释放获刑8年的发表批评性言论的44岁博主吴淦;免于刑事处分的人权律师谢阳应立即获得许可,自由从事其律师职业。

两国大使馆在声明中批评了审判程序以及被长期拘押的当事人不能与自己选择的律师见面的情况。声明指出,谢阳所读的那份“事先拟好的认罪书”和他此前有关在被关押期间受到虐待的说法“直接相悖”。考虑到“存在着关于吴淦和谢阳在狱中受严重虐待的指控”,两国大使馆要求中国当局遵守法治程序,尊重中国的人权义务。

吴淦声明:拒绝当局“认罪交易”

在判决前后,吴淦均曾指控受到当局虐待。在一份声明中,吴淦表示“在关押期间,遭受了酷刑和各种非人虐待、折磨-这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位于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变革”(China Change)公布了这一声明。熟悉情况的圈内人士认为该声明是真实的。

吴淦在声明中表示,“在专制国度,能被国家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的最大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隶,起码他去捍卫、争取了权利。”吴淦表示,虽然当局想让他认罪和配合宣传来换取轻判,甚至答应只要他认罪,就可以“判三缓三”(判刑三年,缓刑三年),但“都被我拒绝”。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27日报道:德国大使馆和美国大使馆关于吴淦、谢阳获刑的联合声明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星期二(12月26日)被以颠覆罪判刑8年,人权律师谢阳被判罪成,但免刑。德国大使馆和美国大使馆随即发布联合声明,对此深表遗憾,并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吴淦、敦促中国允许谢阳无任何先决条件地恢复其职业活动,同时免受任何限制。

声明说, 多年以来,谢阳帮助了中国公民同胞维护他们在中国法律下的权利。他是中国当局始于2015年7月的所谓“709”大抓捕的目标之一,与他同为目标的还有其他律师和权利卫士,包括吴淦。吴淦被审前拘押了两年多,并且在2016年12月9日前一直被禁止接触独立律师。谢阳被判罪前的六个月被禁止与外界联系,后来又继续被监禁18个月,才于5月出现在一场未经宣布的审判上。在审判期间,谢阳宣读了一份起草好的忏悔书,与他此前描述受拘押时所受对待的署名声明直接相悖。在当局于2017年5月拘押了谢阳原先的律师后,法院指定了一名律师来代表谢阳,还禁止他自行选择律师。

声明说,鉴于吴淦和谢阳在被拘押期间遭到严重虐待的指控,以及谢阳在官方媒体上的公开忏悔,我们呼吁中国当局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并尊重中国的国际人权义务和承诺。我们敦促中国当局将律师和权利卫士看作通过发展法治来增强中国社会的合作伙伴。 我们还继续呼吁立即释放王全璋,他已被拘押两年多,并被禁止接触独立律师。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27日报道:“屠夫”吴淦获刑声明:被授颠覆罪名是荣誉、肯定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星期二(12月26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8年后,一份据称是出自吴淦本人的声明在网上传出。声明表示,在专制国度,能被专制政权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最大的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民,起码他去捍卫争取了权利。

吴淦在声明中说,梁启超说他与专制势不两立,我说不反对专制,我还是人吗?虽然他们想让我认罪和配合宣传来换取他们对我轻判,他们甚至答应只要我认罪,就可以判三缓三,都被我拒绝。我被判八年,我并没有悲愤与绝望,这是我自己主动选择的,因为反对专制就意味着在监狱的路上。我被判我依然乐观的,因为有了互联网,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为专制独裁送终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企图想用监狱来恐吓追求自由民主的人,阻挡人类文明进程的人将不得善终。暴政是因为缺乏自信心,心虚恐惧的表现,是穷途末路、图穷匕见的表现。民众觉醒了,专制结束的时期还会远吗?

