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6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路有冻死骨

谁唤白雪来覆盖这最后的梦乡?
你可有妻小家室?
孑然一身离去,
我恨我
不能倒挽长河。

躲过童年的战火,
少年的饥馑,
还有漫天殷红的血幕。
却在这歌舞升平的祝颂声中,
被大雪阖上残年。

纵使头颅垂下,
眉梢仍挂满洁白。
忽然想要依偎什么?
你要望着大地逝去?
祖祖辈辈的基因
难道果真弯曲了
一道道脊梁?
诀别时,
仍不忘面朝黄土,
背向蓝天。

而黄土与蓝天皆已不在,
金玉包裹的谎言四散飘舞。
点缀了金樽美酒,
万姓膏腴。
诗篇中祖先的骨骸,
今又流传回到路旁。
去往来生路上的大雪啊,
请留一片捎做信物。
告诉那里的人们,
肮脏的尘寰终要扫尽。
我等你传来音讯,
告诉我
海棠再不必蒙尘。

欧阳小戎-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欧阳小戎-打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