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2月25日以英文发布简讯,公布“中共中央建议从宪法中删除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能超过两届的表述”,之后又以中文发布修宪建议全文。“出口转内销”,时间点又选在三中全会前一天,令外界困惑,质疑中共党内斗争非比寻常,习近平有先斩后奏、生米煮成熟饭之意。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习近平可能进退失据,并引发内外危机与动荡。

就在新华社公布消息前一天,北京有内廷官员曾提及即将公布的这个消息,称这是得到习近平认可的建议。据称,对修宪废除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中共高层分为两大阵营。力推此建议的一方认为,19大上,王岐山下台,被动就被动在原有“规则”的约束。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就是为摆脱不必要约束,届时习近平可进退自如,并非第二个任期届满后一定要连任。但这种掩耳盗铃说法,使不少大员感到齿冷。

另相当部分大员认为,当年袁世凯称帝,是他一生事业最大败笔。他们认为,如果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或是出于某些人拥戴习,但实际上会让习近平在党内外丢分。除非习近平放弃或淡化反腐,全力争取官心认可,否则习将来倒楣就会倒在取消任期制问题上。

大员们还指出,形势如此诡异下,习近平批准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如果不是老谋深算,有意试水,就是利令智昏,有点儿老糊涂了”,相信了“假京报”。内廷官员认为,此次修宪将导致凶险万分的危机,巨变或许就在眼前,形势有突变的可能。

中共党内学者指出,如果此建议是出于习近平亲自核准,说明习此前的反腐“完全是为了夺权与固位”,而非真心要清廉治国。学者称习近平恋栈,今后必然要淡化或放弃反腐,以争取多数官员拥戴效忠;“如果继续大张旗鼓反腐,无异是南辕北辙,自掘坟墓”。

学者认为,习近平继续反腐是条死路,但改弦更张、重新执行“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传统政策,也未必能赢得多数官员再次信任。习近平或为此或陷入进退失据的险境。

另有北京圈内消息称,习近平核准取消任期限制的建议,是“之江新军”在“新败”(19大王岐山下台及常委成员安排等不尽人意)后的一次以进为退的“佯攻”,即“虚张声势,以假象鼓舞凝聚己方军心士气”。推举王岐山出任政府高职(国家副主席或监察委主任等),也是为了习近平“新败”之后,鼓舞自己一方军心士气,防止军心涣散的重要举措。

外界认为,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建议,没有遵循先获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批准后,提交全国人大进行修宪的正常程序,而是在北京举行一系列非常规的会议后公布。按传统,中共二中全会是在全国人大会议之前召开,三中全会一般是在当年秋天举行。这说明,有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在党内遇到阻力和抵制。而这次二中全会与三中全会相距只一个月,且赶在两会前召开,创下中共党史首例,非同寻常。通常,中共中央过去都在全会结束时才提出建议。

有分析指出,中共中央在三中全会前抢先公布人大常委会21条修宪提议,显示二中全会在取消国家主席连任限制方面未达成一致,对人事安排也没有完全定板,没达成共识,出现分歧。这表明,习近平的权力受阻。习近平担心会有变数,所以抢先公布中央委员会文件。选择先声夺人,把话说死,不让三中全会再出现变数。

毫无疑问,习近平认可废除任期制,势必遭致党内外强烈反弹。据报导,新华社发布修宪建议,引起“天庭震怒”,高层批示查处,将事件定性为严重政治失误。传有关编辑被撤职,社领导被要求检讨。这表明,朝野上下反弹,已引起高层恐慌,且采措施为自己洗地,开脱责任。

修宪连任,应该是习早已定下、而非一时试水的策划。逻辑上说,废除任期限制,是习必行之事,否则就不合其逻辑了。习反腐不会休止,反腐是一把利剑,必须随身携带。不反腐以收买官心,此事做不成;做成了,习的雄心壮志也就付诸东流。当过知青和红卫兵的红二代,做事不会顾及左右。习想走的是普亭、李光耀加中国式的极权道路。至于这条道路上能走多远,或将得到何种结局,现在难以预料,但风险绝对少不了。

世界日报社论2018年03月0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