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屏心惊

进入手机的
自媒体时代
当年认识的熟人
纷纷奋力刷屏
展示自我
令我觉得陌生
其中就有
学生时代
曾令我有
一瞬心动的女生
看着如今的她
每天在朋友圈里
展示的真我
我不禁暗叫幸亏
幸亏我没有
把一瞬变成一天
把一天变成一月
把一月变成一生
2017/11/16

几年来我常常读他的诗

那个诗人死了
像个伟大的精神世界的烈士一样死了
人们赞美他如同赞美殉教的圣徒
不断把他的诗重新翻出来展示
我每次都像鱼儿吞饵一样忍不住再读一遍
每次读完都忍不住要说一声:写得真差
2017/11/16

……

那些在诗里自怜自艾的家伙
不论男的还是女的
不要以为他(她)们是人生的失败者
不,他(她)们不配成为失败者
他(她)们只是人生的装逼犯
2017/11/18

在清迈的一家有机蔬菜餐厅

女服务员中
腰肢最柔软
屁股最精致
双腿最细长
右腿膝盖不经意地
搭在左腿上
即使背对着我们
也充满了诱惑的
那一位
是个变性人
2017/10/28

国王的遗像

满大街都是寺庙,到处都是佛像
满大街都是老国王的头像,到处都是
佛像在雨中微笑着看着老国王的遗像
遗像上的老国王也微笑着看着雨中的佛像
以至于我在清迈看到每一尊佛像
都会想起老国王那张微笑的脸
每一次看到老国王的遗像
都觉得他的表情跟佛一样
佛和国王,慢慢就变成同一样东西了吧
2017/11/19

听商丘司机张大树口述家族史

1971年
那会儿我家穷
太穷了
没饭吃
我爷爷就把我三岁的小姑卖了
卖的钱养活了我爷爷、我爸、我叔、我大姑
我奶奶跑了
跑到东北找了别的男人

1986年
那会儿我家还穷
太穷了
没饭吃
我刚出生七个月
我爸就把我卖了
卖的钱养活了我爸、我叔、我姑和我哥
我妈自杀了

不卖我也不行
不卖我
我自己也活不了
2017/11/22

读到绿鱼的一首诗

关于北京驱赶
D 端产业从业人口
简称“D 端 人口”
说穿了就是外地来打工的穷人
这件事
我很想
写一首诗
我也是一个住在
北京的诗人
但我能写什么呢?
写大冬天的
拆他们的房子
断他们的电
砸他们的玻璃?
但是这些
都只是我
从报道上看来的
年轻诗人绿鱼
写了一首
很好的诗
他没有写
拆他们的房子
断他们的电
砸他们的玻璃
他只是写了
他和一位
卖蔬菜的妇人
小声地谈话
绿鱼自己
就是他们中的
一员
他在他的
人民中间
2017/12/11

西娃迷上了精油治疗以后

从此见不得
朋友们有任何毛病
挎着装满精油的小药箱
随时准备冲出去
救死扶伤
某日晚上十点
我正在饭局上应酬客户
西娃打开电话
劈头盖脸说:
“你赶快来
我给你治
里所在我这儿呢
她说你颈椎疼
你现在就来”
我只好匆匆买单
顶着凛冽寒风
奔赴西大夫温暖的家
脱光上衣
躺在她家
仿佛专为我这样的病人
准备的小床上
一滴、两滴
精油
滴在身上
有点凉
但很润泽
西娃为我按摩
将精油揉开
渗进体内
然后继续滴
我突然想起
观音菩萨的净瓶
又觉得
从西娃联想到净瓶观音
这事儿也太严重了
但观世音菩萨化身千万
此时有一具附体在
佛教徒西娃身上
也没啥不可以
2017/12/15

开往浦东机场的地铁

所有人都低着头
玩手机
不会是我出现幻觉了吧
何处传来悠扬的笛声?
一男一女
从另一节车厢
缓缓走来
吹笛的男人是个瞎子
女人是个白化病
女人搀扶着男人
两边是永远不会抬头的人
他们缓缓向我走来
像从电影里走来
像踩着一地落叶
从林荫道深处走来
2017/12/18

在上海迪士尼乐园看演出

剧场的等候厅挤满了人
站在我们旁边的
是一位急躁的父亲
在人群中大声嚷了起来
“怎么回事?
怎么还不开始
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等了不等了”
拉着女儿就要往外走
他女儿不肯走
他非要拉女儿走
嘴里还愤怒地嚷着
“没人演啊
没人演我们在这里干嘛?”
父女俩正在拉锯
一个小丑跳上了二楼的廊道
作为正式演出的前奏
开始插科打诨
逗观众开心
这位父亲立刻安静下来
抱起女儿看
一边看一边咧嘴笑
他看得比他女儿还专注
一直咧着嘴
表情单纯极了
2017/12/18

