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三月至今的西藏事件,许多学校的藏人学生,包括研究生、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也发出了抗议之声。藏人学生的抗议,不只仅限于本地,而且扩展到中国数个城市的民族院校。3月16日,在甘肃省会兰州西北民族大学,数百名藏人学生举着写有“藏人休戚与共”等标语,在校园游行并在操场静坐通宵,率先揭开藏人大学生有理性地与底层民众相呼应的序幕。3月17日,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上百名藏人学生在校园燃烛静坐,使声援藏人的抗议之火首度延烧到中国首都北京。

除了具有如此规模的抗议,在一些院校还有零星的、个人的抗议。

这些全然是自发的、和平的学生抗议,在藏地和汉地所遭受的对待有所不同。在藏地,如拉萨有西藏大学的大学生以及几所中学的中学生当即被捕,安多有阿坝县藏族中学的学生被枪杀,红原县藏族中学的学生受枪伤,安多和康的一些由藏人投资创办的私立学校被关闭,等等。在汉地,由于外界的关注,当时虽被军警严防而未遭军警镇压,但随后的日子里,均在不为外界所知的情况下,遭到了程度不同的惩罚。“秋后算账”,一向是当局擅长的整人之术,同时也为的是杀一儆百,所制造的莫大恐惧,以及学生本身的弱势地位,使得被惩罚的学生毫无维护自身权利的能力,其危难处境至今鲜为人知。一些传递出来的消息有:

1、08年4月,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要求参加燃烛静坐的所有藏人学生上交检讨书,有少数学生鉴于压力上交了检讨书。

2、08年4-5月间,兰州西北民族大学要求参加游行和静坐的所有藏人学生上交检讨书。藏学院的两名藏人学生因此被取消研究生的复试资格,一个是来自甘南州的嘎图才让,一个是来自阿坝州的卓玛。

3、08年4月,成都西南民族大学在研究生考试复试中,有关于这一事件的调查。

最近继续获悉的消息,包括兰州西北民族大学有几个藏人学生被警方传唤,原因是在藏文民间刊物《夏东日》上,撰写文章评述08年3月以来的西藏事件;北京中央民族大学一位读大三的藏人女大学生,因参与燃烛静坐被视为“污点”,她在拉萨某单位工作的父母被警方调查;在西宁市学习英文的金巴加措突然失踪。

还有一桩令人扼腕的悲剧,发生在西藏民族学院的一位年轻的女大学生身上。她是拉萨人,07年考入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的西藏民族学院。去年3月间,为表达抗议,她与两位女同学焚烧了哈达和床单。去年年底,这位读大二的女大学生被校方开除。因不堪打击,她精神失常,随后被遣送回拉萨。

她的父亲在自治区电影公司担任藏文翻译的工作,名为阿隆。她的母亲曾是电影公司的临时工,后来没有工作,名为次兰泽,是拉萨贵族归桑孜家族的后人。她还有一个姐姐。全家依靠父亲的薪水生活。

精神失常的女孩子在拉萨期间,病情并未好转。布满拉萨全城的全副武装的军警,愈发刺激她的情绪,只要看见军警就会不管不顾地唾骂。心急如焚的父亲曾把她送回堆龙德庆县的乡下老家静养一两个月,但不见效。于是,今年藏历新年过后,这位父亲带着女儿到成都的精神病医院治疗,因不适应内地气候,他患上感冒,加之内心痛苦,诱发哮喘旧病,竟不得而知,于十多日前突然病故。

她的母亲悲痛欲绝。女儿年纪轻轻,求学异乡,就这么突然疯了;丈夫人到中年,好端端活着离开拉萨,才数日间就这么化为一捧骨灰,被送回拉萨,这是任谁也难以接受的人间悲剧啊!

仅仅因为一次小小的抗议,女大学生就被校方开除,结果不但令她精神失常,还致使她家破人亡,理应由西藏民族学院方面来承担制造这一悲剧的责任!目前,这个藏人女孩还在成都的精神病医院治疗,尚不得知深为挚爱的父亲已经亡故,今生今世,自己再也见不到父亲的事实。而她的母亲,来不及为丈夫举办传统上七七四十九天的丧事,就不得不怀着巨大的悲痛赶往成都去照料疯了的女儿。而从此失去生活来源的这一家母女,将如何度过未来的日子?拉萨城中,无人不在听闻此事后,不为之落泪叹息。当局“秋后算账”,又添了一笔藏人的血泪账。

2009-4-2,记录于北京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4月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