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子

我们的思想,到底是以什么方式运作的?古今往来,无数思想家、哲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搞物理化学的科学家,甚至普通老百姓,为此争论不休。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我们自己,我们每个人自己,只要活着,就一定时时刻刻在行动,在思考,在休息,我们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在指挥命令我们肢体的每一个行动,哪怕是细微的细节,我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大脑是遵循哪些原则来指挥命令的。

既然是原则,那么它的条款就肯定不会太多。把这些条款例举出来,就是我们的本性。我们先放弃争论这些条款是否符合我们所接受的官方教育定论,放弃争论它们的上一级原理又是什么。我们只对人性作一个常识性的归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让我们一起来尝试探讨这些条款。

《二》自私

之所以把自私放在首要位置来说,是因为自私在我们的本性中,占据绝对霸主的地位。如果说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法,那么自私就是我们本性中的根本大性。本性中的其他几个性,例如贪婪、懒惰、利他、兽性、怜悯,都是自私的派生产物。甚至和自私作对而与本性无关的理智(理智实质上就是自私本性受到威胁后妥协的结果)也是自私的派生物。

要承认我们本性中的自私,需要我们自己鼓足巨大的勇气。而这恰好证明了自私的巨大魔力。我们之所以不乐意承认自己自私,是因为这会给自己的处境带来不利,从而对自己的生存带来压力。十八世纪英国伟大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巨著《国富论》,其所有富有真知灼见的杰出论点,都必须植根于人性自私这一基本前提。(实际上后来所有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大师们的学术论文都是立足于这个前提)可是亚当·斯密又担心人性自私说会引起很大一部分人反感,进而消弱作品中论点的说服力。精明的他最后回避了直接承认人性自私,而改用了“假定人性自私”。其实他是不得已多此一举,因为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

人性自私,根源于生命“活下去”的基本需要。从受精卵形成那一刻起,直到生命走进坟墓之前,这个本性伴随我们每个人一生,然后又通过遗传到下一代。它有时躲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有时深嵌在我们的理智中,无时无刻的不存在于我们的灵魂中。

我们每个人的人性自私,决定了我们组成的各个群体的自私。对于不同的群体,表现出的自私层级也不一样。就我们个人来说,直接表现就是个人利益优先。就一个朋友圈来说,自私的最高层级表现就是这个朋友圈的利益优先,就一个国家来说,就是国家利益优先,就整个人类来说,最高层级的自私就是整个人类利益优先。而个人利益,或者群体利益,往往会和之外的其他利益相冲突,甚至发生激烈的斗争。其过程,就是理智产生的过程。理智的产生,必定是我们的自私本性受到了有效威胁。理智的根源仍然是人性自私这一本质的产物。从这个角度看,人性是排斥理智的,除非理智能满足更多的个体需要。

我们的本性是自私的,这本身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就是说,在道德层面上看,它没有好坏优劣之分。人人都一样。而籍自私派生的理智,同样没有感情色彩。人人都自私,人人也受到理智的强有力干扰。公交车司机,遵循交通规则,小心翼翼地开好车,是理智行为;而小偷踩好点,拟定最佳作案时间,计划好逃跑路线,也是他的理智行为。公交车司机失去理智就会发生交通事故;小偷失去理智就会偷窃失败。

我们的本性自私,这听上去似乎让我们觉得难过和恐怖。我们自己,我们身边的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那么我们到底处在一种什么样的世界?我们这个世界还是温馨的吗?我们安全吗?下一节,让我们继续探讨。

三《自私和理智》

前面我们谈到我们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大家都一样,没有例外。这一点,生物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甚至物理学家,都从各自的角度,给出了铁的证明。很遗憾,罗例这些证明,却不是我们本篇的重点。

那么,大家都是自私的,为什么我们的世界并没有乱套,各行各业的人们看上去都井然有序。学生去学校上课,蓝领去工厂上班,明星开演唱会,小贩在地铁过道里摆着地摊,和尚在寺庙里敲木鱼念经,政治家在发表演说……所有这一切都有条不紊,并没有因为我们本性自私带来麻烦和混乱。