长寿之都

看到一则报道
香港女性平均寿命86.58岁
全球最长寿
但这有什么屁用?
我十七岁时爱过的女孩儿
生活在香港
四十岁去世
2017/12/23

最美女警

微信朋友圈里
老家的朋友
转发了一条投票链接
标题是:
“我是沈小燕,正在参加泰兴市最美警察网络投票活动”
我心里一动
这位老家女警
和我大姐同名
大姐年轻时是个大美女
我一直觉得
方圆几十里
不可能有谁比我大姐更美
我得给这位
和我美丽姐姐同名的女警
投上一票
打开投票链接
跳出这位女警的照片和简介
简介上她的职务是:
公安局网络安全舆情中队副队长

叹了口气
关掉链接
——要是给她投票
就是反人类
2017/12/23

站在家门前

深夜回家
爬上六楼
站在自家
防盗门前
突然一愣怔:
这是我家吗?
这门怎么
有点儿陌生?

这当然是我家
但我一下子
心虚起来
如果老婆知道
我刚才这番
心理活动
可就麻烦了

我的耳边
顿时响起
老婆的骂声
“你认不出自己家是吧?
你还是这家的人吗?
你还把这儿当家吗?
你把这儿当旅馆了吧?
你是个客人吧?
你就来睡个觉就行了吧?
这家对你有什么意义啊?
你什么时候把这家当家啦?
……”
2017/12/24

这就是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的全部故事

终于在一个深夜
将觊觎已久的女人搂入怀中
他贪慕那结实丰满的臀部已久
正打算伸出大手
好好捏上几把
不料女人竟在他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在他温柔的安慰声中
讲起了自己不幸的婚姻
和悲惨的往事
他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直到她的哭声渐渐平复
她在他的怀里像一个女儿
“我现在像不像一个父亲?”
他苦笑着问,“不,不像父亲,
有点像我妈。”

2017/11/18

铁饼与玫瑰(组诗)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

莫斯科诗抄:

白雪撒在托尔斯泰身上

汽车碾过莫斯科街道的雪泥
我们经过了普希金的铜像
马雅可夫斯基的铜像
以及高尔基的铜像
现在,在我们右前方
白雪正撒在托尔斯泰身上
谁能征服这样一座城市呢?
拿破仑不能
希特勒不能
斯大林也不能
谁能毁灭这样一座城市呢?
——就算是俄罗斯人自己
也不能

一位上了年纪的俄罗斯女士

俄罗斯文化电视台的记者
是位上了年纪
头发灰白的女士
在采访我的时候
谈起了她热爱的一位俄罗斯诗人
“他写得有点儿像
曼德尔斯塔姆
这几天他生病了
没能来参加你们的诗歌节
真是太可惜了
我非常喜欢他的诗”
这位女士看着我
向我恳求道:
“你能把他的诗
翻译成中文吗?”

爱情和友情

从莫斯科地铁出来
迎面是风雪
台阶上的雪
部分冻成了冰
前面的人在喊
太滑了
小心脚下
我和韩东
落在队伍后面
小心翼翼地
下台阶
韩东的夫人包彦颉
和轩辕轼轲
站在台阶下
看着我们
等到老韩的双脚
迈出最后一个台阶
包彦颉才一下子
把脸转向前方
现在只剩下轩辕轼轲
还在等我
迈出下台阶的
最后一步

关于俄罗斯的新左派

哪怕到现在
我已经问过好几个
俄罗斯诗人
他们也一再告诉我
新左派的马克思主义
和苏联共CHAN党
不是一回事
但那令我失态惊呼“WHY”的疑虑
仍未消除
在莫斯科
从那个新左派女孩嘴里
蹦出马克思主义
和社会主义这两个词时
惶恐和惊惧袭击了我
对那个女孩儿嘶喊起来
WHY WHY WHY?
那女孩儿可能被我吓到了
一直想对我解释
我却匆匆跑开
几日来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
我一直在问
什么是新左派?
我想请那个女孩原谅我失态的粗暴
作为一个中国人
我们刚刚从地狱里
爬出半截身子
不想再被人
一把摁回去

站在莫斯科地铁站的手扶电梯上

幽深而陡峭的电梯
我站在上面打盹
在打盹中进入梦境
在梦境里思考人生
经过苦苦思索
人生终于出现了
一丝曙光
令我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才发现
我依然站在
莫斯科地铁站
幽深而陡峭的电梯上

