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过度报复不能算正义

Share on Google+

——与尾生商榷

1

没有法治,诉诸“原始正义”私自报复,当然可认为自有道理。不过,要问“张扣扣错在哪里?”真有任何正义感者,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那就是他的过度报复,已不能算任何“正义”了。

对于“原始正义”,古今中外都有个基本标准——“公平报复”,西方的说法也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杀人(者)偿命”或“一命抵一命”,否则就只是报复而无正义可言了。因此,对张扣扣杀三命抵一命——多杀人家父兄两人,硬要说成是“未曾伤害无辜家小”,显然有违事实,为明显硬伤。

拿张扣扣与水浒传中的鲁智深等人物相比更扯不上。水浒传中鲁智深是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并非报私仇而多杀无辜。至于武松为其兄被害报私仇而多杀人,也没有报复过度到伤及害人者的父兄亲属,仍在“原始正义”的范围内;他帮施恩打架后遭陷害杀人,后人当然多有批判他滥杀无辜——包括家小甚至使女。鲁迅更批判过“李逵劫法场时,抡起板斧来排头砍去,而所砍的是看客。”

再看于建嵘的相关评论,倒感觉基本都言之成理,至少没有发现任何硬伤。

2

首先是被杀的老大与旧时杀母没有任何联系吧?因此说“未曾伤害无辜家小”为明显事实硬伤。

其次,水浒好汉被歌颂的一向是在其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等“替天行道”方面,至少也是报知遇之恩而为他人出头的义气,并非只为自己报私仇,因此两种行为及其过当,自古都有高下之分,不可同日而语。

何况,无论何种过当都应否定,于建嵘文的否定就此没有任何问题,反倒是“我们会去批判李逵、鲁智深、武松们滥杀么?”的类比反问有点怪怪的,因为根据现代正义观的批判这类滥杀早已是文明潮流,不但势所必然,而且理所当然,不应存在疑问吧?

尾生:血亲复仇的背后(与于建嵘商榷)

(注:标题和分段为编者所拟)

阅读次数:2,12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