我们先来看一个事例。1982年,我国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其中一项核心内容就是分田到户。在湖南南部的一个村庄,除了不懂事的小孩,除了失去号令权利的村长外,所有村民都沸腾起来。大家一听村长带着古怪表情朗读红头文件的声音,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以后大家各种各的地,不再搞集体制了。这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大家的私心。分田到户,实际上就是迎合了人们的自私本性。

那么,在接下来如何分田到户,却出现了混乱。有人建议以家庭正式劳力为单位,划片承包;有人建议以人头为准,肥瘠搭配;甚至还有人建议翻出土改前的契证恢复原来的土地归属。大家各执己见,争论不休。但目的无一不是明确的,就是必须分田到户,满足私心。在集体制度下,大家都不愿意多承担劳动,那样会纵容别人的懒惰;也不愿多出主意,因为好处大家享,失败了却要自己承担。分田到户,无疑是解决大家劳动积极性的最好办法。这一点,包括村长在内,大家都看得很透。所以,即使在土地分配方式上争吵不断,除了几个懒鬼,没有人愿意放弃争吵去维护集体制。

争吵持续了两个月。眼看就要进入开春播种的季节了。村长很着急。乡公社也来了好几拨人催促实行红头文件规定的新的生产方式。村长决定把几种分田的办法做成几个箱子,让大家投票,按照票数最多的办法来实行分田到户。这个办法很快就被大家接受,因为它最公平。菩萨保佑,没有出现票数相同的两个箱子。大部分人支持按人头,以家为单位,肥瘠搭配分配。另外,还留出了十几亩的公田,用来调节未来家庭人口的变动。因为分田方式而产生的混乱和争吵终于平息下来。时隔三年后,同样是这片土地,同样是这些人,劳动力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在生产方式上满足了大家的一定私心,这个村的粮食总产量就超过了原来集体制的一倍,基本决绝了温饱问题。而过去三十年集体制,温饱问题却一直周而复始的困扰大家。虽然也有几户人家因为劳力缺乏和不善独立耕种,依然没能改善生活,但比起过去大家一起饿肚子,情况要好多了。

从上面事例我们可以看到:自私的本性是我们改善处境最可靠、最恒久的力量源泉。但它时时刻刻也会产生利益冲突和混乱,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甚至不值得担心。人们必定会在自私本性催促下,去追求一整套最民主,最公平的办法也就是理智来平衡私心。如果理智缺位,人们会不惜用更大的混乱——直到理智被调和成型并付诸实施。

我们的本性自私,没有例外。正是这样,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总是会设法去控制别人的行为和侵占别人的利益。但又无可避免受到别人同样的对待。我们是高等动物,在所有生命形式中具有不可比拟的认知能力和逻辑推理能力。我们当然不能让这样的混乱持续下去。我们创造了一系列的叫做“理智”的程序来平衡大家的自私,让自私心膨胀在合理范围内,但又绝对不去泯灭它。泯灭它,生命就失去意义了。这样的平衡,这样的理智,存在于方方面面。前面那个村长采用的投票方法就是一种理智。同样,当我们想去侵占别人利益,会设定一个“正当利润”来让你侵占;想去控制别人的行为,会设定一套权利产生机制。还设立了各种惩罚机制来制止人们的私心无节制膨胀。一切法律、道德、宗教、修养、行规、协定,都是用理智去节制私欲膨胀的产物。他们有的限制宽度,有的限制深度;有的从点,有的从面。正是如此,我们本性自私,人人都在圈定的范围内为自己奋斗,可是,我们却并没有乱套。相反,我们还会调整理智,更多、更大范围的满足我们的本性。

了解我们的本性难移,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误导和诱惑。例如,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就有必要签订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不能过分信任口头协议和人品;又例如,我们国家提倡一部分先富于起来的人凭着高尚情操去带动其他贫困的人致富,基本上是不可靠的号召;又比如,仅凭道德底线和党章约束官员不要滥用职权满足私利,也是一种海市蜃楼般的美好愿望。

总的来说,理智,实际上就是平衡大家的自私本性的。理智,一部分依靠我们的自觉,而更多的,则要依靠强制力,也就是强权力。下一节,我们来说说自私和权利的关系。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1月2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