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包围色须寺的幽灵1

那些包围色须寺的幽灵2

那些包围色须寺的幽灵3

有许多事情,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有许多真相,是没有多少人清楚的。我想说的是2008年,却喀松(多卫康三区)的2008年。

比如那几张照片,一看见就被震慑住。第一张照片上,雪山环抱的寺院寂静、清冷,弥漫着与世隔绝的美,但视线落到下面,出现了蓝色塑料布遮盖的一排简易房,像是临时搭就,很不协调;一顶白色帐篷跟前,站着两个形影莫辨的人,我猜得出他们是谁,不是工作组的干部就是公安局的便衣。雪居然还下着;佛殿的金顶上积满了白雪,密密麻麻的窗户紧闭着,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依稀可见一个绛红色的身影,显然无助的身影。

接下来的两张照片,露出了可怕的真相,几十个黑乎乎的身影如鬼影幢幢,闯进来了。放大,放大,把图像不断放大,那竟然是一群士兵,如幽灵一般,正由右向左,与绛红色的转经筒平行,横穿而过。细细地辨认,士兵们穿着雨衣?持着枪?而拿的盾牌,泛着清冷的光,分明很清晰。大概数一数,头一张照片上约有五十多人,前倾着,微微低首着,但有两人转过了脸,似乎盯着拍摄者的方向,这无疑很恐怖,更恐怖的是两人面目模糊,活像魔鬼。斑驳的雪地里,只有三个黑狗安静地匍匐着,两个狗漠然地看着跟前走过的士兵,一个狗却像是颇有深意地看着拍摄者。而另一张照片就更是触目惊心了。从巨大的佛塔前穿过的士兵似乎更多了,领头的,似乎还举着一面红旗。不不,那猩红色的红旗,是插在帐篷上的吗?总之,那如鲜血一样的红,在白雪中,很醒目,很刺目。

那么,这是哪座寺院?——位于安多?卫藏?还是康?这是什么时间?哪一天,或者哪些日子,在这里,发生过什么?

邮件往返,因为照片是一位不能透露名字的藏人发给我的。于是知道,那几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是2008年5月30日;拍摄地点是藏东康地扎溪卡的色须贡巴,用汉语来说,是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的色须寺。时为夏季,但这里海拔高至四千米,四季都飞雪。

拍摄者是一位西方旅游者,一年后才肯披露那几张照片,才肯吐露那无法抹试的秘密。原来他是偶然辗转至此,恰遇那些持枪的士兵充满杀气,可能刚从汉地派来,有的士兵甚至带着氧气。惊悸的他隐身附近,暗藏两日,早晚都可以看到那些士兵凶神恶煞一般在寺院跟前走动。而寺院的僧人,或者闭门不出,偶尔从窗户探望,不得已出门之时,惟有垂首含愤而过;幸好下雪了,可以掩饰难以抑制的心迹。拍摄者不会藏语,只能手势,无法了解到更多的细节,但从递来的眼色里,可以察觉到如同给他端来的酥油茶,差些溢出,是因为禁不住微微颤抖。当他在天色未明时心怀惧意匆匆离去,留在雪地上的脚印让他内疚至今,不会令哪位僧人被牵累吧?

而色须寺,据百度百科词条介绍:“位于石渠县城约10公里处,创建于1760年,现有15名活佛 ,5名堪布,20多位格西及800多名僧侣。……是甘孜州最大的寺庙群,由一百多个寺庙组成。该寺珍藏数以万计的佛像、佛经,其中被称为藏区第二大佛的弥勒佛雕像(高约19米),及两层楼高的铜制镀金舍利塔,古印度名寺佛杖等最为珍贵……”。搜索其他信息获悉,这尊全藏第二大嘉瓦强巴塑像,原为紫铜镏金,毁于文革。

一个曾经去过那里的汉地游客,在网上这样写:“连接寺庙和小土镇的,是一座石桥。桥身上涂满了黄色的六字真言。色须寺是一个戒律森严的格鲁派寺庙,土镇上几乎见不到几个闲逛的喇嘛,据说,他们的规矩是,没有特别事务,不得踏过此桥。石桥的那一端,便不是寺庙了。另一个规定是,作为喇嘛,当你听不见庙里钟鼓的声音,说明你已经走得太远,该回来了。他们上午8点到11点是学习时间,下午则是2点到5点,晚上是7、8点开始,10点左右结束。因为经常停电,小卖部里蜡烛的生意很好……”

我也曾路过那里,是2001年8月,没有飞雪,有的是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旋即落雨。正在修佛殿,刚建两层。而旁边一幢崭新的三层房子,铝合金窗户,看上去怎么像政府办公大楼?走近端详,却被探望的僧人叫上去,于是见到了赤巴(寺院法台)仁波切,乃色须寺地位最高的僧人,三十来岁,文质彬彬,汉语流利。他的跟前是精美的藏式茶几环绕客厅,摆着水果、糖果、百事可乐和用糌粑、奶渣、酥油做的藏式糕点,似乎专门用来接待宾客。因为要赶路,未能多留,只是与仁波切合了影。

至于2008年,听说色须寺的一位叫图登年扎的仁波切被软禁了,原因是他说了有人不爱听的话。那么他是谁?我特意询问曾在色须寺拍过纪录片的友人,已在异国安居的她搜寻着记忆中的片断,只记得色须寺周围的乡村非常贫穷,当赤巴仁波切在大雪纷飞的日子,给年迈的牧人送去粮食、衣物和钱,他们双手合十,泪流满面。说是赤巴仁波切的法名是图登•确吉坚赞,故而其余朱古(仁波切)的法名都以图登开头。不过,她也不知图登年扎乃何人。

有许多事情,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有许多真相,是没有多少人清楚的。从康地传来的消息称,在一些比较边远的地方,如色达县和石渠县的牧区草原,有过类似于战争中的屠杀,而这发生在2008年的春夏之交。裹着羊皮袄、披散着长发的牧民们骑着马,喊着“嘎嗨嗨”【1】,举事了。他们把乡政府的五星红旗取下来,换上了雪山狮子旗,结果来了比牧民更多的金珠玛米,都举着枪瞄准着,把雪山狮子旗给取下来,扔在地上,践踏。牧民们冲上去阻拦,当场就被子弹给撂倒了。

于是牧民们也反击了,武器居然是“乌多”,用牛羊毛编织的一种掷石器。藏地草原上的牧人都擅长用“乌多”来驱赶牛羊,可日子过到了不能放牛牧羊的地步,牧人们也会用“乌多”作为抗御敌人的武器。“乌多”一甩,裹在里面的石头会很准确地打中敌人,让敌人痛得乱叫。其情景如同电视新闻或纪录片里,巴勒斯坦的大人孩子,冒着以色列军人发射的密集而呼啸的子弹,把石头裹在绳索里,接二连三地掷过去。

有没有被“乌多”打死的人?我没有听说过。可是,用“乌多”来对付使用现代武器的军人,可想而知会带来多么大的牺牲。但因没有影像,没有文字,过往交通长期设卡,外界无法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在一些寺院的墙上,个别遇难者生前的照片,很有可能是毕生唯一一张照片,会醒目地张贴着,并用藏文明示恰是因为英勇地反抗,遭到了屠杀。是的,其中甚至有尚未成年的孩子,过早地踏上了轮回之路。而这样的照片,所需要的只是祈祷。

也因此,那几张照片弥足珍贵。感谢不具名的拍摄者,但愿我的描述,让你瞥见了那雪白血红的,秘密。

注:
【1】“嘎嗨嗨”:是一种纯藏式的呼啸,去年西藏事件时,被中国媒体形容为“狼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8月1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