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接余:草根花(第十七章)

1. 关键问题,不单是二黄在问(包括来自大丰劳改农场的小全来信也在问),青工金匀,小龙,小鸣,小强,二虎,技校的小政,信耶稣的小晨,还有劳教返厂的小光,小萨也在疑问:为什么工厂这个小社会,好人受难,落花流水?流氓重用,如鱼得水?因为他们怀疑头狼的权威?反抗分层区间的“二头狼”“三头狼”“四头狼”的不公正的次序职责而被列入另册吗?而流氓们无疑自来熟金字塔的法则,功能,超稳定格架,典身投报分层头狼的...

陈接余:草根花(节选)

第二十二章 1. 日晖新村,由日晖港得名,更主要的是开平码头,更著名的还是东面的江南造船厂;不是西边的东安新村,华侨新村,或者北边的中山医院,和该船厂齐名的是:南洋中学!不过不是真身,真身仅留个空架子,在徐家汇那:南洋模范中学,为什么?反动呗,正如造船厂及其附属的工人住宅区的居民一样:入住条件必须是工人成份!自然也就新建全新的南洋中学,只是二十年来除了贡献流氓,“拉三”(女流氓),贡献码头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