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年少轻狂

之一:嫁人 我自此学会了一个人闲逛。从中午一直逛到天黑,直到发现自己没地方可以去了,才被迫回家。 周末,一大早爬起来。无端被妈训了一顿,她问我是否昨天黄昏把坤伯伯晾在外面的裤子剪烂了?我支支吾吾,没反驳不是,也不敢承认是。坤伯伯是妈生意上的朋友,他和他的家人经常到我家仓库里喝茶,谈论买卖上的事情,我自小对那些事情没兴趣,因此,对她的朋友也不感兴趣。坤伯伯个子矮小,眼睛贼亮,就一副生意人的精明相。...

《自由之笔》第十二期:朵朵:初恋

村子被大片大片的菜地包围着,我们这些小孩每天从田垄间经过,泥地里总是踩了许多脚印。菜田的尽头就是我们的学校了。 他第一次递给我一张写满字的纸条。上面是今晚约会的地点。 我脸红了,明显,我因为他喜爱我而大受感动。他比我低一个年级,成绩不出众。但是,他是学校里的乒乓球手,参加全市比赛得了第一名。我爱慕虚荣,我接受了他送给我的奖牌。 他说,他为了表现给我看,才得冠军的。我自然相信了。并且,奖牌就是我成...

《自由之笔》第十期:朵朵:嫁人

我自此学会了一个人闲逛。从中午一直逛到天黑,直到发现自己没地方可以去了,才被迫回家。 周末,一大早爬起来。无端被妈训了一顿,她问我是否昨天黄昏把坤伯伯晾在外面的裤子剪烂了?我支支吾吾,没反驳不是,也不敢承认是。坤伯伯是妈生意上的朋友,他和他的家人经常到我家仓库里喝茶,谈论买卖上的事情,我自小对那些事情没兴趣,因此,对她的朋友也不感兴趣。坤伯伯个子矮小,眼睛贼亮,就一副生意人的精明相。 有一天,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