所以中国当代小说中的女性角色都不怎么迷人

在莫斯科诗歌节
我认识了好多位
年轻的俄罗斯女孩
她们来当诗歌节的志愿者
性格各异
其中好几个
都像是文学里的人物
仿佛是从文学里走出
美好而又
携带着不同的命运感
我当然认识更多
像她们一样大的中国女孩
几乎没有在谁身上
发现如此美好的文学性

我们谈起一些老朋友

有男有女
我们谈起
他们年轻时候的叛逆、潇洒和卓尔不群
——那不过是
平庸腐朽的漫长人生的前奏

李寒和他的俄语

“我女儿有多大
我就离开俄罗斯多少年了”
——李寒

十六年后
李寒再次来到莫斯科
俄语从他的舌头上兴奋得直往外跳
跳到街上的风雪中
不肯让李寒回酒店
这是李寒的异国
却是他舌头上俄语的故乡
回到故乡的俄语扯着李寒的舌头
李寒一直不停地讲俄语
再过几天
李寒将回到石家庄
一个没有人听得懂俄语的中国城市
只有在酒后
舌头上的俄语才像冬眠的蛇一样苏醒
逼着涨红脸的李寒
为酒桌上东倒西歪的中国人
唱那首苏联老歌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莫斯科地铁

莫斯科地铁的扶梯幽长如梦境
莫斯科地铁的壁画令人如置身博物馆
莫斯科地铁的拱门和穹顶恢弘如教堂
莫斯科地铁的吊灯如同悬挂在宫殿
莫斯科地铁的小偷偷走了我的钱包

这狗娘养的!

俄国恋

几个中国老男人
来到莫斯科
东张西望
渴望找到一个
名叫冬妮娅的女孩儿
满大街的俄罗斯人
都对他们摇头
说我们这里
没有这个人

拷问

我在雅典被偷过一次钱包
这次在莫斯科
又被偷了一次
但在中国从未被偷过
我把以上现实
写在一首诗里
有人在我的诗后
补写了一句
“那是因为我在中国坐的是宝马”
这嘲讽刺痛了我
差点儿觉得
自己没有资格
去为北京那些
被驱赶的穷人
写一首诗

玛蒂尔达·克舍辛斯卡娅

维尔尼萨什市场
的一家旧书店里
一沓沓旧海报中
我看到了一双
美得惊心动魄的眼睛
海报陈旧
这双眼睛却崭新得如同
第一次看向这个世界
长在一张美丽的
覆盖着薄纱的瘦削的脸上
又长又直的
鼻梁根部两侧
像一棵挺拔的树上
结出的果实
李寒告诉我
她可能是一位芭蕾舞演员
我想知道她是谁
好上网搜索她的舞蹈视频
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女人
会跳出怎样的舞蹈?
但我注定看不到
除了这双崭新的眼睛
玛蒂尔达·克舍辛斯卡娅
——她的一切都属于历史

彼得堡诗抄

彼得堡之一
——写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沙皇冬宫

孩子们在冬宫打雪仗
——这当然不是战争
100年前,那场雪中的战争
也不像一场战争
列宁的士兵们高喊着乌拉
冲进了冬宫
没有遇到什么抵抗
也没有死什么人
革命就取得了成功
杀人是以后的事

彼得堡之二

它确实应该
被称为圣城
文学的圣城
今天的圣城
仍然有很多
诗人和作家
他们该幸福
还是该绝望?
每个街道的拐角
河流的转弯
教堂的阴影
都可能站着
普希金
莱蒙托夫
陀思妥耶夫斯基
阿赫玛托娃
曼德尔斯塔姆
叶赛宁
……
的幽灵

彼得堡之三

他们在给我讲述
彼得堡的辉煌
我也亲眼看到了
这美轮美奂的
宫殿之城
在波罗的海边上
耸立如雕塑
他们继续给我讲
此城壮丽的历史
二战中
被德国人围城
断电断粮断供暖九百天
而不屈
列宁格勒保卫战
令彼得堡成为英雄城
但我的耳边
却响起了一个小女孩
因饥饿而如同呻吟般的声音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教师
端了盘肉递给她
小女孩哭着说:
我不吃妈妈!

