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现年八十六岁的香港前枢机主教陈日君冒着严寒,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广场排队,等待教宗方济各举行公开接见仪式。陈日君向记者表示,要将一封信交给教宗,信件将呈现“中国天主教徒处境真的很糟糕”,希望教宗可以知道中国地下教会的心声。教宗向陈日君保证会读这封信。

日前,天主教媒体《亚洲新闻》报道,梵蒂冈有意向北京低头,强迫长期受共产党迫害的、教廷认可的主教让位,而由共产党决定的人选接替。其中,教廷要求汕头庄建坚主教辞职,让位予被教会绝罚(逐出教会)的黄炳章。黄于二零一一年在中共支持下祝圣为主教,教廷一直拒绝承认其任命,并在同年绝罚黄。另外,福建省闽东教区主教郭希锦则在狱中被要求降职,而由非法主教詹思禄担任辅理或助理主教。梵蒂冈代表团表明“希望做点什么以便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然而,此举对于数十年来忠于教廷、持守信仰的中国地下天主教徒来说,是一种无耻的背叛,后果将极为严重。

陈日君在个人社群脸书发发表给“新闻界的各位朋友”长信,表示早在去年十月已收到庄建坚主教的求助,他曾托人亲手把庄的信件送到教廷传信部,并请传信部部长转交一份副本给教宗,“不过我不知道那副本是否到达教宗枱上”。如今,教廷的对华政策每下愈况,他不得不亲赴罗马把庄建坚主教的信面呈教宗,并与教宗会面半小时。教宗表示,自己事前并不知情,已下令要求梵蒂冈高官:“我告诉了他们不要制造另一个敏真谛(Mindszenty)事件!”

敏真谛枢机在共产政权下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担任主教,也是全匈牙利的首席主教,他被共党监禁数年,受尽折磨。一九五六年,“短暂革命成功”的日子,革命者把他从监狱救出。苏联红军出兵匈牙利镇压革命,当时的教廷却顺应匈牙利共产党的压力,命令他敏真谛离开祖国,并立即任命一位共产党欢迎的主教接他的职位。教廷此举招致自由世界的严厉批评。后来,敏真谛到美国驻匈牙利大使馆寻求庇护,在大使馆居住了十五年之久,才得以离开大使馆,转至奥地利。

教宗真的不知情吗?教宗真的从敏真谛事件中吸取了教训吗?善良的陈日君相信教宗,我们却不愿轻信他。若非教宗的许可,教廷怎么可能在对华政策上一错再错?教廷怎么可能瞒着教宗派遣有总主教带头的代表团到中国去向共产党抛媚眼?难道教宗是一个一无所知到傀儡,对教廷的大小事务都一无所知吗?

果然,教廷不能容忍陈日君充当他们绥靖政策的拦路石。教廷发言人罕有地发表一份声明,不点名批评陈日君枢机,指其言论“制造混乱和争议”。教廷发言人指出,教宗与国务院等相关官员在中国事务上有恒常联系,官员忠实详细地向教宗报告了中国教会的情况,对于教会中人提出相反言论,引起混乱和争议感意外及遗憾。教宗的伪善由此暴露无遗。

中共建政以来,中国基督徒遭受了无神论政权长期的、严酷的迫害。尤其是终于梵蒂冈、忠于耶稣基督的地下天主教徒,其殉道史可歌可泣,而且当下还在持续。当他们发现梵蒂冈倒向共产党一遍,与魔鬼签订协议,他们将何其哀伤悲痛!不过,即便梵蒂冈背叛他们,他们也不会背叛“因真理,得自由”的基督信仰之本质。他们离耶稣基督比教宗及教廷的那些高官更近。

对于教廷而言,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宗教市场”。教廷希望探索出一套跟中共打交道的“中国模式”。此次事件,教廷往前大大迈出了一步,当年不愿向康熙皇帝低头的教廷,如今却向习近平低头了。有人说这是越南模式的重演。然而,教廷与越南当局改善关系的越南模式,并未触及天主教世界的完整性及教廷对主教的任命权。在越南的主教任命,均按照《天主教法典》经历详细的咨询及审查,然后由教廷任命。只是教廷在任命越南主教时,会提前数天知会越南政府,给越南政府一点面子而已。而且,越南政府近年来对教廷所有的任命都表示尊重。越南天主教会甚至独立申办已故阮文顺枢机的封圣程序,而阮文顺枢机曾在越南政府管治下被囚十三年。越南政府对封圣的问题,采取“低调”但“开放而宽容”的态度。

假如说越南新任命的主教是由国家敲定,对越南各个相关教区的信众来说,实是不能接受的侮辱。然而,这样的荒唐事就在中国施施然地发生了。

当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崛起之时,当时的教宗向这两名独裁者暗送秋波,先后与法西斯的意大利和纳粹德国签订秘密协议。只要保住梵蒂冈小朝廷歌舞升平,对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大肆迫害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以及犹太人的残暴行径视若无睹。如今,教廷再次犯同样的错误,等于自毁长城。信奉被马克思主义玷污的拉美“解放神学”的、第一个来自拉美的教宗方济各,因为对共产中国的妥协,在天主教两千年的历史上将扮演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

当年,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不屑地说:“教宗,他有几个师的军队?”斯大林万万没有想到,正是波兰裔的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依靠信仰和道德的力量,激起苏联东欧集团内部的人民对共产集权制度的反抗,为共产主义体制敲响了丧钟。若望·保罗二世与美国总统雷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一起并肩作战,成为埋葬苏联的“三驾马车”。

中共政权并不比苏联善良,中共对宗教信仰自由及普遍人权的戕害,尤有过之而无不及。教廷向中共卑躬屈膝,不仅不能改善中国地下天主教徒的艰难处境,反倒给在苦难中的中国信徒以残忍的“第二次伤害”。陈日君看到了中国统治香港之后香港社会的日渐沉沦,包括宗教信仰自由的萎缩;更看到了习近平掌权后的中国,人权状况的急剧恶化,推倒教堂、焚烧十字架、拘押神职人员和信徒,宛如罗马暴君尼禄再世。陈日君虽然难以力挽狂澜、说服偏行己意的教宗和教廷,但他不畏强暴、为正义发声之举,与那些宁愿下狱也不愿屈服的中国信徒一样,必将在天国得到最好的奖赏。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Wednesday,January 31,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