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告别隆德寺的早晨

Share on Google+

锡金隆德寺

锡金隆德寺/朱瑞摄于2013年2月

我必须上路了。很早的早晨,我和达尔吉来到隆德寺告别。刚走进辨经场,就遇上一位我们熟悉的老僧人。他曾在十六世嘉华噶玛巴的客厅里接待过我们,此刻,正站在佛殿对面的那排房子前,向我们招手呢。我和达尔吉一起走过去,他向我们问候“扎西得勒”,又打开身后的房门,让我们先进去。这就是他家了:侧面是一个佛龛,里面有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和几位噶举巴上师的塑像,佛龛对面是个长沙发,沙发之上,摆着不丹国王和王后的照片。

老僧人拿出一个绸子坐垫,放在了沙发上,我刚要坐上去,他指了指达尔吉:“这不是给你的,是给喇嘛的。”

我笑了起来。

老僧人可不笑。又倒了两杯酥油茶,也是先递给达尔吉,然后才给我。这是古老的西藏传统,对出家人,总是格外被敬重的。可是,在西藏,如今完全颠倒了。同化,有时并不是把枪口对准你,非要你做汉人喜欢做的事情、远离祖先的训诫,而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像一阵旋风,吹得你找不到了方向。

老僧人又为我们端来了一小碗糌粑,我和达尔吉们分别揑一点点,向佛法僧致敬,向天空扬了三下,这才喝起酥油茶。这时,老僧人又盛了两小碗吉祥米饭,端给了我们,非要我们吃。

“古修啦,您出生在西藏还是锡金?”我问老僧人。

“既不是西藏,也不是锡金,是不丹,不过,我来隆德寺出家五十多年了。”老僧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橱柜,拿出一双崭新的图伯特传统靴子。靴脸是白色的氆氇,前尖向上翘起,红色的靴腰,黄色的缎子镶边。接下来,老僧人又拿出了两根黄色缎带,绑上了靴腰。随后,他又系上了一个华丽的水袋,披上一个崭新的深红色袈裟……他的打扮,说实话,我只在古老的西藏录相中才看到过,此刻,仿佛时间倒流,我回到了从前的从前,回到了绚烂的图伯特。

一切就续,老僧人给了我和达尔吉每人一条哈达。这时,法号响起,那么庄严悦耳,仿佛四周的群山都在倾听,欢欣鼓舞。我们和老僧人一起走了出来。院子里已出现了一个香客,还有一些小孩子在辨经场上跑着。吹法号的是两位穿着黄色缎子长衣的僧人,也都穿着古老的藏靴,戴着上翘的红色法帽,那法号显然是银制的,带着金子的镂花镶边,那么华美。

我和达尔吉穿过辨经场,首先来到佛殿后面的十六世嘉华噶玛巴舍粒塔前朝拜,献上了哈达。见舍粒塔,如同亲见法王,如同法王仍然驻世。达尔吉把他的哈达系在了了舍粒塔室外的一个柱子上,以示我们的敬意。

接下来,我和达尔吉又来到前面的佛殿,我在嘉华噶玛巴的法座前,献上哈达,头触法座,虔诚祈祷……

——选自我的长篇纪实《被消失的国家》第三章锡金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年4月18日星期一

阅读次数:1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