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血亲复仇的背后(与于建嵘商榷)

Share on Google+

张扣扣新年血亲复仇。大年三十正是万家团圆之时,有一个穷小子忍辱负重,在外苦练本领二十余年,终于在这一天回到故乡,先是为母亲上坟,接着提刀来到杀母恶霸一家,手起刀落,血溅当场,三人已命落黄泉,然后扬长而去。这张扣扣非杀红眼之人,心中自有拿捏,未曾伤害无辜家小,旋即又投案自首也。民间一片欢呼,真英雄也!

民间说书人是一种叙事方法。当庙堂之上失礼,法治尽失,民间自会有民间的判断。我们受的什么教育呢?水浒传的教育。张扣扣与鲁智深,张扣扣与武松,张扣扣与李逵,你总能在这些人物身上找到对应。我们会去批判李逵、鲁智深、武松们滥杀么?他们在屏幕上被当作英雄。我们的教育是造反有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杀地主恶霸,我们会认为那是革命。如今张扣扣给我们的反思是什么呢?张扣扣错在哪里?还有哪些人应该承担责任?

有公知又站出来说怎么能为杀人者赞誉。那些为帝王赞誉的是谁呢?他们不是杀人犯?替天行道,杀掉的人流血漂杵,得了天下,我们称赞这是文治武功。这为母亲血仇我们就认为是破坏王法?有一个理由,冤冤相报何时了。今日张扣扣血刃仇人,明天是不是仇人的子女也要用同样的方式来寻求正义?是的。我们应该走出血亲复仇。血亲复仇还是很野蛮原始的方式。我们为了避免悲剧的重演设身处地地为张扣扣想呢?他还有什么方式来寻求正义?一个十几岁的小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自己面前被打死,而凶手并没按应有的正义被处罚。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一个百善孝为先的文化。我们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杀母之仇难道就能轻易放过?新年正是按习俗,万家团圆,父母子女共享天伦之时。这个时候张扣扣心中又郁积了多少仇恨跟耻辱呢?老实人、弱者受欺,难享人伦;好勇斗狠、杀人者可以享富贵荣华?张扣扣在这样文化成长起来的人该如何选择呢?怂了,认命,屈辱一生,结婚生子,酗酒赌博打老婆。张扣扣选择的是当兵,未婚,复仇……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法律正义缺失,可以选择告御状上访。一个国家社会在法律层面没办法给人正义,民间自有说书人——《水浒传》里有绿林好汉们快意恩仇的正义。法律本不该违背民意。这是法国大革命广场政治的延续。我们的法律本来就应该体现的是公意。民心不可违。这是我们的教育。一切以人民的意志为意志。这就会造成中国法治的一个困境。我们是听民意滔滔,还是按法律条文?按民意,张扣扣会得到同情,甚至民意的赦免;按法律条文,张扣扣即便有他的理由,也不能越过杀人偿命。这种困境的造成应该怪谁呢?我们又怎么看党与法律的关系呢?党超越法律还是在法律之下?共产党代表人民在法律之上,那么共产党就可以听取民意赦免张扣扣。

有些两头吃的公知只知道要民间理性,可他们并不去反思张扣扣血亲复仇背后带来的困境。还有多少人应该认错认罪为这社会的失序承担责任?从激情上讲,我看到张扣扣的血亲复仇,内心有快意。从理性来讲,这样的血亲复仇不应该被提倡。“水浒”的世界毕竟不是文明的方向。他们听得懂理性的声音吗?枪杆子里出政权。他们或许只能听得懂刀剑和刀剑的声音。

张扣扣带来的困境,应该让为政者反思——什么才是真正的依法治国,如何处理党与法的关系。如果党可以超越法律,人民也可以。如果党和人民以及法律是一致的,那么就不会有民意为杀人者赞誉了。天下有罪,罪在朕宫。一个社会出现问题首先应该反思罪责的是执政者,是社会上有话语权的公知学者们!让民间理性,我们的文化教育却是《水浒传》《三国演义》“造反有理”,“一切向钱看”以及一些宫廷剧。我们身边到处都是公民权利被侵犯,求告无门,正义得不到伸张的人。这如何让人回归理性,相信法律呢?世人只叹自己懦弱失去了血性,不能作杨佳张扣扣等人,苟且忍辱而已。民间对血亲复仇的赞誉,如果当政者、公知学者们不能看到背后这些深层的心理,一味指责民间不理性,只能说其良心何在哉?

法律正义的缺失,我们暂且这样认为。全面依法治国,不是一句口号,更应该通过张扣扣事件让我们警醒反思如何处理法律与党和人民的关系。我们不能再堕入“水浒”的丛林世界了。如果法律的正义没了,当然自然的正义也是正义,总比屈辱着一生为奴为牲口要好。如果我们的眼光能再远一点,我们或许能看见在法律的正义和自然的正义之外还有上帝的正义。

无神论不相信头上三尺之天有神明,那上帝的正义也就无从谈起了。这也是我们的历史走不出朝代周期循环的原因了。我们只能在法律的正义与自然的正义里选择。这就造成了每个朝代后期在社会公平正义失去后,人民寻求自然正义,然后揭竿而起。我相信还有上帝。祂是最后的审判官。“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我们可以忍耐今生,看那些所谓的恶人享富贵享长寿,可他们终究逃不过地狱的永死永刑。

如果没有超越的正义,没有神,那么法律给不了正义,我们就走入“水浒”的丛林里快意恩仇吧。张扣扣以后还会有谁去不断重复说书呢?愿人们能看见耶稣基督,祂已经在十字架上废除了冤仇。在耶稣基督里我们不必再冤冤相报了。

2018年2月21日 于长沙

于建嵘:对为复仇杀人喝彩的忧虑

张裕:过度报复不能算正义

阅读次数:2,1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