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西米(之七,大结局)

算起来,我也差不多三个月没有见到舅舅了。今天去拆迁现场找灵感,正好可以和舅舅见见面。与全国其他所有的拆迁现场一样,891生活区此时已经残败不堪,除了舅舅所在的那栋楼,其余皆为一片废墟。舅舅住在三楼,我轻车熟路地摸了上去,一敲门,居然没有人答应。抬腕看表,刚好十点整,按照以往经验,这个时候舅舅应该还在菜市场。我有点不甘心,但又没有别的办法,舅舅没有手机,不是舍不得买,而是觉得没有必要。他没有需要经...

刘淼:西米(之五)

9 我到底还是没能在下班之前将第三个策划案想出来,除了思念西米,我的大脑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幸好,陈经今天没有来公司上班,而是去了邻市谈一笔新的广告业务,不然,一定又会被他好一顿训斥。经过陈经的办公室,赵渔居然还在。陈经的办公室分为两间,赵渔坐在外边那间,公司无论大小事情,都必须通过她来转达。她是一个忠实、勤恳的秘书,虽然长相普通,但作风严谨,善解人意,处理事情滴水不漏,深得陈经的信任。我向赵渔挥...

刘淼:西米(之四)

7 西米左手提着榴莲,右手揣着《西游记》,问我:“咱们回家吧?”“回家?”我一愕,说:“回你家?”西米摇了摇头,说:“当然是回你家了,在这座城市,我哪儿来的家啊?”我又是一愣。西米紧接着说:“怎么,不想让我去你家吗?难道你家还有只母老虎?”我立刻接口说:“没、没、只是……”“只是什么?你别告诉我真只是为了拍几张照片。”西米逼视着我的眼睛说。我把目光转移到了西米身后的榴莲摊子,说:“那好吧。我们打...

刘淼:西米(之三)

5 我再次遇到西米,是在一家名叫“城市英雄”的电玩店。我自小便喜欢打游戏机,中学时代,为了能在下午放学的时候买两个游戏币玩,几乎每天早餐只吃一个小馒头。可惜,等到我大学毕业回家,街边的电游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网吧。对此,我相当的郁闷,虽然“街头霸王”、“名将”、“雷电”、“三国志”、“坦克大决战”在电脑里,同样可以玩得不亦乐乎,但没有了摇杆,没有了一旁拥挤的观众,没有了与高手对决的紧张与刺激,...

刘淼:西米(之二)

3 那天下午,我从手机大市场出来,手里拿着刚买的E728。这款刚刚上市不到一个月的韩国手机,最令人满意的地方是百万像素的摄像头,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能轻易拍出画质精良的照片,并且可以通过电脑打印出来。我选择的第一个拍摄目标便是西米。 西米当时倚靠在24路汽车站的广告牌前,她的身后是号称中国影视界“四小花旦”的徐静蕾。我当场就把她们俩做了一次非常细致的比较。首先是眼睛,徐静蕾的眼睛干净、透明,西米...

刘淼:西米(之一)

1 有段时间,我一直在做一个同样的梦,那就是和西米一起做爱。在梦里,我们反复交换各种不同的姿势,不断向对方发动前俯后仰的进攻,最后一起达到爱的最高潮。只是,每次醒来,她都不在。这个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翻看里面有关她的照片。我的手机牌子中文名叫苹果,英文名叫IPHONE ,型号为6S。它是认识西米的那一天买的,在此之前,我用的是一款国产手机,2013年的老机型。本来我并不打算换掉它,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