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中国崩溃的几种可能(中)

3 导致中国崩溃的第二种可能是:发生经济危机,特别是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经济总是周期性发生经济危机。自由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最终是通过经济危机体现,并以其破坏性,重新达致平衡。历史上,由经济危机而导致国家及社会重大灾难,屡屡发生。例如1929年至1933年的世界经济危机,促成了德国的纳粹化、意大利法西斯化、日本的军国化,也激化了全球共产主义革命和运动。这场经济危机带来的恐慌,促使了民众对于极权主义、...

一平:中国崩溃的几种可能(上)

我已经阐述过中国将走向崩溃,因为构建国家的基础因素已经全然破坏,当今中国国家之维持,一是靠中共统治集团的共同利益;二是靠国家暴力机器的强制。中共统治集团早已丧失其“主义”和信念,而成为利益集团。“党”以权力和利益收买笼络各级精英,以贯彻其统治;而对任何不利于其统治的各种因素,则以国家暴力强力干涉及打压。 1 我曾提到,国家的构建需要三大要素: 一、自治社会。任何国家,其基础均在自治社会之稳固。国...

一平:自由与权利的边界——何谓文明?(之一)

罗兰夫人在临刑前留下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网络图片) 1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中医思维是中国难以民主的原因之一》(后简称(《中医》),作者夜鸽。(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6126)。 文中说:“谷医师是我微信群里一个群友,他邀请我到他的群里,我发了批中医的帖子,他就封杀了我。我就说,我对你这(么)...

一平:中共革命与太平天国(之四)——《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节选...

网络图片 斯大林在,是毛和中共的幸运,因为他对后者是限制和约束,这使毛的流民本性不得随意施展。这里不是说斯大林的统治更好,而是说没有了斯大林,中共和毛更糟糕。斯大林除了红色共产主义之外,还有个俄罗斯帝国传统,其好歹也是个秩序;而流民无产者的劣根性则是捣毁一切,恣意妄为。斯大林逝世后,毛即解脱了束缚,本性尽露,欲顶替斯大林充当世界革命领袖。没了斯大林的罩子,毛就还原回山大王。 1956年,苏共二十...

一平:中共革命与太平天国 (之三)——《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节选...

以牺牲人性、恐怖威慑为代价的邪教(网络图片) 太平天国和中共革命有诸多相同之处,在前已经提到,这里再梳理一下,二者都是:1、传统的流民造反——主体是陷入生存危机的农民,但纳入了不同的革命模式;2、有宗教性(其间有所差异,后面再述);3、要建立一个虚幻的集体制、共产制的乌托邦世界;4、要清除现政权、制度、思想、道德、文化、习俗,即对现世界进行全盘革命;5、暴力革命,残酷屠杀;6、实行极权和恐怖统治...

一平:中共革命与太平天国 (之二)——《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节选...

太平天国运动(网络图片) 中共革命和太平天国类似,某种程度上说,毛的“新中国”是得胜的太平天国。这两场革命就主体都是传统的流民造反,其成员主要是底层农民,骨干多是乡村流氓无产者。太平天国与传统流民造反的区别是其宗教性——中国山寨版基督教,欲建立虚幻的“天国”——乌托邦,因此对中国传统的制度、社会、文化、习俗进行全盘摧毁和革命,因此更残酷、更具破坏性。中共革命也是要建立虚幻的乌托邦世界——共产主义...

一平:虽千万人吾独往矣——为杨天水再入狱作

一 年底了,得“贿赂”些作者,挂个电话、寄个卡片、写封信等等。我给天水的信说:“新的一年,盼望你安全、健康!”是客套,其实是实话。在中国,有什么比安全、健康对他更重要呢?膨胀的时代,人们要的很多,“恭喜发财”喊得比当年老毛万岁都嘹亮。但那不是天水的世界,他的世界在别处。 天水兄的回言,铿锵明亮:“虽千万人吾独往矣”。我笑了,回他:“我是美国老爷精神,不行就投降,可别牺牲。”他再回,还是那么严肃,...

一平:中共革命与太平天国 (之一)——《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节选...

太平天国运动(网络图片) 一 1851年太平天国革命爆发,1872年最后一支太平军残部在贵州败亡,席卷大半个中国,前后历经21年(至天京陷落为14年),至中国人口损失四分之一——有学者估算为七千万至一亿两千万,其破坏性是空前的。太平军破扬州,“扬州因死尸堆积如山,不堪其臭……官军埋尸,有一二里之长。”(鹤湖意意生《癸丑纪闻录》,载《太平天国史料专辑》)占领南京后,“有仓卒路遇者俱被杀,城初破,尸...

一平:多余之余——再读瞿秋白

一 瞿秋白有一篇小文“那个城”1,发表时文前附有记者按:“这是象征小说,那个城即是俄国大革命,大破坏的光景,那个小孩既是指中国。”《瞿秋白文集》文学一卷,有注释说:此文“系节译高尔基作《意大利故事》第五章”,而文末瞿署有文字:“读高尔基后。一九二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此文当是译作,但瞿没有注明,因此有版本将之作为瞿秋白的创作。是译作或创作不是我的关心。但这篇文字于确有象征意义,只是那个小孩并不是中...

