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小时前,外出晚餐。
北京热焰漫卷,入夜稍息。
临街有人在烤羊肉串和馒头。
是一维吾尔男子。
本不想吃肉,但因见他,过去要了三串。

搭话。聊天。问他老家何处,他说是喀什。
就说我去过喀什,还去过阿克苏,南疆的好多地方。
他看我一眼说,是吗?去过我的家乡那么多地方,怎么样?

他消瘦,腼腆,二十多岁的样子,留着一圈整齐的、不长的络腮胡。

你的家乡很美丽,非常美丽的地方。
他微笑了。那你的家哪里?
我的家拉萨,知道吧?拉萨。
知道拉萨。你汉民?
不,我藏人,西藏人。
西藏人?哦,哦,你们也有阿訇一样的人。
是啊,是喇嘛。
对,你们有达赖。他很好。我知道。
是啊,你们有热比娅。我知道。

烤羊肉串的烟雾飘散着。

你辣椒要么?孜然要么?
要的。你撒吧。你来这里多久了?
六月出来的。八月要回去了。
为什么这么快就回去?
这他们的地方。他们不喜欢我们。呆不住。
那就回家吧,自己的家乡总是好。
是啊,家乡好,什么都有,所以他们都来了。
你在家乡做什么?
卖哈密瓜,收棉花。
在这里挣得到钱吗?
天天很辛苦,一个月最多最多一千多。
可是你们那里有很多好东西。
是啊,我们新疆,你们西藏,好东西多,95%都被拿走了,5%也他们的。

抬头看,夜空上散落着北斗七星。北京的夜空也有星星了。

我想问近日在韶关的那件事,踌躇问,他先说话了。
去年你们西藏出事了嘛。
是啊,新疆也是。
在我们喀什。三十个武警死了。
那维吾尔人呢?
三个人死了。
他说的是去年8月,在喀什袭击武警那件事,官方说的死的人没那么多。
很多人被抓了,去年一年在家里了,哪里都不准去。
很多人被抓了。我重复道。
是啊,很多人被抓了,你们西藏人,我们维吾尔人。
我有朋友被抓了。
我也有朋友被抓了,七年,要在监狱里。

我终于还是问了,觉得不忍,但还是问了。
前几天,广东那边维吾尔人被打的事情,知道了吧?
知道。那不是打。是杀。
死了人。
是。
死了多少人?他们说死了两个人。
呵呵,两个人!……死了很多人,我们维吾尔人。
……那,那。我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们的达赖,出去十多年了……
不,是五十年。
哦,有五十年了呀。
是啊。
你们有五十年了,我们有六十年了,没有关系,我们还有很多人。
你说的是,有很多人?
是,我们还活着,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

夜色下,烤羊肉串的他,神情淡定,淡定得让我意外。
拿着稍微烤糊了的羊肉串,跟他告别:保重,保重!

2009-7-3,北京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7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