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所有的暧昧从子爵号开始

Share on Google+

围城2 子爵号上方鸿渐不露色声色的穿梭在仪态万方的苏小姐和热情似火的鲍小姐之间。当年国军剿匪时,共军的口号是肥的拖瘦,廋的拖死,今天保持一脸尴尬的方鸿渐差点被鲍小姐拖进印度洋。然船已靠岸,鲍小姐化着露水悄然而去。

依然是仪态万方的苏小姐带着布尓乔亚袖珍版唐小姐一天天唐突着看上去风光依然但却内心消瘦的方鸿渐。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年肥男托马斯也被两个女人一步拖瘦三步拖死,时光不错的中国方鸿渐竟早了昆德拉笔下的托马斯整整20年。

一个男人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要么两个女人一起收编要么这个男人落荒而逃,比如显然命该后者的方鸿渐和苏唐两小姐的无终结局。所谓爱情错杀必在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是方鸿渐错杀了唐小姐还是唐小姐错杀了方鸿渐已无关紧要,玻璃爱情总是要碎的,不在这时也在那时。

一个女人暧昧在两个男人之间,要么吓跑一个要么两个都被吓跑,比如运筹在石榴裙间的苏小姐红尘鏖战饱读诗书但却内心空荡的方鸿渐及胸怀大志腹无良谋的天然情敌赵辛楣,结果是,两个男人一夜叛逃。

我相信两个女人若成为情敌,要么终身为敌要么就这么面和心不和的直到终老。两个男人情敌,要么决一死战抱得美人归,要么摒弃前嫌双双落逃化敌为友终成来日铁哥,方鸿渐和赵辛楣显然属于后者。

历经千里涂炭梦走遍曲径石榴道的方鸿渐不知不觉中收获了一个苍天不明大地不白的终极真理,所谓知己红颜添香红袖来早了一夜凋零来晚了花红熟透。于是后来者孙小姐波澜不惊的一笑点到三笑囊括,对一生尴尬的方鸿渐来说,孙小姐既没早来也没晩到,她来的当时。

在方鸿渐之后托马斯之初,在钱钟书和昆德拉之间,在烈焰红尘彻夜糜烂之中,所谓饮食男女皆为低温烘烤,生时可食,熟时也可食,半生不熟时另是别味。

2016-05-31聊发美兰湖

阅读次数:1,43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