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宽兴:陈良宇倒了,“三个代表”不见了

Share on Google+

如果真如传闻所说卷入社保基金案,那么,陈良宇的下台并不冤枉,而他的政治品行之差,由于郑恩宠和周正毅等案件的揭示,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但涉及政治局委员这个层级的经济案件,以如此出人意料的方式予以公开,并直接宣判一个政治局委员政治生命的终结,却是十分罕见的。

我们不能完全否认现任中共最高领导层反腐败的愿望,毕竟,普遍的腐败是长期以来的事实,而且已呈愈演愈烈之势,毕竟,民众对无处不在的腐败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因此,即使在现有政治体制内无法根除腐败问题,中共也不能不做出一些反腐的姿态,以震慑那些胆小和没有靠山的官员,并借以改善中共政权越来越糟糕的形象。

另外,选择上海这样一贯霸道的独立王国下手,当然可以有效地震慑各路诸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状况,抢在十七大换届之前,确立最高领导人一直以来令人怀疑的权威,使之可以顺利主导十七大的人事布局和未来的社会规划。而这种强硬而突然的政治举动,也可以使中央政权在与地方利益的暗中博奕占据心理上的优势,增加其在宏观调控等问题上的发言力度。

现在看来,胡锦涛可算是绵里藏针的人物,在貌似中庸的形象背后,有着娴熟的政治手腕和老辣的权谋技巧,拿陈良宇开刀这样一步险棋的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宫廷权争我们暂时无法知晓,但是,一直有传言说陈良宇会到天津做市委书记或者到青海做省长的,如果这些传言不是高明的缓兵之计,那就说明最高层在以最彻底的方式拿下陈良宇的问题上,是需要下大决心的,对最高层来说,定是颇有一番艰难的利害权衡。

因为,在陈良宇背后站着的是谁,世人皆知。在中共漫长的内部斗争历史中,只要别在政治上站错队伍,那么,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都只是无关紧要的小节罢了,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第三代领导核心”在位的时候,陈良宇既使卷入更大的经济案件,也不会以这种方式戛然中断其政治生命。

然而,陈良宇倒台一事中,最大的看点却不在陈良宇本人的去留,有关此事的通稿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几个没有出现的文字。我将新华网的报道看了几遍,又仔细地去听电视新闻里的报道,始终没有等到“三个代表”这四个被媒体天天使用的字眼。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媒体都是一个调子,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慷慨地给予“三个代表”

哪怕一角容身的纸片。“中央相信,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党同志和广大人民群众不懈努力,一定能够有效遏制腐败现象的滋生蔓延、促进党风和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一定能够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党中央的坚强领导自然是以胡锦涛总书记为前提的,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邓小平的发明,这段权威的文字中,惟独忘了给三个代表留点脸面。

这当然不会是疏忽,熟悉中国政治文字游戏的人们自然懂得,在这种重大的新闻报道中,是绝不允许出现文字错误的,而新闻报道的内容本身,必定也经过了最高层的字斟句酌,也就是说,“三个代表”的缺位,是有意为之的怠慢和遗忘。这才是陈良宇下台的新闻中所透露出的最值得留意的信息。

我们当然不会忘记:在十六大召开之前,以黄菊为代表的上海帮人马将“三个代表”思想吹捧为新时代的共产党宣言时的那种肉麻的语言;我们也不会忘记;三个代表这四个带有江泽民烙印的字符,已经被强行写入中共党章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可是,在陈良宇先生倒台的同时,“三个代表”竟也消失了。要知道,对“三个代表”的发明人来讲,这可是最需要“三个代表”这四个字的时候啊。如果他早想到“三个代表”这四个字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之后突然消失所透露的政治信号,也许,他也就不会那么费力地推销这“伟大思想”了。看来,无论把一个人的名字刻入石头,还是刻入宪法,都不能保证一个人的不朽,更有趣的可能是,历史会将很严肃地告诉我们:怎样被刻上去的,就会怎样被抹掉。马恩列斯毛邓江,概莫能外。

在陈良宇的下台之后,如果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政治不出现戏剧化的翻转,那么,我们当然可以说,中国历史上漫长而沉闷的江泽民时代终于彻底结束了。自六四之后,每天都会出现在中国人耳边的“江泽民”三个字,可能真的就要成为历史。

陈良宇的倒台和“三个代表”的消失,说明在貌似平静的政局背后,有着复杂而惊险的政治斗争。陈良宇的倒台和此前不久江泽民先生的山东之行、《江泽民文选》的高调宣传、高智晟先生二百多天令人不解的自由呐喊以及突如其来的被抓这些事件背后的联系,我们尚无法得出准确的判断和结论,中国政治的黑箱作业总是以类似悬疑小说的手法,给我们这些心理准备不足的读者以没有答案的杂乱章节。

“三个代表”的缺失当然并不意味着江泽民先生及其追随者会步陈良宇的后尘,六四之后形成的政治局面中,中共权争中的胜利者一般不再有毛泽东那种“宜将余勇追穷寇”

的气概,他们意识到中共的每一次分裂,对中共的前途都是致命的打击,因此,他们一般满足于最低限度的胜利,而不会将对手全数逼到没有退路的境地,因此,即使“三个代表”这个词组还会偶尔出现于大小媒体中,那也并不令人奇怪,毕竟,为了维护一个政权的形象,新的当政者未必愿意在胜利之后进行非实质性的清剿行动,而理论上的争执更是从邓小平时代起就刻意避免的,这和邓小平抹去了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政治和人事痕迹,却保留了“毛泽东思想”这张皮是一个道理。

但“三个代表”在其发明人和追随者心目中的那种需要,却将在陈良宇倒台之后,一去不复返地被怠慢和遗忘了。而这对江泽民先生来说,可能已是政治斗争失败后的最好结果。

江海论坛2006

阅读次数:1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