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少杰:软禁中的谈话:听赵紫阳谈改革

1990年4月17日,赵紫阳在北京的家里。 REUTERS 宗凤鸣(1920~2010)系赵紫阳(1919~2005)生前挚友。两人同于1938年加入中共,同在中共冀鲁豫根据地担任县委书记,一同经历了抗日战争和第二次国共战争。八十年代,宗担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该研究会的第一位主任就是时任国家总理的赵紫阳。 赵紫阳因“六四”下台后,宗屡进富强胡同6号,记录下老战友的多次谈话,并汇集成...

单少杰:由李锐先生一席话谈起——略论毛泽东的私德与公德...

李锐先生曾与笔者有过一段谈话: 李:毛早年就说过这样的话:我只对我自己负责。 单:这不就是极端个人主义吗? 李:当然是极端个人主义喽。毛这一生也都是这么做的,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很少考虑其他人,对社会大众如此,对自己老婆也如此。他一上井冈山,就同贺子珍搞到一起了,而杨开慧这时还带着他们的三个孩子留在长沙板仓。[1] 毛泽东说“我只对我自己负责”这句话见其《伦理学原理》批注:“吾只对于吾主观客观...

胡平:推荐《毛泽东执政春秋》

去年十二月,香港明镜出版社推出大陆学者单少杰的新著《毛泽东执政春秋》,受到普遍好评。 单少杰博士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他从1993年开始写作这本《毛泽东执政春秋》,历时六年,多次修改,于1999年完成。全书共767页,大约五十多万字,正文分为六篇,第一篇导论,暴力与政权,第二篇,建设,大跃进与庐山会议,第三篇,转折,七千人大会与八届七中全会,第四篇,第五篇和第六篇都是讲革命,分别是四清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