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乌:记念刘少明大哥

Share on Google+

刘少明大哥是工运领袖,但认识他时,我压根也没想到过。初识少明大哥,是在2014年去建三江的火车上。当时应陈剑雄邀请,我与黄敏鹏同行,准备去建三江,声援被暴打和拘留的律师、公民。在火车上,遇到了谢文飞、刘少明。

谢文飞穿飞雄衫,能言善辩。在火车上,谢黄不间断向民众启蒙,聒噪得人耳朵疼,我开玩笑称他们是牧师。少明大哥热情爽朗,使人如沐春风。他说起自己的故事:8岁写反动标语,曾和刘萍一个工厂等。我对他无端信任,一见如故,相处融洽。

第二次见面,是在吴魁明律师办公室。当时,杨崇被刑拘,我去找吴律。吴律忙完后,联系陈进学律师。在等待期间,见少明大哥也在,他自我介绍是维权义工,晚上在这儿打地铺。这让我明白了,这条路的艰难。

第三次见面,是2014年912郭飞雄案开庭,围观被抓后。那天我和杨崇,被送到天河民警训练基地,分开关押。中午吃饭前,所有被抓的人,在大厅做笔录。俺正和国宝斗智斗勇,刘少明大哥端着盒饭路过,以明星的姿态向俺打招呼:“哎乌你好!”国宝说:咦,你不是说谁也不认识吗? 俺回答:可能是马路上见过,俺们不熟。

下班前放人,大家都走了,最后只剩下少明大哥、我、郭春平、陈云飞时。老刘比较担心,因他和郭春平才拉过横幅,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拘留,不愿意被拘留。

第四次见面,是新生鞋厂工人罢工期间。一天,网友晃晃和我约好,去现场采访工人。中午联系老刘后去了鞋厂,晃晃和老刘接到我后,先去吃饭。原来,工人害怕,不愿接受现场采访。为保护记者和工人,老刘安排了采访律师。做完采访后,晃晃背着几十公斤器材,离开了广州,老刘则继续,艰苦的工运抗争。

第五次见面,是一次同城聚餐。其他人状态都不错,只有少明大哥瘦了,吴魁明律师成了烟鬼。饭局结束,他俩先走。我看到他们背影,刘哥一条裤腿长,一条裤腿短。原本高大的背影,明显看得出疲惫、风尘仆仆。那一刻,我有点难过。后来看到网上照片,他明显老了,都成了三角眼。刘少明大哥,在吴律办公室打地铺,打了很久。为不连累妻子,他尽了许多努力,但仍有许多愧疚。

朴实谦逊的刘少明,却是充满激情的社运份子。他曾因参与89学运声援,入狱一年,并被开除公职。近年再次投身社运,参与过的维权活动,有新余三君子开庭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声援、912郭飞雄案开庭声援等,每次都坚持到最后。因举牌声援64,在2014年5月29日,刘少明被带走,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

2015年,刘少明曾参与广州大学城环卫工、新生鞋厂、联盛、广州西铁城等,十几起工运维权事件,并组建〃工维义工〃团队。这一切,使他当之无愧的成为了, 49后中国工运维权领袖。2015年7月14日,刘少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并剥夺律师会见权5个多月。2016年4月15日9时,刘少明煽颠案开庭,地点是广州中级院第十三法庭,他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半。

据刘少明的朋友回忆,老刘被警察录笔录不下百次,抓进派出所也不下50次,关入拘押场所也有20多次,但他总是说自己很幸运。2017年1月,律师会见时,刘少明特别嘱咐律师,要转告朋友们,他在看守所安好,不要担心他。并祝大家新年快乐! 知道小孙子健康活泼后,刘少明很开心。老刘希望老婆保重身体,儿子做好自己的事。

今年的7月9日,将是老刘的60岁生日,离他出狱,还有两年半。愿神护佑老刘,让他健健康康出狱,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享受天伦之乐。愿少明大哥出狱时,中国已无良心犯,人民在民主制度下,过着幸福生活。

哎乌 2018年2月20日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8年2月20日

阅读次数:4,1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