一平:在远方(诗三首)

【特稿转发】 ◎一平 在远方 在远方,还是在远方。你的家乡,远过一生。漂泊的云携载水,将思念让给天空。(全文在此)

一平:读威塞尔的《夜》

﹙一﹚ 我一直不想读他的书。一个中国人的痛苦已经够多了,不必雪上加霜。回避和遗忘常常难免,人不能总在悲哀中。何况不忘却又如何﹖我的年纪已经不再慷慨激昂,我尽量去理解那些消沉的事情。人生不易,世事唯艰,宽容和淡漠乃是一种解脱。但是,我最终还是读了他的《夜》。小小的一本书断续了几次才读完。它的确太痛苦了,我需要中间有一点喘息。 二战后,世界上真正複兴的民族其实是犹太人。不仅是因为建立了以色列,更是因...

一平:隔山有雨

去王渝处,见到庄喆先生,谈得投机,次日即去他的画室看画。 庄先生从事抽象画,五十年代开始至今已有四十年多年。中国从事抽象画的画家不多,走得久远的寥寥无几。庄先生何以选这样一条艰难的路,持之固之,恒以一生? 抽象画看似简单,实则甚难。书法上,颜体柳体都可学,但张旭的狂草却是学不来的。大象无形,张旭的草已入非形之境,官肢止神运行。用现今的话说就是抽象——中国字的抽象。 庄先生生于书香世家。其父庄严先...

一平:波兰变革中的民族因素和参战

1 此次美伊战争,我很关心波兰的参战。虽然其只是象征性的,但意义重大。我理解波兰和美国的特殊关系,但对之参战仍然感到有些意外。因为此无异是对欧洲大陆国家的挑战,将面临德﹑法﹑俄三大国的压力,此选择并非容易,其表明波兰欲与欧洲诸国一争,决心改变自己在欧洲的处境和位置。此事显示了波兰兴起的信心和意志。波兰参战当然有石油的目的,但更重要的是建立与美国的战略关系,以确立波兰于欧洲的位置。1 1991-1...

一平:重逢葛底斯堡——《金棕榈》首映式发言

1 今天,我们来到这里——这片神圣之地,美国大地的祭坛。如林肯所言“那些在这里战斗的勇士,活着的和死去的,已使这块土地神圣……”那一场战争,60多万躺倒的生命和鲜血,奠定了这个伟大的国家;民有、民治、民享,繁荣而昌盛。一个半世纪的和平与劳作、创造与辉煌、光荣与自豪,来于这里,数十万生命的尊严、信念、勇气和牺牲。 我们来到这里,远方山脉起伏,辽阔的旷野,牧草欣欣,燕麦青青,清香的野菊散缀大理石墓碑...

一平:中国母亲——为“天安门母亲”争取诺贝尔和平奖有感...

“我们曾经在地狱般的黑暗中呻吟,曾经在几近枯竭的泪海中挣扎;我们也曾经被恐惧与绝望所压倒,曾经被流言与冷漠所吞噬。但是,我们终于站立起来了——在我们儿女倒下的地方。 今天,我们身上依然布满著累累伤痕,我们的步履依然是那样的艰难;而且,在我们这个群体中,已有好几位勇敢的母亲离开了人世,倒在了寻求正义的路途上。我们既然已经站起,就绝不再躺下。我们蒙受深重的苦难,但这苦难沉积在我们心底的已不再是牙眼相...

一平:共产主义与欧洲文明传统

共产主义与基督教(网络图片) 在我们阅读西方近代思想文化时,常常会有个疑问,在文化高度发达的欧美,为什么会有许多优秀的知识者会信奉共产主义,加入其革命,乃至献出生命?如果,我们将眼界顺着历史追溯下去,就会清楚,共产主义思想及共产主义革命本身即是基督教文明的一部分,是之发展的“果实”,其既与基督教源头血脉相连,又是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的逆子。要对之理解,需要着眼西方文明史。 共产主义思想...

一平:奥斯维辛、春天与复活节

一 1 这一个春天 没有好天气 先是雪,之后是雨 大地泥泞 阴郁的天气 像多年的沉郁 萧条的城市 人们疲惫 街上的泥雪 提示希望的残迹 一个世纪即将结束 而一个世纪只是虚妄和悲痛 如此的季节 如此的世纪 灾难的阴影 死死扼住春天的脖领 2 列车穿越细碎的雪雨 抛弃倾斜的城市 起伏的东欧大地 用起伏的树林 安慰远离的人 我如此地没有言语 像大地一样沉默 大地,是我的母亲 也是我的祖父 3 白桦林 ...

一平:共产主义运动的宗教性——《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第一章...

“尸体崇拜”是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革命最高之象征(网络图片) 林达写有一篇文章“一个叛逃者成为冷战开端”。文章讲述了前苏联间谍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渗透,如1945年前苏联驻加拿大使馆情报员伊戈·哥萨柯叛逃,根据其提供的情报,加拿大政府逮捕了39名间谍嫌疑人;同年,美国的前苏联间谍伊丽莎白。柏特丽自首,其交出的间谍名单有150人之多,其中有37人为美国联邦政府雇员。 上世纪,前苏联控制了半个地球,近乎一半...

一平:中国为什么不会有前苏联式的和平变革(之四)...

——《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命运·十四章》 其三、质朴、本分、忍耐的俄罗斯人民 前苏联之瓦解,归根结蒂取决于其人民对极权制度与苏共政权的普遍不满和厌恶,是苏联人民抛弃了苏共,也抛弃了其制度和意识形态。 国家、制度、政权及其意识形态之存在,最终取决于人民的认同,由此才能建立人与国家、国家与社会、人与人间的信约,才能搭成共生之默契。所谓民可载舟亦可覆舟,即是讲民对国家的认同性。当然,国家、政权、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