(注:1941年9月8日到1944年1月27日,德军围困列宁格勒。列宁格勒平民饿死冻死64.2万人,其间,频发人吃人事件。)

彼得堡之四

灰色苍穹下
同时升起
太阳和明月
即使在漫长的
战争与恐怖
统治的极夜
也没有什么
能夺去此城的光辉
普希金和阿赫玛托娃
正踩在积雪上
从未来往回走
伏特加流进我的血
大雪令我头发花白
我从人类遥远的过去
走向你们迎面而至的未来

彼得堡之五

昨天晚上
经过圣彼得堡大学时
李寒说以前叫日丹诺夫大学
彼得堡诗人基马破口大骂
“日丹诺夫是个恶棍
就是这个家伙
侮辱阿赫玛托娃
说她一半是修女一半是荡妇
把淫荡和祈祷混合在一起”

今天中午
驱车去科玛罗沃公墓
看望阿赫玛托娃
我突然冒出一个疑问
1941年德军围困彼得堡时
阿赫玛托娃在哪里?
她是怎么逃脱那场死亡浩劫的?

基马说她被转移到了后方
去了喀山和塔什干
我不禁暗念侥幸
怀抱感激追问了一句
谁把她转移走的?
李寒回答:
列宁格勒市委书记日丹诺夫

彼得堡之六
——在曼德尔斯塔姆的城市

经历过前苏联的
老诗人基马
一边开车
一边扭头对我说
昨晚我读了
你的很多诗
你已经可以
被流放到西伯利亚了
哈哈哈哈

彼得堡之七

彼得堡比莫斯科好
因为安德烈和娜斯佳
这一对诗人夫妻
在彼得堡的市中心
买得起一套舒适的房子
他们在自己家里
请我们吃饭
安德烈一边喝着伏特加
一边大叫:
“为了爱情
我们从莫斯科
搬来了彼得堡”

彼得堡之八
——在彼得堡的诗歌朗诵会上

那个学汉语的女生
挤到我面前告诉我:
我喜欢这首《玛丽的爱情》
我下周翻译了它

下周?
噢不,上周。

这个害羞的女孩儿
我上周在莫斯科见过
她给里所当现场翻译
却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彼得堡之九
——她的心得变成怎样的黑色

1949年8月26日和11月17日
住在彼得堡铸铁厂大街53号同一幢房子里的两个男人
艺术评论家尼古拉·普宁和历史学家列夫·古米廖夫分别被捕
这是普宁第二次被捕,四年后死在劳改营
这是列夫·古米廖夫第三次被捕,被关了七年
尼古拉·普宁是阿赫玛托娃的第三任丈夫
列夫·古米廖夫是她的儿子
1950年,阿赫玛托娃给斯大林写信
请求他宽恕自己的不幸,释放自己的儿子
她还第一次听从朋友的劝告,写了一组讨好斯大林的诗
普宁在劳改营读到了阿赫玛托娃的这组《和平万岁》
悲伤地对身边人说:“这个女人曾经是我的妻子,我了解她
她的心得变成怎样的黑色,才会去写这样的诗。”

在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看马蒂斯的油画《舞蹈》

整个博物馆只有这一张油画
整个圣彼得堡只有这一张油画
灰色阴沉的天空下只有这一片橙红的光
暴风雪中只有她们在舞蹈
整个宇宙寂静因为我在舞蹈
整个人类神圣因为我此刻赤裸

在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看油画之二

黄金在天上舞蹈
命令我沉默
——曼德尔斯塔姆

当梵高出现的时候
伟大的高更
熄灭了

抬头看到
马蒂斯的《舞蹈》
整个彼得堡
都亮了

墓地上的红玫瑰

我们要去阿赫玛托娃的墓地
该买什么花呢?
当然是玫瑰
红色的象征爱情的玫瑰
在墓碑前的一片白雪上
红玫瑰带来人间的爱情
这不是我们送给阿赫玛托娃的爱情
是阿赫玛托娃送给人间的爱情

致某些国内女诗人

就算你们
学阿赫玛托娃学得再像
如果再算上那么多
学阿赫玛托娃的俄罗斯女诗人
你们也很难
在写得像阿赫玛托娃的女诗人中
排进前一百名

当然
作为一个
写得有点像阿赫玛托娃的女诗人
在国内
混个作协主席副主席的当当
还是没问题的

两行诗

追求真理者是我的爱人
真理是我的敌人

俄罗斯

庞大的帝国
像一块铁饼
帝国的少女
羞涩如蔷薇

后悔的事

在俄罗斯期间
一路上
只要来到户外
我都会
点上烟
狠抽几口
唯独到了
阿赫玛托娃的墓园
我没掏出烟来
这当然是
出于礼貌
和尊敬
就好比我不能
在教堂和寺庙里
抽烟
回到彼得堡
李寒问我:
你刚才怎么不敬
阿赫玛托娃一支烟呢?
她的烟瘾比你大
哎呀
我他妈的
忘了
阿赫玛托娃
是个烟鬼
当然应该
陪她抽两口
是敬畏
让我变成了一个
装模作样
没有掏出烟的
俗人!

2017-12-31 沈浩波 沈浩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