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四十位女性呼吁习近平释放她们的“姐妹”刘霞

法国四十位女性呼吁习近平释放她们的“姐妹”刘霞,2018年5月15日。HRW 法国世界报网站周三刊登四十多位法国政界,文艺界,学术界知名人士以及公民社会女性代表联署发表的致中国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公开信呼吁北京还刘霞自由。(阅读全文)...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汶川地震十周年祭,官方定为“感恩日”;法德及欧盟探望刘霞受阻,香港议员致信习近平...

5月12日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的十周年,据官方公布的数字,汶川大地震共造成近七万人死亡,三万七千多人受伤,一万七千多人失踪,其中中小学生5335名。如此受灾程度为当代世界地震史所罕见,当地多个中小学校舍坍塌,引发人们对豆腐渣工程的关注,但十年后这仍然是禁区。 在过去的10年里,有关汶川地震的报道在中国受到严密的控制,学校楼房质量低劣导致大批学生死亡的责任以及上百亿慈善捐款去向不明等问题成为敏感...

刘霞续被严密看守 友人吁德总理访华时营救

欧盟5位驻华外交官日前试图探视刘霞受阻,再度掀起公众对刘霞的关注。旅德作家廖亦武披露,当局对刘霞继续严密看守。刘霞另一友人亦透露,她所服用的药物亦须经国保之手,认为有危险性潜在。德国笔会前秘书长发起联署行动,呼吁德总理默克尔月底访华时救人。(阅读全文)...

五名西方外交人员被阻止拜访刘霞

法国、德国和欧盟等五名西方外交官试图拜访已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但受到有关当局的阻止。这些外交人员告诉法新社,他们星期五早上到刘霞的住所,想要拜访被中国政府软禁的刘霞,守门的警卫在查看他们的证件后,没有给出任何理由便予以拒绝。(阅读全文)...

逃离中国时的惊悚记述

——德国科隆文学屋2018廖亦武新书诵读活动 2018年,是廖亦武的又一个新书发行年。自2011年流亡德国以来,这已经是他的第八本新书——《三纸无效的签证和一本死亡护照——我逃离中国的漫漫之路》,由德国著名费舍尔出版社出版发行。 继柏林、曼汉姆的新书发布诵读会后,5月8日,廖亦武的新书发布活动走进了德国西部的大城市科隆,由科隆世界艺术学院与费舍尔出版社联合主办,主办者特别邀请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

敦促中国依法遵法,归还刘霞自由之身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务院总理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 2018年5月6日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处报道)5月2日以来,网络上流传着一段刘霞悲怆的哭泣之声,令整个世界的网络聆听者惊愕、悲凉和愤怒,这个国家怎么了? 刘霞是一位诗人和摄影师,是一位普通公民,她何罪之有?她的遭遇无非因为她是刘晓波的妻子,是因为她丈夫参与了撰写《零八宪章》的缘故——一份为中国民主化建言的文件,是因为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

国际笔会关于刘霞健康状况令人担忧的紧急行动通报

2018年5月4日 紧急行动网络2017年13号第1次补充 中国:诗人、艺术家刘霞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国际笔会深切关注诗人、艺术家和独立中文笔会创会会员刘霞的身体健康;自从她已故丈夫诗人刘晓波在2010年10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她一直被非正式软禁在她北京的公寓里 。最近一位朋友在ChinaChange.org网站公开发表的电话通话引起了对她心理健康的担忧。 国际笔会呼吁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解除对...

廖天琪等致函特里尔市市长公开信

还我刘霞,不要马克思——廖天琪等致函特里尔市市长公开信 5月2日,网络上传来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哭泣之声,整个世界为此震惊、心痛与愤怒,刘霞何罪之有?中国政府有必要以一国之力对付一位弱女子吗? 5月5日,德国特里尔市为卡尔·马克思举办200年冥寿活动,中国政府应景应情赠送该市一座巨大的马克思雕塑。中国政府满腔热情地为死人庆典,难道就不能出于人道释放一位普通的弱女子?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特里尔...

廖天琪:还我刘霞,不要马克思——致特里尔市市长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处报道)作为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我想郑重地提请您关注: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危急健康状况和令人担忧的心理状态。 刘晓波博士于2001年参与创建了独立中文笔会,并于2003-2007年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自此刘霞女士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软禁。刘霞是一位诗人和摄影师,但她就此被限制了任何行动自由,也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地工作和生活。她的丈夫刘晓波判...

刘霞“以死抗争”处境危,美国务院表关切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和友人廖亦武的最新电话录音近日曝光,刘霞在录音中不断哭泣,对无法离开中国感到绝望。美国国务院官员向自由亚洲电台表达了对刘霞的关切。(阅读全文)...

廖亦武公开刘霞录音声带

仍被中国当局软禁的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透过旅居德国的异见作家廖亦武,公开一段长约七分钟的通话录音。廖亦武表示,4月8日致电刘霞,希望她能亲自向内地当局递交出国申请,以便名正言顺到德国保外就医治疗抑郁症。刘霞当时情绪激动,期间不断哭泣。到了4月30日,廖亦武再次致电在北京家中的刘霞,刘霞说,“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里。晓波已走了,这个世界再没什么可留恋,死比活容易,以死...

廖亦武:《DONADONA》,把自由给刘霞

今天是2018年4月30日,德国时间下午4点,我致电在中国北京家中的刘霞,她说:“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里。晓波已走了,这个世界再没什么可留恋,死比活容易,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阅读全文)...

中国政府施拖延术,刘霞出国难上难

中国政府不断拖延与西方外交官讨论允许中国民主人士和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遗孀刘霞出国一事,外界担忧,受抑郁症困扰的刘霞近期出国的可能性比较渺茫。有人权活动人士表示,这是习近平政府对民主和异议人士加大压制力度的又一个例证。(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