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春夏我上初中一年级,暑假过后再开学上初二时,政治课增加了一本‘当前政治形势’小册子,每月出一本,里面的内容要熟读熟记,考试必考,好像要占到政治课的20%比重,政治课也比之前加强了,初一时,期末考试只考史地,不考政治,但从初二期中考试,政治被列为必考科目。从那时起,我的学习成绩每况愈下。到中考时我的成绩只能排到中下了,而我的总分数跟班里第十名差的20分几乎全部来自这门政治,至今夜里做噩梦,还常梦到母亲在家帮我背诵政治课本的情景。

若干年后,曾经政治那么不敏感的我,再回想起那些小册子里面的只言片语:“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我才恍然大悟,那本小册子标志着80年代思想解放时代的终结,也标志着共产党为维护专制政权而重新对青少年思想荼毒的开始。

01年考研,政治是必考,包括‘毛泽东思想概论’‘邓小平理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三大本教材,我通过上辅导班强化培训,和整日味同嚼蜡地苦读,终于过线,得了59分,这对于我这个一贯政治不正确的“差生”而言,无疑是个完美分数。

也许正是因为我的本性中的政治反感和不敏感,才没有被“政治洗脑”毒害太深,但在建立世界观的“芳华”,启蒙之路对于我来说,从未被打开过。

对于被戕害过的大脑,互联网时代开启的祛昧过程是痛苦的,可能有些人会有顿悟,但在我身上,启蒙就像一颗小苗慢慢长成参天大树的过程,大概经历了长达七八年的时间。我周边同龄的人几乎没有,很多出国又“海归”的同学,一开口说话还是一腔子“狼奶”味道,他们心里的那个“小毛泽东”因为留过洋反而更加咄咄逼人,每当和他们因为时事或历史观点而顶撞起来的时候,我心中没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侥幸和悲情,反而满是对党国洗脑机器如此高效的慨叹!

启蒙之路对于我是迟到的礼物,留在体制内工作为体制续命自然不再是我的选项,我辞职,创业并几次回到高校求学,补足专业的同时也为了有机会博闻广记,游学交友,提升自我。2012年,我在几年创业后回到南方一所高校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因为这是我工作后第三次进高校求学,所以自然有了很多年纪很小的研究生小师弟小师妹,记得有个最小的89年12月生的小师妹,每天最喜欢的事情是网购买买买,有一天听到她正与一个师弟讨论如何在网上下载“思想汇报”云云,原来他俩正在上党课,刚刚交了申请书,就要转预备党员了。我当时郑重其事的跟他们说,“入党”这件事,有一天会成为你们的人生“污点”的,他们听到我的说法很是惊愕,从此看我的眼神好像都有了隔膜。师弟妹中,当然也有“同道”,另一个F姓师弟是个民国粉,说起清末民国时代的名人轶事,常常滔滔不绝,由于他的家境还不错,研究生期间就2次去往台湾旅行,回来更是侃侃而谈“百年民国”的所见所感,我常常在与他们聚会或闲聊时,慨叹道:咱们组里只有你一个启蒙的人啊,他听到会心一笑,而在其他年轻的脸庞上反馈的只有麻木的一瞥。

向党靠拢当然是有好处的,小师妹毕业后进入到一所重点高校成为教师,一起上党课的那个师弟也获得了去往新加坡交流访问的机会。党管教育的大旗下,一切资源被高度垄断,这群高学历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自然不会“傻”到不向党靠拢。

都说精神不死,但89年在广场死去的人和89年出生的人好像来自两个世界。和那几个小师弟小师妹分别1年时,还常常想念他们,想看看他们过得怎样,元旦时在微信搜寻他们几人,发现除了那个民国粉师弟,其他两人已将我加到黑名单了。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1月2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