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朴:一个大男人的眼泪(之一)

(一) 我从未有过这样的轻松,那是在一场大哭之后,既伤伤心心,又痛痛快快。我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虽然我总是退缩、忍让、乞求。你曾经一百次地说:我们分手,分手,分手!我也曾经一百次地回应:我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但是现在,当我提笔给你写信时,我只有一句话可说:分,就分吧。眼泪弄湿了面前的信纸,怎么也收不住,像泼出去的水。为你,为我,也为我们的女儿梦梦。 像我这样四十出头的大男人是不轻易掉泪的。昨...

张朴:盛雪印象

(一) 步出多伦多国际机场,一眼就看到了盛雪,秋日的阳光下,身着一袭雪白的西式套装。她满脸是笑,迎我走来,柔和的目光里透着沉稳、率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刚交谈了几句,我便有了老友重逢般的亲切感。 第一次听说盛雪,是在十二年前,她写的《远华案黑幕》出版。伦敦唐人街的书店老板一气进了两百本。老板告诉我,几天之内就卖光了,这是书店开张以来从未有过的。后来我又读到盛雪的诗集《觅雪魂》。无论是写鸽子、写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