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祖桦:从宪章共识到宪章运动

Share on Google+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

一年前的12月9日,303名中国各界公民联署发布了震憾世界的历史性文件——《零八宪章》。宪章文本充分表达了中国公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共和的坚贞不屈的信念和申张公民各项基本权利的鲜明诉求,从而揭橥了中国人权与民主宪政史上的新篇章。

一年来,宪章在中国公民社会引发的反应空前强烈,参加实名联署的公民超过万人,签署人遍及各个领域与各个方面,从知识分子到工人、农民、市民、维权人士、法律工作者、基督徒、佛教徒、穆斯林、民主党人、共产党员、体制内的官员……,从风华正茂的中学生到耄耋之年的老人家,覆盖面之广泛为多年来所罕见。至于虽未参加签署但表示认同、支持宪章内容的人则更是为数众多,难以计量。中国公民以各种方式在互联网(民间网站、网络社区、博客、QQ群、聊天室)和民间论坛、研讨会、沙龙甚至是公开的课堂上对宪章展开讨论,其热度为多年来所罕见。宪章发布后的第一个月就被超过30万个网站和个人博客所转载和引用。Google搜索“零八宪章”一度达到34万5千条,“08宪章”更高达100多万条。特别令人感到鼓舞的是,宪章的影响正日益向社会公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公民延深,并成为伸张权利,争取自由,要求民主,落实宪章的公民运动的政纲。

官方对待《零八宪章》显得过度恐慌和手足无措,宪章尚未发布就抓捕了刘晓波,传唤了张祖桦并查抄了他的家产。宪章发布后,当局把宪章的签署人一律视为敌对分子,并动用大量警力进行打压,对签署人展开全国性的传唤、讯问、查抄、监控与软禁。刘晓波博士已被关押一年并面临被起诉和判刑的前景。由于害怕宪章的传播,当局不仅严禁平面媒体报道《零八宪章》,而且对互联网进行全面管制,凡是涉及“零八宪章”或“08宪章”的字眼一律在网上过滤掉。同时,在官方媒体如《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瞭望》杂志上,组织了一批御用文人以社论、评论的形式批判《零八宪章》和普世价值。可笑的是,这些文章字里行间明明是在批宪章却无人敢提《零八宪章》;迄今为止只有一位号称“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专家”的原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长钟哲明先生在内部报告中指名道姓地大批特批《零八宪章》,其观点虽荒诞不经,但勇气倒是值得肯定。此一现象足以证明官方御用文人和写作班子的底气是何等的匮乏。

《零八宪章》之所以受到中国公民的普遍认同与欢迎,并非是由于它自我宣示“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也不是由于它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而是因为它喊出了中国公民的心声,表达了中国公民的真实诉求,描绘了实现自由、民主、宪政的蓝图,是质朴无华的中国公民权利宣言。它将如同英国1215年大宪章、美国《五月花号公约》和《独立宣言》、法国《人权宣言》、捷克《七七宪章》一样,在本国民主宪政史上发挥重要作用,产生深远影响。

宪章在国际上同样产生了强烈反响,国际上各大主流媒体都对之做了专题报道。2008年12月19日,捷克共和国前任总统、《七七宪章》的主要发起人瓦克拉夫﹒哈维尔在《华尔街日报》上以《中国的人权捍卫者需要支持》为题专门撰文声援《零八宪章》。文中指出,“中国政府应当汲取《七七宪章》运动的教训:恐吓,开动国家宣传机器,以及镇压不是理性对话的替代品。只有立即无条件地释放刘晓波才能显示北京已经从《七七宪章》的经历中学到了教训。”

今年3月11日,哈维尔亲自将捷克people in need基金的Homo Homini人权奖颁予刘晓波及全体《零八宪章》签署人。颁奖词中写道:“每年,我们(People in Need)都会将Homo Homini奖颁给那些为人权、民主事业和非暴力解决政治冲突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士。08年度的Homo Homini奖颁给刘晓波先生,一位系狱的中国知识分子、政治抗议者、《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之一(其他签署者与刘晓波先生一同获奖)。”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崔卫平教授、徐友渔先生和著名维权律师莫少平先生代表《零八宪章》签署人参加了颁奖会。

今年11月14日,在美国注册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举办的第23届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在美国旧金山孙中山纪念馆隆重举行,“中国零八宪章签名人全体”荣获该奖。中国和解智库大陆召集人、冲突与和解网主笔王光泽先生和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先生代表《零八宪章》一万多名签署人领奖。会后还举行了“零八宪章与维权运动前景展望研讨会”,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著名汉学家林培瑞教授、纽约市立大学夏明教授、《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博士等人在会上做了精彩讲演。

