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Hoffmann:“永别了”:大屠杀遇难者最后的信

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举办在线展览,展出犹太人在遭纳粹屠杀前写下的信。那是令人震颤的对家人说的话。现在,人们可以读到这些信了。 《来自大屠杀的最后家书。1941—1942》展览中的图片。图中的是小萨尔曼,这张照片摄于1937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1942年6月16日,方雅·巴尔巴科夫(Fanja Barbakow)躺卧在深深的地洞内。全家人挖掘了这个藏身之处——他们位于波兰德鲁...

艾晓明:一颗遗失的扣子:看加拿大影片《A级控诉》笔记...

看加拿大导演艾腾•伊格言(Atom Egoyan)的影片《A级控诉》(ARARAT),我曾写过一些感想:为什么我们对有些事件如此熟悉,并且建立了普遍的知识,而对有些事件如此陌生?有关一场发生在1915年的大屠杀、一场涉及一百五十万生灵的种族灭绝事件,我们知道什么?我们愿意知道吗?我们为什么应该知道?再联想到中国,大饥荒饿死的人,研究者杨松林的估计是350-400万,杨继绳先生的估计是3600万。...

单世联:作为文化的反犹主义与纳粹大屠杀

来源:探索与争鸣杂志-微信公众号 作者:单世联 |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 当纳粹实施大屠杀政策时,普通德国人充当了心甘情愿的刽子手。这就是说,大屠杀不是一种偶然的集体犯罪,而是一种国家计划、一种文化的结果。 记者○ 从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角度,你觉得应当如何看待纳粹德国的民族主义? 单世联: 纳粹民族主义与战争,特别是与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直接相关。纳粹暴政的特殊性,就在于它的大屠杀。纳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