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西方国家政府与媒体,近期纷纷发表警惕“中国霸权扩张”、美欧正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正面临失败等言论,大有组成21世纪“新八国联军”,联合对抗中国之势。日前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外交部长嘉布瑞尔抨击中国“一带一路”不利于民主自由;接着又传,美国、澳洲、日本、印度四国正研拟“一带一路”的“替代方案”,以抗衡中国不断扩大的国际影响力。

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战略忧虑日益加深,难以否认,即使中国不认为自己搞扩张主义,但客观上,不利中国的国际气氛正在形成。主要源于以下因素:

一、2013年以来,由习近平力主的“一带一路”倡议,被认为是中国企图借助60多个国家建设全球运输和贸易联通网络,提升其国际舞台影响力,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帝国主义”。西方指责,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对外频频高调展示咄咄逼人的民族主义姿态,甚至反覆表示,国际规则方面,中国有权喜欢的就遵守,不喜欢的就无视。中国还公开蔑视和敌视民主、法治、自由等西方国家赖以立国的价值观。这使西方对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越来越提防和疑虑。

二、中国的“锐实力”(sharp power)日益成欧美政府、学者和媒体关注焦点。西方国家深深感受中国锐实力正在世界各地慢慢改变欧美传统的影响力。中国利用拨款和投资等手段,影响其他国家,透过利诱以影响外国政府和民意。中国使用逐渐摸索出来、且“暂时”适合自己的武器,让欧美国家感到经贸和外交等利益受损,并丧失主导权。

三、中国各种强势作为,譬如国力和军力快速提升,给欧美国家及盟友带来战略焦虑感,如芒刺在背。譬如:中国在南海建岛并搞军事化,在东北亚对南韩制裁、对日本压制,在经济、外交和军事上对台湾挤压与威胁,以及与印度的地缘冲突等;中国对西方国家进行经济与文化渗透(如孔子学院),将经贸与政治挂钩,干预外国政治,损害西方知识财产权。中国也在海外执法,在欧美国家校园和华侨社团组织监控、收集情报和威胁反对者等。

鉴于中国强势崛起和对专制模式的坚持,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检讨长期以来对中国的政策。有专家认为,美国过去25年的对华策略失败,美国正在输掉与中国的战略竞争。邓小平访美、冷战结束后,美国对中国采取“既接触又平衡”策略,目的是保持稳定的同时,等待透过与中国的接触来“驯服”,并逐渐改造中国,使其成为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一部分,最终实现政治民主化。

但中国并没有按美国希望的道路向前发展,不但没有走向民主化,而是变得更压制,军事和外交上更民族主义化、更强势,甚至咄咄逼人。中国目前正寻求一个范围广泛、全政府的策略,目的是要取代美国在东亚乃至全球的主导地位。为此,美国及其盟友开始寻求反制策略,如美日澳印开始恢复四国安全对话,以及寻求一个可替代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建设投资计划等。

看来,面对经贸、地缘和价值等冲突,中国专制崛起的发展模式,正面临是否有能力继续坚持下去的挑战。有无化解和分化欧美对中国的遏制和抵抗,是决定“北京模式”今后能否长此维持下去的关键。

而对欧美来说,要实现有效遏制中国强势扩张影响力,得看它们是否有能力抗拒中国市场的诱惑,甚或放弃中国市场,且能团结一致对付中国。在这一点上,欧美及其盟友间的关系并非那么乐观。川普总统在经贸和外交等方面的政策,如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外交孤立主义等理念,对美国的软实力发挥发生严重阻碍作用。

欧洲的分裂和东西两部分意识形态差异,也让欧盟国家难以完全形成一致对抗中国的集体。而印度的民族主义和国家自尊,也让美日澳印同盟的牢固性和效力,都成为问题。

欧美“新八国联军”不是指武力侵犯中国,而是防范和抵制中国,关键要看西方国家在中国能否继续赚到钱。历史上,强权对他国动武均与经贸失衡直接关联。即如果生意做不成,跟着来的就是战争。这种现象是否出现,还得看中国日后如何出招和接盘,以及北京是否能改变咄咄逼人、自阉自闭和广泛树敌的败笔。

世界日报社论
2018年02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