《零八宪章》的历史意义和强大生命力必将会在中国民主转型的过程中逐步展现出来。林培瑞教授在研讨会的发言中指出,“今年是德国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零八宪章》是推倒中国‘柏林墙’最重要的武器,其历史地位可以等同捷克《七七宪章》。《零八宪章》的根源没有国界,这是最根本的国际普世价值。《零八宪章》的语言是借的国际普世价值观点,但其最重要的作用是将来,是指导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重要纲领。”

从起草者和发起者的立意来讲,我们的愿景是:第一、就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和当下的现实及未来的发展目标,提出公民社会的(总体性的)愿景和建议;第二、鲜明地表达中国公民社会对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治、共和、宪政这些普世价值和制度安排的坚定认同与努力追求的基本原则立场;第三、对待专制不能总是停留在道德批判与义愤声讨的水平上,需要提出理性和建设性的改变现状的具体目标和原则主张,供人们在实践中加以参照;第四、对于如何妥善解决社会政治转型中的疑难问题,尽可能降低转型的代价与成本,实现转型正义与社会和解,提出可供参考的思路;第五、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预先为未来的自由民主中国提出立宪原则,指出一个大体的方向和轮廓,供各界有识之士深入思考和讨论,以期早日达成共识,形成预案;宪章虽然不是宪法,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宪章中阐释的宪政、民主、共和、法治、保障人权和联邦制的原则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制宪原则与立法原则;第六、在宪章共识的基础上逐步集结社会力量,形成持续不懈的公民运动,直至最终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

美国政治学大师享廷顿在《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一书中指出:在世界范围内出现过三次民主化长波。第一波起源于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始于1828年,前后持续了约100年,其成果是30多个国家建立了民主制度。第二波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的占领促使民主制度在西德、意大利、奥地利、日本和韩国建立,之后波及到拉美亚非诸国。这一波大约持续了20年,又有一批国家建立了民主制度。第三波始于1974年的葡萄牙政变,实现了由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变。而后希腊和西班牙也转向了民主。随后波及到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前殖民地拉丁美洲,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拉丁美洲的威权政治一个接一个地垮台,让位给民主。其后涌进亚洲,韩国、菲律宾和台湾开始了向民主的过渡;到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这股民主化浪潮已足够强劲,在前苏联和东欧地区,有数十年历史看似非常坚强的斯大林模式被冲垮,这个地区纷纷转向议会民主;接下来,90年代初,多党民主风潮登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一批国家采纳了多党民主制度模式。甚至在中东伊斯兰国家,一向属于民主的沙漠地区,也受到了民主化潮流的激荡。从90年代后期直到今天,虽然民主化浪潮高峰已过,个别国家还出现了威权政治的回潮,但民主化浪潮仍然保持着它的强劲势头,包括像印度尼西亚这样的伊斯兰教大国、不丹这样的封闭落后的喜马拉雅山中的王国,都走向了民主。前些年,在中亚和东欧,一批已经采纳民主制度的国家相继发生了“顔色革命”,进一步推进了民主。

经过这三波民主化浪潮的扫荡,当代世界政治格局已经根本改观。欧洲、北美洲、拉丁美洲和澳洲都已经是民主的大陆,非洲的权威主义政权成为民主化浪潮中的若干孤岛,在亚洲也有超过一半的国家采行了民主制度,世界上已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建立了民主制度。反观曾经盛行于一时的共产党执政的红色阵营,只剩下可怜的“一大带三小”——中国和朝鲜、越南、古巴还在强撑着,但也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日薄西山,人命危浅。

衷心希望《零八宪章》能够开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不仅能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而且能鼓舞其它仍处在极权政体或威权政体统治下的国家实现民主转型,建立宪政民主政体。网上的一段评论写得很好:“《零八宪章》不只是一份藏在博物馆的历史文件,而是一个行动纲领,是一个凝聚共识的旗帜;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进行时;不是已经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要把宪章建立起来的社会共识转化成源源不断的民主化动力,演变为持续不懈的公民运动,直到把中国建成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纵观历史,物竞天择,大浪淘沙,沧海横流,大江东去,不禁令人想起曹孟德的千古诗篇:“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步出夏门行?观沧海》)

2009年12月9日

首发《零八宪章》月刊第6期

阅读次数:2,3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