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凝望你受伤的脸孔还来不及给予安慰你已经在弯腰捡起那些碎落满地的玻璃心。
——题记

早晨推开白色的窗帘,阳光明媚得刺进你的眼眸,用它适中的温度温柔地轻吻你的肌肤,幸福的滋味是你还能感觉自己的存在。梳洗完毕,你坐在书桌前望着悉心照料的盆栽不知何故泛黄,彷彿预示着你的心在枯萎。你拉开书桌的抽屉,在摆放整齐的书堆里拿起《亲爱的三毛》,读着别人的不幸让你感恩身边的一切,祈祷别人的平安。书成了你寄托沮丧的地方,撑住了你最后的希望,生活的苦依旧有一种能让人打从心底微笑的力量,把一些些不堪回首浸泡在每一秒的呼吸。

情感里的背叛使你如同生活里的一只困兽,盼着温暖的驯养将你的寂寞喂养。早晨的信仰消失,剩下痛苦的思念。这剪不断的思念令人不断地做梦,想起了今日的、昨日的、明日的……今日的、明日的都是奢望,于是你不停地忆起昨日,在今日的阳光了感受昨日那苍白无力的梦,它急促了今日的呼吸。

握在手心的殇,缠成皱起眉头的忧愁,宛如多情的余韵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是梦——你在白天里走进了他的梦。他是被埋藏在梦的废墟不愿平息的影子,打扰着灵魂安稳的睡眠。无以亲近的那似真非假的陌生,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他还在你的视线里,任由你去疲惫。梦里你不再清醒,像个落魄的鬼魂想要捉住他瞬间的回眸。然而,这是个梦,只能给你过后的惦记。有多少次心中的杂念在梦中成了真实的场景,解放了被社会禁锢的躯体,它不再压抑不再害怕别人瞳孔中的镜头,空虚在喘息过后瀰漫着一点一点的温度。内心的欲望令人无从抗拒,他也走入你的梦,你的陶醉顷刻惊慌失措。罪恶开始肆无忌惮的蔓延……

你在梦里奋不顾身的往前奔,一心想要跑向终点牵起他的手。然而心中的亮光在你几乎耗尽了所有力气的时候,慢慢熄灭,奄奄一息。在黑暗的世界里,你看见了一些人。他们伤痕累累,面容沮丧,眼神空洞。他们没有发现你的存在,只是不停在你身边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你想开口,喉咙却不知为何物所堵住,于是只好把口水吞了吞,吞进了肚子。害怕和恐惧开始侵袭,那些人,不就是你常照镜子时的那个倒影吗?但此刻的你无法再做多余的想象,唯一能做的只有在这里寻找出口。黑暗覆盖了一切希望,前方将会是个很遥远很遥远的迷途。无法呐喊的情绪一瞬间窜进脑袋,你终于明白何谓崩溃。于是,你随手捉住了另一只手,冰冷的手。他狠狠的甩开你温暖的手,那力度差点把你给推到。你卑微的恳求他带领你走出着黑暗的迷宫,而他却迅速的逃跑了。这是个冷漠的世界,在黑暗的世界里头,你只是个陌生人。

梦不同于现实,现实无边无际,广阔无比,总给人太多的措手不及。梦里,却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框,又或是圆形三角形八角形……梦,有框。你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形式去做梦,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只是你猜不透。你捏出了一个心形的梦,在心形外的不远处,你似乎看见自己的倒影在爱的阡陌里哭了几百回……风卷走了沉默,落花静悄悄在空中漂泊,遗留在通往阡陌的小道。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