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被捕而作

不知为什么,当我从网上得知湖北作家杜导斌先生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拘留后,脑海中闪现出的竟是这样一句话“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我想起,梁漱溟先生50年前曾独自一人在全国政协常委扩大会上就农民问题与乡村问题犯众直谏,指出中共是靠农民和乡村起家的,及至进城后遂将农民置之脑后,使得农民生活在九地之下,造成“九天九地”之差。遭毛“伟人”痛斥,忍受千夫所指,从此被打入“九地”,不复有政治上的发言权。五十年后回头来看,“三农”竟成最大难题。

我想起,马寅初先生40多年前在第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提出关于节制人囗问题的提案(即“新人囗论”)。主张确定我国的人囗政策,宣传节制生育和晚婚的好处,控制人囗增长。结果长期遭受批判围攻,兀自单枪匹马,捍卫良知,坚贞不屈。

我想起,遇罗克先生30多年前以大无畏的精神写出空谷足音的《出身论》,针对“文革”以出身定等级,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实行变相的种姓制度,以阶级斗争为名行压迫人民之实的反人道性质,力陈已见,坚守正义,直至英勇牺牲。

我想起,张志新女士在20多年前生命最后时刻的悲惨遭遇。为了不让她发出声音,行刑者竟割断她的喉管。“她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让所有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韩瀚:《重量》)

我想起了顾准、李九莲、王申酉……以言治罪毁灭了多少志士仁人,给国家民族带来了多么大的灾难。

血的史实告诉我们,没有言论自由,大兴文字狱,剥夺公民权利,造成千夫诺诺,万马齐喑,噤若寒蝉,其必然结果就是黄锺毁弃,瓦釜雷呜,真理被践踏,人才遭迫害,文化被破坏,社会大倒退。

痛定思痛,总希望以言治罪、淘汰菁英的愚昧时代从此一去不复返。谁知在执政党囗囗声声宣称“以法治国”、“与时俱进”的今天,竟还在沿续历史的悲剧。先是北师大的女生刘荻身陷囹圄;继有长春的残疾人个体户罗永忠因在网上发表文章被控“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如今又传来湖北作家杜导斌被捕的消息。

言论自由是明文载入我国宪法的公民权利(《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国政府已签署加入的联合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明文规定:“人人有发表自由之权利;此种权利包括以语言、文字或出版物、艺术或自己选择之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之自由”(《公约》第十九条)。显然,以言治罪是违宪行为,同时也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恶行。对这样的行为如不加以制止,宪法还有什么权威?政府的信义还有什么保障?

说什么“颠覆国家政权”,好大的罪名!在互联网上发表几篇文章就能把国家政权颠覆了?有谁相信?谁能心服?既然是“三个代表”,得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为何还怕几个毛头小伙、网路作家写几篇批评文章?老毛虽专制霸道,都说过:“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查《现代汉语词典》,“颠覆”有两个含义:一是翻倒,如列车颠覆;二是指“采取阴谋手段从内部推翻合法的政府”,此谓之“颠覆活动”。我在网上读过杜导斌与罗永忠、刘荻的文章,显见与这两种含义均搭不上界。他(她)们的言论虽不无过激之处,却充满对人类的爱心和善意,根本不具有使列车颠覆的魔力。他(她)们的文章都是在网上公开署名发表的,行为光明正大,与“阴谋手段”完全无涉,更扯不上“从内部推翻合法政府”。你要抓人就说抓人,要封口就说封口,象相声“帽子工厂”中说的乱给人扣大帽子,徒招人耻笑耳。

杜导斌在《“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的两段话很令我感动!

“自从得悉自由国家人们的生存状态之后,我就产生了一个梦想。我梦想有朝一日我们这个古老国度也能成为人人自由地幸福生活的乐园。在这片国土上,正义的阳光普照,真诚的品德得到应有的敬重,谎言和伪善受到普遍的谴责,不正义将只能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黯然神伤。在这片国土上,每个人都将拥有平等的机会,都将有权利使用自己的知识、发挥自己的特长获取富足生活所需,那些无助的人们也能得到可靠的救助。在这片国土上,每一个人都拥有平等的基本权利和基本自由,每一个人都将享有作为人的尊严,再也没有农村和城市的区别,到处都是适宜于人民居住和生活的家园,人与人除了人格和能力的差别,再也不受等级秩序城乡秩序等等歧视,人民除了接受平等地适用于每一个人的正当行为规则的约束,将再也不受其他任何强制。在这片国土上,国家权力职位将向所有公民平等地开放,由人们按能力高低去公开竟取,国家机器将不再是为所欲为的剥削和压迫人民的冤家对头,而是每一个中国人实现自己梦想的保障机制和援助力量。”

“开设‘百问正义’论坛是我和同人所采取的行动之一。我们给拟制的论坛作出了四个基本定位:一,以促进和平地实现宪政为努力方向。对专制,不主张不谋求从肉体上消灭对方。只向非正义抗争,不以任何特定的人或集团为敌,共产党不是敌人,国安局不是敌人,网路警察不是敌人,富人不是敌人,权贵不是敌人。即使有人与我们为敌,我们也绝不作出报复的敌对的还击。我们抗争的目的在于寻求正义,在于反抗罪恶的观念和势力,却不是要对做出罪恶的人进行惩罚。对做出罪恶的人,即使要施行惩诫,也得交付法律,而不是思想者的职责。”

这样的美好梦想和坦荡胸怀难道不值得赞许吗?这样的善意期望也要被击得粉碎吗?在一个充斥谎言的时代,说真话和指出事情的真相是多么珍贵与稀缺的品质。

杨明远在《闻杜导斌被捕重读“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有感》中写道:

为梦古国成乐园,不堪坐等让邪恶预期正义沭苍生,挺身为唤醒人魂只闻神州欲滴泪,不见荒漠有洪流虽是无力悲时局,不改精卫填海志。我认为明远君的诗文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此时此刻在我的耳边响起了德国新教神父马丁的箴言: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我不能保持沉默,更不能放弃说话的权利。我对有关当局拘留杜导斌、审判罗永忠、羁押刘荻的作为表示严正谴责和抗议!

(本文作者原任共青团中央常务委员、中央直属机关团委书记,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后辞职,成为独立的民间学者。)

新世纪(11/18/2003 6: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