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辞去教授,从此做一个干净的人

2017年3月,我从北外辞职了。 各部门办手续时,都问我要去哪? 我说哪也不去。 不解,没个单位哪成? 我说,之所以辞职,就是不想要单位。 一 2002年清华博士毕业来北外,创办国际新闻传播专业。2006年从伦敦政经博士后回国,担任八年主任,负责学科建设、研究生培养、国际交流。殚精竭虑,创办北外第一批非语言专业。数年努力,拿到新闻传播一级学科学位授予权。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苦尽甘来,最风光时,...

赵常青:老同学乔木

原北外副教授乔木(网络图片) 看到这个标题,一些朋友会笑了,瞎吹什么?乔木,谁不知道,人大、清华、伦敦象牙塔里培养出来的,你算那颗葱,敢嚷嚷什么“老同学乔木”,快照镜子,打脸去。呵呵,这个脸我还真就不用打,各位看官,容我细细道来。 我和乔木很早就认识了。早在大学一年级时,我就认识了这个阳光帅气的小男生,当时他在陕西师范大学外语系读书,我在同一所学校的历史系读书,按说不同系的两个学生要认识也不是很...

北外副教授乔木因文惹祸 被迫辞教职众筹卖文为生

2017年1月25日 乔木副教授 编按: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乔木因为一篇“男教授面试女学生那些事”网文,惹来轩然大波,被当局上纲上线,校方无端施压,迫令乔木唯有“一走了之”,申请暂停教职一年,欲以卖文为生,并为此在微信朋友圈发起众筹。 乔木事件虽小,却透视出习近平治下中国社会目前的言论和政治氛围是何等微妙,文人特别是政治文人的处境是如何的尴尬。下文是乔木教授宣告“辞教”的网文,文笔依然趣谐,读毕...

乔木:从邓相超事件看对毛争论的原因与影响

日趋激烈的对毛争论 此事在中国并不奇怪。这些被统称为”毛左”的拥毛崇毛人士,经常这么干。前几年由于茅于轼发表批评毛的文章,他们也在各地打横幅游行集会,言辞攻击谩骂,焚烧画像和他们不满意的报纸。央视的娱乐主持毕福剑,因为在饭局上表演了一个讽刺毛的段子,被人放到网上后,由于央视的”喉舌”属性和毛左压力,毕也被停职。 更有甚者,著名的毛左代表韩德强,以北...

乔木:任志强是不是赵家人

鲁迅的“赵家人”概念,2015年底旧词新用,在我和众网友的合力论述下,迅速流行。“公知启蒙三十年,不如赵家一概念”,它把网络调侃、学术研究、社会现实和政治真相结合起来,简单直接地反映了中国社会日益紧张的朝和野、官和民、权贵和百姓、你们和我们、赵家人和非赵家人之间的对立关系。 但是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简单认识,就像阶级斗争一样,并不能准确地反映复杂的社会现实。这种划分虽然简单解气甚至解恨,但会产生...

戈晓波:一种话语点穴术是这样诞生的──“赵家人”发明与研究者乔木博士访谈录...

二○一五年岁末,伴随着万科股票因被强行收购和资产重组而停牌的内幕曝光,一个既熟悉又新奇的词语──“赵家人”,迅速红遍中国网络,成为使用率最高的热词。一时间,持普世价值立场的网友纷纷使用它来发表见解、撰写博客、编写段子、参与讨论,甚至绘制漫画或PS图片。 随着“赵家人”一词的迅速走红,其发明人——现龄四十五岁的著名公知、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乔木博士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但凡关心公共问题且经常上网的...

乔木:任志强问题的实质与舆论反转

志强微博被关,遭受类似文革语言的媒体大批判以来,由于其党员和红二代身份,很多人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认为这是党内斗争,关普通人何事? 在党国一体的制度下,以中共的执政地位和自上而下、无孔不入的影响,剥离党的因素讨论现今中国的任何问题,都不现实。是党员,不见得人人、事事都和党一致;不是党员,也不见得就和党不一致,可以忽视党的政策和统治。 任志强是党员不假,但这只是他的政治身份,从他这些年的网络影响和一...

乔木:任志强的高调亮相与三重身份

3月8日是中国大陆的妇女节,刚好也是此前微博被封口的任志强的65岁生日。经历了此前狂风暴雨的文革大批判后,任志强借过生日高调亮相。不高调也不行,到场祝贺的除了名流好友,还有众多的粉丝网友。各束鲜花、大小蛋糕、盈盈笑脸,既是对任志强的祝福和支持,也表明对言论打压不满的态度。 任志强也不闲着,虽然暂时不能发微博,但还时不时发微信朋友圈。现场的网友也在不断发微信、微博,照片和评论又被更多的人不断转发,...

乔木:当翻译和记者成为两会的新闻

全国人大和政协的两会,新闻焦点本来应该是代表和委员,但多数参会者就像其中的莫言一样不发言。这位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尽管着作等身内心有话,但开会时正如他的名字。网上传出两张开会照片,一张是莫言和导演冯小刚在一起,闭眼入定。另一张是莫言和导演陈凯歌在一起,莫言继续闭眼养神,与此对照的是陈凯歌被众多记者和录音笔簇拥。不要以为他们在问答什么国计民生的问题,无非是娱乐八卦。 是的,在两会上谈娱乐最安全,...

乔木:新华诗社与媒体姓党

2016年2月19日,中国官媒好戏不断,高潮迭起。最高领导在一天之内,连续前往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调研。所过之处,早有准备的媒体领导和员工,夹道欢迎,聆听指导,鼓掌握手,笑意盈盈,拍照感言,纷纷发布到社交媒体晒幸福。 最有意思的是新华社一位副局级的蒲先生,赋诗《总书记,您的背影我的目光》。诗中称:这首诗我酝酿了很久/快要刮肚搜肠/它拥堵我的血管与神经/它伴随一带一路的驼铃/以及巨轮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