吴淦在声明中还指出,自己在关押期间遭受了酷刑和各种非人虐待折磨,这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他呼吁国际社会能关注中国人权恶劣状况,关注中共对本国公民特别是对异议人士刑拘、罪名滥用、秘密关押、强迫上媒体认罪、强迫接受官方指定律师、酷刑虐待、剥夺各种公民权利等等严重侵害公民的暴行。

吴淦在声明中还说,此次参与迫害及酷刑虐待他的人员有:安少东、陈拓、管建童、姚诚、袁溢、王守俭、谢锦春、宫宁、盛国文、曹纪元、刘毅、蔡淑英、林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28日报道:德美欧关注吴淦案 中国:不接受外国干预司法主权

中国维权人士吴淦周二遭判刑8年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继美国与德国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立刻释放后,欧盟周三晚间也表达对这项判决的严重关切,呼吁中国应保证吴淦有上诉权利。但中国外交部批评这是对中国中国内政和和司法主权的干涉,绝不接受

中国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12月26日一审宣判维权律师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成立,但因认罪、悔罪,免于刑事处罚。另一名同日宣判的维权人士吴淦则遭判刑8年。

德国及美国驻华大使馆周三已经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对吴淦及谢阳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以及吴淦被判入狱8年深感遗憾,呼吁中方立即释放吴淦;至于谢阳获得免刑,德美则敦促应无条件恢复其职业活动,并不受任何限制。

在德美发布联合声明后,欧盟当晚也发布新闻稿,表示严重关切判决程序的正当性,并要求中国应保证吴淦有上诉的权利。由于吴淦在被押期间指控遭酷刑对待,欧盟也呼吁中方应该进行调查并起诉不法人士。此外,和美德驻华使馆联合声明一样,欧盟也重申声援另一位维权律师王全璋,对他无法接触家人或自行选择的律师表达严正关切。

在周四,28号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德国和美国驻华大使馆就中国处理有关“维权”人士案件对中国提出批评回应称, 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个别国家对中国司法机关正常办案说三道四,是对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的公然干涉,本身就有违法治精神,中方坚决反对,绝不接受。

华春莹说,德美两个国家驻华使馆,作为外交机构,无权对纯属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的事务指手画脚,希望有关使馆对自身职责有准确定位,多做有利于促进了解、互信与合作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2015年7月9日,中国政府带走国内大量人权律师、律师助理、维权人士与家属等,受影响的人数超过300人,其中律师王全璋无法与家属、律师会见,也无对外通信权。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28日报道:美、德驻华使馆为吴淦、谢阳呼吁 中国称其干涉内政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星期二(12月26日)被以颠覆罪判刑8年、人权律师谢阳被判罪成、免刑之后,德国驻华使馆和美国驻华使馆发布联合声明,为吴淦和谢阳以及被羁押的人权律师王全璋进行呼吁,对中国当局提出批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星期四(28日)回应说,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个别国家对中国司法机关正常办案说三道四,是对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的公然干涉,中方坚决反对,绝不接受。华春莹还说,驻华使馆作为外交机构,无权对纯属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的事务指手画脚,希望有关使馆对自身职责有准确定位,多做有利于促进了解、互信与合作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德国和美国驻华使馆在联合声明中,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吴淦、敦促中国允许谢阳无任何先决条件地恢复其职业活动,同时免受任何限制。联合声明还表示,继续呼吁立即释放被羁押的人权律师王全璋。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29日报道:华盛顿邮报:吴淦用个人的牺牲高举中国自由的火炬

美国华盛顿邮报12月29日发表评论文章,赞扬本周二(12月26日)被判刑8年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的勇气。文章说,吴淦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监,但是吴淦真正让中国政府不安的原因是他把中国这个警察国家的荒谬戏剧化。法院宣布对他的重判后,吴淦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了一份直截了当和充满勇气的声明。

他在声明中说,在专制国度,能被专制政权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最大的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民,起码他去捍卫争取了权利。吴淦还在声明中指出,中国政府想让他认罪和配合宣传来换取轻判,但都被他拒绝。对于被判八年,他没有悲愤与绝望,这是他主动选择的,因为反对专制就意味着在监狱的路上。华盛顿邮报的文章称,吴淦的八年重判,是中国政府如火如荼打击人权卫士运动中的重要事件。吴淦的勇气和精神,同刘晓波一样,值得人们纪念。吴淦用个人的牺牲高举了中国自由的火炬。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