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1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没有党内职务的王歧山到底应该算老几?》已经介绍了自王歧山十九大上从党内祼退后却又意外“当选”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代表之后,不但中共官方的央媒——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央电视台和广播电台,以及光明日报等均保持沉默,地方党媒体也全都装聋做哑,或者说均没有把事实上已经在十九大上宣布退休的王歧山居然“当选”了新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当成一则新闻来报道——就象没有把李克强在广西“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当成一则新闻报道一样。

因为有太多的负面新闻发生时,中共文宣主管部门都会立刻发出“不得报道”的指令,所以有内地媒体人揶揄说:不准把王歧山意外当选新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当成“号外”新闻特别突出也就罢了,甚至连网友的所有含有王歧山三个字的跟贴、评论也都必须“立刻删除——那怕是真心祝贺王歧山下岗之后再就业的评论和跟帖内容也不准出现,好象王歧山当选人大代表成了负面新闻了。

很显然,中共当局比外部世纪的媒体人们更明白,无论中共党内党外,还是中国大陆的境内境外,无人不会奇怪习近平让王歧山先在党内退休而后再接受政府反聘的安排到底是基于哪方面的考虑和顾虑?

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后,胡平先生曾为文《王岐山“裸退”说明了什么?——“七上八下”原来已经成为明文规定》。文中说:本来我也以为,关于政治局常委的“七上八下”只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日前读到一位网友的文章,才知道中共在2014年有一个关于党政领导干部退休年龄的最新规定。网上一查,果然。

既然“七上八下”不再是不成文的规则,也不仅仅是惯例,已经成为明文规定。那么,现年69岁的王岐山和现年70岁的孟建柱在十九大退休就是确定的。

十九大前,人们对王岐山在十九大会不会留任常委有争议。那些认为王岐山有可能留任常委的人那时都不知道有上面提到的最新规定,还以为“七上八下”只是个不成文的软约束。既然有了最新规定,留任常委的可能性就排除了。毕竟,“八下”是道硬杠子,新规定是在习近平主政时通过的,习近平自己带头违反,未免太说不过去。

胡平先生认为:和其他因年龄退休的常委一样,王岐山在退下常委的同时也退下了中委。有人说,王岐山“裸退”,说明他已经失势,面临被调查被清算。这种说法无疑是站不住脚的。既然所有到年龄的常委都“裸退”,因此我们不能单单凭“裸退”这一条就断言他们已经失势。俞正声、张德江、刘云山和张高丽也都“裸退”了,你能说他们也都失势,也都面临被调查被清算吗?

胡平先生还说:在十九大前半年多,海外有郭文贵爆料,在拥护习近平的前提下猛攻王岐山。这种战术叫清君侧。有人说,王岐山的“裸退”,即证明郭文贵爆料成功。如前所说,单单凭王岐山“裸退”,并不能推出郭文贵爆料成功。事实上,我们没有看到有任何事实证明郭文贵的清君侧战术获得成功。道理很简单。清君侧战术如果获得成功,其结果有二,一是权臣落马,二是皇帝权威被削弱。现在王岐山“裸退”了,这究竟是落马的征兆还是正常退休?有些人看不清楚,其实也该看清楚了,只要看看十九大前夕王岐山被特地安排会见李显龙和班农(会见外宾本不是中纪委书记份内之事),以及中央为王的岳父姚依林举行超规格的纪念会就知道,王的地位是很稳固的。习核心是力挺王岐山,并无抛弃之意的。

笔者接着胡平先生的看法分析下去,如今的王歧山成为邓小平时代开始以来所有担任过一届或者两届政治局常委之后从党内祼退之后的“老同志”里唯一一个被“反聘”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仅此就足说明,王歧山不但不没有因为所谓“郭文贵爆料”而失势于习近平,反而是更突显出了习近平对王歧山的格外器重或者说对王歧山的分外恩典。

胡平先生的如上文章刊出后,陆续遭至一些媒体人和评论人的质疑,焦点是“七上八下”到底是“明文规定”还是“潜规则”。笔者无意考证胡平先生文中的例证是否可靠,但应该承认,如果只是“潜规则”,那就意味着可以“灵活掌握”,用中共政权的官场术语就是“原则上掌握”。而如果是党内通过的一纸已经形成纸面文件的规定,那么如果要违反的话,这份文件就已经被废止或者以一则新的文件规定取代。比如中共政权决定北京等地试点成立监察委员会的相关文件里就特别说明把一些与监察委权限有冲突的法律文件内容中止执行。

按照胡平先生当时的思路分析下去,所谓的“七上八下”已经不是潜规则而是硬性的“明文规定”——而且在十九大的人事安排过程中并没有废止或者改正这纸文件的相关内容,那么在此前提下只能给如今的王歧山被“反聘”找出如下两个理由:一,所谓的“七上八上”只是针对党内职务,或者说党内政治局和书记处成员以上级别者的或进或退,不针对(中央一级)“政务”系统的职务——包括人大、政协、政府、两高和国家主席副主席等;二,所谓的“七上八下”只是针对实职而非虚职——诸如名誉职务,荣誉职务等。

确实,自江泽民时代开始事实上实行了中央政治局换届选举时“七上八下”的年龄游戏规定(无论是潜规则还是明文规定),中共政权的政协和人大里的“党外人士”里还曾经有些高龄“当选”者,但从上届全国人大开始,事实上也已经实行了“七上八上”的年龄规定,到今年三月完成任期的全部十二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包括“民主党派领导人”或者“知名党外人士”,最年长者和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已经在十九大上完成党内祼退的刘延东同岁,虽然十二届全国政协里还有个把副主席超出“七上八下”年龄限制者,但也只局限在一个前港首——生于一九三七年的董建华,和一个西藏活佛——生于一九四零年的帕巴拉?格列朗杰。据说下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政协上还会安排这个爱国活佛帕巴拉·格列朗杰继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而董建华则会“荣退”。如此说来,今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上无论会宣布给王歧山一个任何样的职务,之后的中共政权的全部在职中央党政领导人,只有王歧山在年龄上和帕巴拉·格列朗杰活佛是同等待遇。

毫无疑问,无论“七上八下”是潜规则还是“明文规定”,都从未见诸于中共政权的对外公开报道。不过十九届一中闭幕第二天即由新华社播出的《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中特别强调了一句,政治局会议上“大家认为,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也不是‘铁椅子’、‘铁帽子’,符合年龄的也不一定当然继续提名,主要根据人选政治表现、廉洁情况和事业需要,能留能转、能上能下。”。这无疑是证明了确实划定出一个年龄标准。

该“纪实”中还说:“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进退比例比较适当,保持了人员和工作的连续性,积极稳妥地实现了党和国家高层领导的新老交替。一批德才兼备、年富力强的领导干部进入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充分反映了我们党的兴旺发达、后继有人。

“在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酝酿人选和征求意见时,一些党和国家领导同志以党和人民利益为重,以对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高度负责的精神,主动表示退下来,让相对年轻的同志上来,表现出了共产党人的宽阔胸怀和高风亮节。”

这段表述是否意味着王歧山和张德江、俞正声还有刘云山等一样,都属于“主动表示退下来”的一批呢。限于篇幅,下篇文章里再继续分析这个问题。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